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sign

KickerClub



没有元年版2005 ‘NYC Pigeon’,运动鞋文化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模样。杰夫·斯泰伯(Jeff Staple)期望用一款鞋来代表他的城市,而这种随处可见的鸟儿正好适合体现这一设想。他在他的 Reed Space 商店中推出了这款鞋。经过口耳相传,该设计逐渐发展成一个系列,人们开始了对 Dunk 的狂热追捧,运动鞋文化由此改变。该鞋款本身也成为人们梦寐以求的珍藏。经过漫长的等待,该设计即将于SB Dunk诞生15周年暨Staple Design创立20周年之际回归人们视野。Jeff Staple采用简单的纯黑设计,“让鸽子本身来讲述这款设计的故事”。粉色鞋盒则意在向推出元年款的那个时代致敬,而 ‘Black Pigeon’ 所象征的,是运动鞋文化未来的无限可能。


STAPLE与NIKE的渊源

耐克青睐能够通过讲述自己的故事实现产品设计与技术升华的合作者。Staple正是这样:最初默默无闻,后来成为街头潮流与设计圈炙手可热的名字。

Jeff Ng,亦称杰夫·斯泰伯(Jeff Staple)在1997年创建了自己的纽约设计工作室,但他不是一个喜欢把自己束缚在一个固定的身份里。早在大家开始把各种头衔添加到社交媒体简介之前,Staple就是这么做的。Jeff和他的工作室做唱片封面、杂志,在帕森斯设计学院设计过几十件丝网印刷T恤,甚至在2001年开了Reed Space,使之成为纽约街头文化的一个朝圣地。

1999年,Staple接受委托,为《Fader》杂志重新打造封面。当时这本杂志刚刚出了一期。Jeff本人学过新闻,因此他也成为了这本杂志的编辑之一。他对所有关于sneaker的事情都了如指掌。他提出一个问题,一个萦绕在他心里很多年的问题:为什么那些最棒的限量版sneaker总是在日本贩售?

你必须要亲自飞到日本,才能得到一双“仅限日本发售”的球鞋。那个时候的互联网还不能帮助我们锁定目标。

“东京那些人会把一双鞋摆在其中一家店,他们说:‘我们不确定这鞋会卖得很好。但如果确实卖得好,那或许我们会在更多店上架。限量款就是这样被不经意的炒热了。”Staple说。

耐克被Jeff对球鞋的热情所感染,并深知他有能力实现任何创意上的追求,因此对他和他的品牌十分认可。耐克邀请Staple合作,共同打造一个经典球鞋系列,以回应全球球鞋爱好者对收藏的热忱,并纪念几个主要的球鞋文化中心。

当时,激光雕刻技术仍是新生产物。Staple知道该怎么利用这项全新的科技。他们为耐克设计了Air Shox、Air Burst和Air Max 90,全部采用不同的激光雕刻鞋面设计:伦敦款借鉴了英国上空的喷射气流,纽约款是曼哈顿城市网格,东京款则是环绕日本的洋流。通过海、陆、空向全球球鞋文化中心致敬,并为这个套装命名为“Navigation Pack”。

接下来,有一款鞋在发售之日竟然引发骚乱。Nike SB希望能够推出Dunk诞生二十周年的纪念款,请到Jeff设计一款能代表他家乡纽约的球鞋,于是他想到了鸽子。没有什么比鸽子更能代表纽约:这座城市坚韧不拔的求生意识。于是Pigeon Dunk Low横空出世。

发售当日,Staple的Reed Space商店门口乱作一团。有幸买到这款鞋的幸运儿要靠保镖直接护送上车,媒体争相报道。第二天,各大媒体头条让全世界都意识到,竟然还有收集球鞋这种事,而且身在其中的人为此疯狂不已。主流媒体对此大肆宣传。

自那时起,Nike持续与Staple开展各种形式的合作,从2006年体育盛会时推出的具有前瞻性的2006 Nordic Pack,到启动Nike N.R.F.篮球联赛,甚至加速耐克推出可持续性环保设计概念,设计出全球罕见的可完全生物降解的球鞋。

