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sign

KickerClub


今天是父亲节,父亲在一个孩子成长的道路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们总是用你一开始不理解的方式支持保护你,教你如何找寻自己的路,教你如何成长,今天我们找到了袁飞,田军,胡天祐,潘家杰,高群翔,一起聊了聊他们父亲深沉的爱,以及袁飞,田军自己做为父亲,又是怎么规划孩子的滑板之路的!

 袁飞和他的第一块进口滑板

袁飞:我到现在都很感谢我的父母,在那个年代,对于我玩滑板这件事的包容和支持。从我1992年暑假第一次去北京玩看到真正的进口滑板,就开始央求我爸给我买一块。我爸一开始虽然嘴上不同意,但还是利用去济南出差的机会,在工作结束后自己去到北京(92年的时候只有北京可以买到进口滑板)给我买了我人生中第一块进口滑板。

(袁飞的父亲和双胞胎儿子)

(袁飞的父亲和双胞胎儿子)

事先并没有告诉我,出差回来以后默默的放到我的房间里。你想像不到我放学回来以后看到我房间有一块梦寐以求的进口滑板(记得很清楚图案是 POWELL 的“虫”)的时候那种心情,不是激动,是高兴的要疯掉了哈哈!后来我妈和我说,我爸是一个很节约的人,去到北京为了省钱自己找了个地下室旅馆对付了一晚上,第二天拿着有滑板报道的杂志自己找到了那家位于首体的滑板店……每次我回想起这件事,就觉得很心疼我爸,真的感激我爸一辈子,不管他小时候揍过我多少次哈哈!而身边的人,更多的是好奇和不理解。我们家邻居的叔叔知道我爸花了大几百给我买了滑板之后,语重心长的和我说“你这就是三分钟热血,你要是滑板能超过半年,我叫你叔叔”,我特么现在都41了,也没见到他兑现诺言……

(袁飞和双胞胎儿子)

(袁飞和双胞胎儿子)

我有两个儿子,双胞胎, 刚刚十岁。我有时也带他们滑板,但因为工作关系,没法经常和他们玩。他们看起来对滑板也没有我那种热情,仅限于觉得有点好玩而已。我也不想因为我自己热爱滑板,就一定要他们也喜欢。能喜欢最好,我可以教他们;不喜欢也没关系,只要他们可以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够了,我更愿意让他们自己去选择自己的路,这也是一种自由吧。

(袁飞和双胞胎儿子)

(袁飞和双胞胎儿子)

 田军的父母百分百支持滑板 

田军:最开始我爸是支持我玩滑板的,说只要我学习成绩好就给我买滑板,后来我有个考试拿了高分,他果真给我买了一块滑板!但是玩了没多久,我就把胳膊摔骨折了,他就一直不太支持我滑板了。但后来从上学到工作再到开了 HERO 滑板店,我都一直在滑板,所以我爸我妈又慢慢支持认同我去滑板了,一直到现在绝对是百分百支持我的!

(田军的父亲)

(田军的父亲)

我的孩子也才6岁多,我的想法是,当然会给他许多的引导,让他对滑板感兴趣,然后慢慢可以主动喜欢滑板,愿意滑板,绝对不会去生硬的让他一定要滑板。现在的孩子能玩的太多了,他们对什么都很感兴趣,不一定非要滑板,只要是他喜欢的感兴趣的,我们就会去支持,只要不跳街舞就行!

(田军和儿子女儿)

(田军和儿子女儿)

(田军的儿子2岁半时)

(田军的儿子2岁半时)

 胡天祐和他的超酷老爸 

胡天祐:我爸相当 cool,用上海话说就是很“懂经”,十分感谢他在我滑板道路上对我的支持。无论我从小做什么事,他都十分支持,记得刚玩滑板的第一个月,我就用掉了很多钱,然后我偷偷地把学费钱拿出来,把游戏机都卖了,钱都花在滑板上,我爸知道了,我以为他会骂我,但是没想到他说了一句:嗯,我知道你进了一个新的圈子,所以去花些钱是应该的。他经常会带我去滑板店买东西,也常和店员开玩笑,当时我觉得这一点十分尴尬,虽然滑板店的店员们都认识我爸,也蛮喜欢他的,但我是觉得有点丢脸,因为那时我觉得我爸一点都不 cool。

我当时玩滑板的时候会告诉他今天成功了什么动作,遇到了什么滑板人,讲讲滑板品牌,其实他一点都不懂,他怎么会对滑板感兴趣呢,哈哈!然后我滑板越来越好了,也越来越独立,就没有跟我爸在滑板上有更多交流。不过到现在我爸有时还会问我十几年前的话,比如有些牌子怎么现在还是不喜欢,有些为什么那么喜欢,因为当时老是吵着闹着,要他帮我买这些东西。

(胡天祐和他的父亲)

(胡天祐和他的父亲)

在这个父亲节,我要感谢我的爸爸,一个滑板人的爸爸真的太牛逼了,虽然我平时也不怎么叫他爸爸,一直是叫他的绰号。有时觉得我们两个就像兄弟无所不谈,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叫他绰号的原因;我也十分希望,就像我叫他绰号,就像我们是兄弟,要他永远的年轻,可能这个不可能,但是我想说我爱我的爸爸!

 潘家杰的父亲支持他辍学 

潘家杰:一开始家里人还是挺反对我玩滑板的,每天都玩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家 ,但是也没有不让我玩,慢慢的比赛开始多了,我也获得不错的成绩,滑板也进了奥运会,也有国际的比赛 ,家里人对滑板的看法就180度大转变,每当有比赛,他们会叮嘱我早睡,注意饮食什么的,感谢他们对我一直以来的支持!关于学业,他也知道我无心上学,经常请假,然后刚好有机会参加全运会,我就和家里人商量了一下,就去学校申请辍学,开始更加专心滑板了!

(潘家杰和他的父亲及姐姐)

(潘家杰和他的父亲及姐姐)

 高群翔的父亲每天陪他滑板 

高群翔:我六七岁那会,我爸总在周末骑电动车,带我从西郊跑去东郊的板场滑板,每次一写完作业他都会亲自送我去;平常去市里的滑板店滑板也是他带着我;还有后来去上海滑板,他会一直陪着我和我哥,给我们做饭,每天带我们去 SMP 滑板,他总怕我们太孤单。以前并不理解他为什么一直要这样做,感觉在一直看管我,现在才明白跑那么远的路,只是为了让我滑板,陪伴我一起经历,这一点让我很感动,他是用自己的方式在不断的支持我滑板。

(高群翔和他的父亲和妹妹)

(高群翔和他的父亲和妹妹)

献给天下所有支持孩子走出家门去滑板的父亲们,还有那些敢于让孩子受伤,拼搏,找寻自己人生道路和生活方式的父亲们!​​​​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