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sign

KickerClub



上周末刚刚结束的 Innersect 潮流展上有幸采访到由 Stance 特别邀请来上海的美国著名滑手,摄影师,艺术家 Mark Oblow,深受启发。“我只是跟随内心的激情所在,跟随滑板,然后我的生活就自然而然的慢慢为我展开……”

K: Hi Mark!

M: 你好你好!大家好,我叫 Mark Oblow,出生于夏威夷火奴鲁鲁,自幼冲浪,后来开始滑板并一发不可收拾,成为我生命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并塑造了今天的我。

K: 我们先说说这次 Innersect 展会吧,刚过去的两天你觉得如何。

M: 这次是 Stance 带我来的上海,我从最开始就是 Stance 的赞助艺术家之一。前前后后给 Stance 设计过不下15款袜子和内裤了。马上又有一个新的系列要上市,共三款。都是采用 blockprint 工艺设计的图案。一款上面全都是相机,有 Canon AE1,我的第一台照相机,还有宝丽来,因为以前当我还年轻的时候跟 Christian Hosoi 拍了很多宝丽来的照片。第二款上有很多椰子树,因为我来自夏威夷,所以到处都是椰子树。还有一款是为了纪念我过世的外婆,我的父母来自东海岸,上世纪60年代搬到夏威夷并在那里养大了我和我哥哥,我们在那里并没有亲人,但是有个日裔老太太是我们家的好朋友我就认她做外婆。

前面两天看到中国的年轻人变化非常大,与十年前我来中国时看到的很不同,今天的他们都很善于表达自己,非常高兴看到他们同样喜欢hiphop,滑板和潮流文化。我在现场表演作画,看到观众们都非常喜欢我也很开心。

K: 插一个小问题,你知道谁是陈冠希么?

M: 我不知道谁是陈冠希。(旁边 Stance 工作人员提醒说:“就是昨天来过的那个人。”)哦,是他呀。Stance 花钱不远万里请我来到中国在展览期间进行创作,昨天我正在画画,突然来了一大帮人,很多保安,让我们临时关闭展位,我也被迫停止绘画,就因为这个大网红来了要发布一款玩具。我觉得这样做非常粗鲁。得请明星宣传是好事但是因此而耽误了别人的生意就不好了。因为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应该得到同样的对待。对我来说我很不屑这种做法,这很瞎(It’s lame)我觉得应该保持谦卑。

K: 他就是 Innersect 的创办人。

M: 那他更加应该懂得如何照顾好他的客户,品牌花钱前来这里宣传,但是因为展会老板来了不得不关闭展位这可不是做生意的好方式。

K: 你刚才提到十年前你就来过中国,你第一次来是几时?都做过些什么?

M: 我第一次来中国应该是2005年(其实是2004年),当时我在 Quiksilver 负责滑板方面的事情,帮他们组建滑板团队,我带 Bastin Salabanzi, Arto Sarri和 Stephen Jonaski 来北京参加一个滑板表演活动(真维斯大师赛)。那时我们去一些街头地形拍视频没一会儿就有一大帮围观群众,不像美国在马路上滑板会吃罚单,这里没人管,倒是围观的人太多让我们没法滑!

后来我做了摄影师,为 Adidas 拍过很多东西,他们飞我来中国多次拍摄一些中国的明星,像 Angelababy,周柏豪, 彭于晏…… 彭于晏后来成了我非常要好的私交朋友。

(Mark Oblow 的创作工具)

K: 让我们再回到美国,你出生并长大在夏威夷,那是怎么去到加州的呢?

M: 我在夏威夷一直待到高中毕业,那时我是 Vision Streetwear 的 AM, 其他赞助还有 Independent 和 OJ 轮子。高中一毕业我就搬去了加州的 Venice,为了离我的赞助商近一些。

K: 你认识 Johnny Kop 么?

M: 我们俩是发小!而且他是我的第一个赞助商!是他介绍我去的 Vision,然后我才认识了 Christion Hosoi,他是我的好朋友,而他现在正住在中国,当网球教练。他是我的导师,帮了我非常多。

(我为 Mark 拨通了 Johnny Kop 的视频通话,两个多年没见的老哥们又一次见面格外激动)

在 Vision 之后我与 Jimmy Gray 创办了 Acme Skateboards,然后离开 Acme 创办了 Color Skateboards,后来又创办了 Crime Skateboards。之后又创办了 Vita Shoes。与此同时我开始帮 Quiksilver 作一些咨询的工作,帮他们组建了滑板队,之后离开 Quiksilver 我又在Analog 和 Gravis 担任创意总监。我从那时开始给各种名人拍照,贝克汉姆,水果姐, Justin Bieber, Snoop Dogg……我不停的工作,拼命的工作,渐渐地我发现我摄影及进行艺术创作的激情逐渐的丢失在金钱之中,之后我辞去了所有的工作搬到了纽约安心进行艺术创作,没有任何收入。不久 RVCA 来找到我并让我成为签约艺术家,Electric 成为我的眼镜赞助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Incase 也来找我…我好像获得了新生,这就是滑板人的生活,你可以过你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最开始是一名滑手,之后是品牌创办人,然后变成设计师,摄影师,艺术家…所有这一切都来源于滑板。

