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sign

KickerClub



一个在滑板圈消失了有一段时间的名字最近这几天又开始听到有人提起了 – 席彬。即将步入30岁的席彬刚刚经历了人生中的一个大转折,重出江湖近况如何来听他自己讲述。


 席彬你去哪里了?介意给大家说说么?

我因为见义勇为去了一个远离喧闹吵杂的地方修行。

 这段“修行”给你带来了哪些改变?

这段经历让我多了一份男人的责任心。以前在家如果家里人让我去做什么事,我一般都说我要去滑板,但是现在会先帮家里把事办完再去滑板,因为这段时间让我看清了很多人情世故,懂得了只有亲人和真朋友对我是不离不弃的。

 回归那天最先联系的圈内好友是谁,都说什么了?

我的第一个电话打给棕哥,以前棕哥就帮过我,这段时间他还去过我家两次看望我妈妈,帮了不少忙,心存感激。

第二个电话打给逍遥哥,我说“我回来了!”,因为他换手机了,手机里没有我名字,他说“你打错电话了吧?”,听了半天才听出来是我,完全没想到。

还给田(军)哥和其他几个朋友也打了电话。

 回归之后滑板了么,活儿都还在么?有没有什么恢复计划?

现在生活非常规律,每天早上6点半自然醒,吃早点,跑跑步。我不想让家人看我都在家待着所以上午就出门,要么北土城要么 Woodward 练滑板。我觉得时间很珍贵,没有太多机会可以浪费了。现在每天滑三四个小时,滑完回家,如果吃饭也是9点就往家走,多陪陪妈妈。

回归第一天跟家里人一起吃了个饭,第二天就去滑板了。一个朋友送我一块他的二手板,第一次上滑板,朋友都问我说你们那是不是有个滑板场你自己偷着练了?反脚大乱都是一两次就成了,也没觉得比以前差到哪去。现在很珍惜并享受每一次滑板的开心时光。

 坊间传言你已经正式签约 DBH 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回来没过十天,DBH 就联系上我了,北京阳光给牵线搭桥的,跟我说了他们的想法。我也很感谢他们可以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第一个给到我支持。我们的合同包括每月基本的工资,还有签名板,也非常尊重我的个人尺寸及板型要求,签名板部分销售过程中会有单独的提成,另外还有每年出去拍摄,比赛的路费花销报销等。

对于 DBH 来说虽然他都没有见到我现在的水平,但还是信任我,对我来说既然我选择了重新站回滑板上,就不用任何人操心督促,一定会滑好。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觉得他们想的做的比国内其他品牌都要专业一些,也很替滑手考虑,给我寄的东西也看出来做东西非常用心。遇到了值得相互尊敬与互帮互助的人’正所谓人捧人高。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推广滑板运动让更多人加入,现在每周我还会去 Woodward 或者北土城教小朋友滑板。

 滑板圈很多朋友都一直很关心你,有没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话?

谢谢大家没有把我忘记’认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且滑且珍惜,不久后的全运会比赛中你们会见到我正式复出,具体签了哪个队先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