Staple的Pigeon元素也曾在2007年推出的Nike SB What the Dunk上惊艳亮相,但很快就被收藏者买断收藏后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使之成为球鞋收藏史上最令人垂涎的鞋款。直到现在,双方合作推出Black Pigeon Dunk Low,以庆贺SB Dunk 诞生十五周年暨Staple Design创立二十周年。

PIGEON DUNK回顾

总有那么一个瞬间,你会突然意识到亚文化终于突破重围,入侵流行文化:某种东西不再属于小众,变成人尽皆知。21世纪初期,球鞋收藏者人数很少。独家发售款往往仅限于几个城市,转售者更是寥寥。社交媒体还不存在。Niketalk仍然处在Web 1.0时代,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球鞋爱好者交流平台之一。用四位数的价格购入一双二手球鞋简直是闻所未闻。突然,Jeff Staple的Nike SB Pigeon Dunk Low横空出世。这就是那个瞬间。

2005年的Nike SB刚刚推出三年。而最初面向全美大学篮球联赛推出的经典原版Dunk则即将迎来诞生二十周年的纪念日。短短三年,SB被球鞋死忠和滑板爱好者推向圣坛,原版球鞋也进化成完美的滑板鞋。虽然广告宣传仍控制在小范围内,并且全部掌握在世界各地少部分经销商手中,但他们每次都销售一空。球鞋成为了一种全球现象。而Dunk盛大的二十周年生日需要一场庆祝来作为对这种现象的呼应。

耐克列出了一串合作者的名字,从伦敦、巴黎到东京,希望他们都能拿出自己对SB Dunk的诠释。至于纽约的代表,他们找到了Jeff Staple,Staple Design的创办者。

“没有介绍,没有任何东西,完全是白纸一张。”Staple回忆道。“我找到他们,拿出鸽子的创意,我觉得它最能代表纽约市的那种喧嚣忙碌感。如果你在纽约,你会立刻明白,但如果你不在,你可能无法体会。我喜欢这个点子。”

他们一共做了150双鞋,分给5家商店,一家30双。2005年2月22日发售日的前几天,Staple在网站上公布了一个敲定的日期,但是隐去了最后一个数字。所有人都知道那会是在2月20几号的某一天。球鞋爱好者在Staple的Reed Space商店门口排起长队,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需要等待一天、一周,还是更长时间。

22号当天,场面混乱喧嚣。30名买到鞋的幸运儿被护送出商店后门,直接钻进路边等待的出租车。

第二天,《纽约邮报》头版写到:“球鞋狂热:大热鞋款引发骚动。”

当然不是所有店都遭遇了这种疯狂局面。Staple主理的Reed Space商店是购买者最积极前往的店铺。

“其他店收到发来的鞋时,他们的想法是‘这究竟是什么?’”Staple说。“那时还不时兴预订,太具实验性。如果是很酷的一家店,耐克就会给你发一些很酷的货。我听说Supreme把他们收到的所有鞋都送给朋友和员工了。”

就是在那天,全世界被铺天盖地的报道所淹没,大家知道原来有卖这种东西的二手市场,领教了球鞋文化。Staple回忆到,Reed Space商店在Pigeon Dunk发售之后的顾客群体立即有所变化:不仅是喜好街头风和球鞋的人,还有华尔街银行家、纽约上东区的主妇们,也都因为球鞋引发了如此强烈的反应而对此好奇不已。

这些鞋的零售价是150美元。到了店外,价格翻倍。当天晚上的eBay价格炒到一千美元。到了今天,一双鞋的价格基本上在8000到10000美元之间。

“它的独特之处在于,绝大多数拥有它的人根本不想卖。”Staple说:“我觉得那些人会一直留着它,直到他们的孩子需要上大学或者有人需要保释金(笑)。只有到了那种时候他们才会出手。”


Nike SB Dunk Low Pro ‘Black Pigeon’ 定于11月11日通过Nike+ SNKRS BETA和指定零售店发售。

Nike+ SNKRS BETA公开发售时间为11月11日上午11点,详情请留意Nike+ SNKRS BETA (https://www.nike.com/cn/launch/)。NIKE.COM会员自今日起将有机会收到预先发售链接,敬请留意您的会员邮箱。此外,NikeLab X158将采用短信登记抽签形式发售,详情可关注NikeLab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