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 Mike O’Meally专访 #HouseOfVans# - KickerClub

1
昨天 House Of Vans 上海活动现场我们有幸见到了受邀而来的著名滑板摄影师 Mike O’Meally,感谢Vans提供的专访机会,让我们可以跟他一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关于 Mike O’Meally


其实我也是昨晚才去他的个人网站(www.mikeomeally.com)和 instagram(@mikeomeally)补了补课,给你们看看他的作品吧,很眼熟是吧,一线大牌摄影师就对了。

2

3

4

5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6

刚到House Of Vans现场,Vans的工作人员急匆匆的跟我说

“你快去采访一下Mike,我看他好像有点不高兴了。”

“为什么”

“他不高兴别人站在他的照片前接受采访”(此时另一位受邀参展者正被媒体环绕站在他的照片墙前接受采访,谈的眉飞色舞)

简单的介绍之后,他先开起了我的玩笑:

“我们开始合影吧,对吧,采访不就是一起拍个合影就完了么?”

好了,我懂了,原来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但是我还是想尝试一下:

“你最早为什么开始拍照片的?”

Mike盯着我的眼睛:“和你一样”(Just like you)

看来我不得不换一套思路了……

“你有做过别的工作么?”

“没有,除了小时候给我爸爸工作过一段。”

“为什么你这么喜欢 The Palace?”(他戴着ThePalace的帽子,穿着ThePalace的裤子)

“我不是喜欢,只是他们免费送我的而已。”(好实在啊…)

这时他注意到我的相机。

“这是徕卡?M9?”

“不是,Leica Q”

“Q?”

“Q”

“It’s very cute.”

这时刚在采访另一位受邀者的媒体团结束了采访,来采访Mike了。他在接受采访时是这样的,非常专心,非常专心的看着我… …

7

“我6岁有了第一块滑板,12岁算是正式开始玩滑板,滑板30年,拍照24年。”

8

“23年前拍了第一个杂志封面,是澳大利亚的滑板杂志《Slap》。 ”

10

“滑板带我到世界各地,拓宽了我的视野,丰富了我的生活…”

他在讲解自己照片时边说边用手戳着自己的照片。等他讲完翻译把他的话翻译给媒体听,也学着他的样子戳照片,突然他说“你不要动我的照片”。哈哈哈,一本正经的开玩笑技能满分。

采访结束我问他:“为什么你在跟别的媒体回答问题时一本正经像个新闻发言人,到我这里就开始糊逼了?”

“因为我喜欢你,你让我觉得舒服。”

我谢谢你……看来只能继续糊逼了……

11

我注意到他带了两个戒指

“你的戒指有点特别,无名指上的婚戒我懂,小指上的那个呢?”

“我喜欢这个问题,我现在住在加州,但是我来自澳大利亚,而我祖辈是爱尔兰人,这个戒指是我们家族的标志。我的那一枚冲浪的时候丢了,然后我爸爸就把他的给我了。”

因为戒指戴了太久上面的图案几乎被磨平了,他拿出手机找出原先的照片给我看,上面一艘船,下面一只野猪。

在掏手机的时候他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姜,然后又掏出一只小刀片…

12

“你口袋里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为什么带块姜出门?”

“姜是我在来了上海以后捡的,喝水的时候切一点泡进去对身体好”

“刀片呢?”

“刚才在活动现场捡的”

好吧,原来是个破烂王…

“那张照片是你的孩子?多大了?”

“五岁了”

“他滑板么?”

“他喜欢跟我一起滑板”

“他开始拍照了么?你有没有给他买个相机?”

“他用我的相机”

13

“除了滑板和拍照,你还有别的什么爱好么?”

“冲浪也玩一点,吉他也弹一弹。我还是更喜欢澳洲的海水,清澈见底,加州的海水我只能看到自己的脚,但是再往下就是一片黑,心里没底会害怕。”

14

“找你拍照你一般怎么收费?这个问题会不会太敏感?”

“一点也不,这是个好问题,看你要拍什么”

“比如说我有个服装品牌,要拍lookbook,占用你一天时间,就在洛杉矶拍。”

“你有多少预算,你觉得找我拍值多少钱?”

“1000美金?”

“成交”

“那你不算贵呀”

“关键看客户,大品牌就多收点,小品牌就少收点,朋友就单说”

15

“你用手机拍照么?我是说创作。”

“当然,你看这是我今早在外滩拍的。”

又拿出手机找出一张外滩日出,近景一个老大爷在打太极拳的照片。

“你最喜欢合作的职业滑手是谁?”

“你问过了。”

“我没有。”

“你有。”

“那可能是别人问你的吧?”

“我不管。”

… …

16

夜色降临,演出开始,我跟他晃到舞台前。

“你最喜欢的乐队是谁?”

“反正不是台上这个”

… …

看了会演出到室外透口气遇到受邀来HouseOfVans作丝网印workshop的艺术家,为了蹭根烟跟人家聊起来。

“你这次来hov做什么?”

“我有一个丝网印workshop”

“这么巧,明天我也有一个丝网印workshop”

丝网印哥们一脑门黑线…

“我在跟你开玩笑”

… …

“嘿 Andrew,你看你后面,那个轮子会发光的滑板,你应该去拍个照片。”

“你嗅觉很灵敏呀,非常敏感”

“我是很敏感,因为我们是艺术家,艺术家都非常敏感”

… …

Mike O’Meally 就是这样东一句西一句,思维跳跃,行动癫痫,没有个正行。你说他这是没6呢?还是66666呢?这个周末可以自己来 House Of Vans 找他聊聊看。

地址:云Space秀场(上海市宝山区长江路258号)

 
kickerclubwechatlogo2.fw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