(Mark Oblow 个人摄影网站 markoblow.com)

最早在80年代与 Christian Hosoi, Steve Caballero, Mark Gonzalez 一起滑板并给他们拍照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滑板有种与众不同的东西在里面,通过滑板我学会了如何设计服装,如何设计鞋子,学会了所有东西,因为在滑板圈没有人告诉你你不可做这个,不可以做那个,你去找工作,别人不会说:“哦,你需要有大学毕业文凭”,我就没有上过大学。或者“哦,你需要在学校接受过系统的摄影培训”,我就没有专门学过摄影,我也没有学过艺术创作,都没有。我只是跟随内心的激情所在,跟随滑板,然后我的生活就自然而然的慢慢为我展开。滑板让我在40岁的时候再次得到赞助,带我去世界上任何地方,去到巴黎,柏林,西班牙,来中国为那里的人们展示我的艺术作品,并得到他们的喜欢,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惊奇的事情。我真的是非常幸运的。

我的父母从小就一再教育我要追随内心的激情,追寻自己的梦想。我有幸带着我的爸妈飞到 LA 及夏威夷参加我的个人画展,看到那么多人在我身旁,评论着我的作品,那个时刻我看到我爸妈欣慰的脸庞,看到他们为我感到骄傲…(说到此处 Mark 潸然泪下)。这的的确确是滑板送给我的一份大礼。

(Skateboard Mag 为 Dylan 出的特刊)

K: 我看过你给 Skateboard Mag 制作 Dylan Rieder 特刊封面的那个视频,讲讲你们俩的故事吧。

M: 我认识 Dylan Rieder 的时候他差不多才10岁,那时我负责 所有 Quiksilver 的广告照片的拍摄,其中有一组童装的照片,他就是其中一个小模特。我们那时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成熟的 skate team,有人给我推荐说小 Dylan 不错,再加个滑板小孩子吧,我当时对他有点刻薄,我说我才不要什么滑板小朋友。我们在拍摄照片的时候来到一个台阶前,Dylan 先是 Ollie 下来,然后kickflip 也下了,这是开始有点引起我们的注意了,但是也并没有太惊讶。后来有次他与 Chris Ortiz 出去拍东西,Chris 回来给我说这个小家伙简直炸掉,楼梯扶手上50-50,Smithgrind…当时他才11岁。从这时开始对他有点印象了。

在美国如果你想要有赞助你需要先去参加 Damn AM 比赛,如果你赢了 Damn AM 那么你就自然被升级为 Tampa AM 的前十名种子选手。Dylan 问我是否能代表 Quiksilver 去参加这个比赛,我想无所谓啦,也没有什么关系,比赛那天我甚至都没有去看,就是待在家里。赛后我接到一个电话说 Dylan 赢了那个Damn AM!我大为惊讶。然后我带着他和他妈妈 Dylan 去了 Tampa 参加 Tampa AM,因为那时他还太小必须有监护人一起同行。这一次出行让我们成了密友,又过了一两年之后他的父母非常信任我之后就不再跟着他一起跑了,把他完全交给了我,我就想对儿子一样对他,帮他管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起旅行,生活。后来我把他踢出去因为我希望他可以完成高中学业,他想要跟我们一起 tour 但是被我拒绝了,如果他不回学校我就不让他再继续跟我住一起,然后他就离开了。但我们还是在一起工作,一起打造了 Gravis,Analog…我们之间的神奇的友情是我所经历过的最特别的事情之一。

K: 我看过 Dylan 给 DKNY 等大牌拍的广告片。

M: 对,那是后来了,很多人以为他有当模特,其实没有。后期 Dylan 开始与一些超模约会,因为他本身也长得非常帅,所以那些公司就邀请他与他的超模女朋友一起为大牌拍片。在他19岁时有公司花4万美金请他拍一组照片但是他拒绝了。那时我意识到这个孩子并不被金钱所驱动,他只是很单纯的在倾听内心的声音。在纽约有个广告公司找他和大牌说唱歌手,超模为 DKNY 拍了一组广告照,那次之后他就再也不拍了。他只喜欢滑板,音乐,和朋友们在一起。他白白放走了很多很多赚大钱的机会,但是他都不在乎,这也是为什么他如此受人尊重的原因。

K: 我们回来说说你的作品吧,我看你画了很多猫。

M: 我喜欢猫,今年一月份我的老猫刚刚去世,21岁。我的另一只猫叫 China,今年18岁了。因为我时常会到各地旅行,所以很难养其他宠物。而猫相对比较简单,只要留它们在家里给他们食物就好。当我回到家,家里有个需要你,爱你的小生命会让你感觉好一些。我一般早上6点起床,放一张古典音乐唱片,煮杯咖啡,然后坐在沙发里,China 会跑过来窝在我的腿上,这就是我一天的打开方式。

K: 现在你还在滑板么?

M: 还在滑,但是我已经56岁了,身体大不如前,之前我摔伤了我的右肩,为此还做了手术这里有个很长的伤疤,那期间有两个月我不能用右手,不能画画不能滑板,非常难过。后来终于痊愈,不久前我又把左肩摔倒了,不过我会一直滑下去。

(Mark Oblow 特别为 KickerClub.com 送了一块他绘制的滑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