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教育?精神虐待?逃离艰难童年和黑帮生活的传奇滑手 DAEWON SONG - KickerClub

随着 Daewon Song(大王宋)在 Instagram 上的越来越惊人的表现和超高人气,他的职业滑板生涯也算是开起了一个全新阶段,人们很容易将甜甜圈、魔性视频和积极态度这类标签贴到他身上,但其实大王宋的过去比你想象的要黑暗得多。

是的,他总是爱吃甜食,但你知道吗,他严厉到变态的妈妈差点使他无法滑板了,又或者他曾经和黑帮混在一起?除了零碎的信息,相信很多人从未听说过 Daewon Song 早年的全部故事,所以我们找到他,叫他告诉我们一切,以下是你从未料到的 Daewon Song 采访:

你从小就有个非常严格的母亲,对吧?

我妈妈可以说是“old school”,非常老派,她和我爸爸从汉城移民过来,一到这里他们为了设法解决生活问题就拼命工作。从小到大,我只能听见朋友们在外面玩耍,而我却没办法出门;我想在外面四处玩耍,去爬树,但她说:“不!你想去玩吗?让我们先去做些测试题吧。”如果我没有达到98分以上或者A,我就没法出去,有几次我测试没过,那几天就完全没办法出门。

如果我搞砸了什么事,她用玫瑰条结结实实地抽我一顿打完全正常,就像我说的,她很老派。相对于我妈妈对我做的事情来说,我在学校打架甚至算不上事,在我那所小学,除了一个叫肯特的孩子,我打过年级里的每一个学生。最后我父母离婚了,她离开了家,对大多数孩子来说,他们都会心烦意乱;但对我来说,我会说,“哦,该死,这对我是件好事!”我爱我的妈妈,但只有她离开,我才能在我爸工作的时候出去玩,晒晒太阳补充些维生素,而不做测试题。

(photo: rick kosick 1996)

如果你父母不离婚,你还有可能成为一名职业滑手吗?

如果我妈妈还在,我或许就去弹钢琴和教小孩弹钢琴了。我会成为一个平庸的艺术家或建筑师,设计房子之类的。如果我父母还在一起,我永远都不会滑板了,绝对不可能。他们真的是想把艺术强加给我。亚洲父母对于钢琴的态度让我无法理解,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去韩国做了一些让韩国人吃惊的钢琴演出hhhhh;他们很喜欢钢琴,于是非要我学不可,后来我还是放弃了,因为我告诉我妈老师几乎要打断我的手指了。

你擅长什么典型的亚洲事物?数学?街机?溜溜球?

哈哈哈,我并不擅长那些,你知道吗几年前在一个交易会上,他们摆了一张乒乓球桌,每个人都说:“你应该很会玩这个吧?”我只能说,哦不不不,我太会。我也许应该会这些,或许我们都有隐藏的天赋,但我还没找到哈哈。

你会对那些亚洲玩笑感到难受吗?

不,都只是些刻板印象而已,但有时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我是亚洲人。有人说,“哦,亚洲人都是些可怕的司机。”这一种刻板印象,但老实说,每次我在路上差点出事故,我都会希望“请不要是亚洲人!”,然而最后他们都是亚洲人!

我们必须意识到,很多老年人从韩国、中国等地移民过来,他们来到这儿不是关心他们该如何开车的,但这些事的影响却钉在在这长大的人身上。最重要的是,我们适应了这里,我们开始思考“该死,我们被认为是糟糕的司机,我们不去在乎就好了,我们为什么今天不去好好 开车呢?”因为我不想让亚洲人也认为我也不支持他们,我是不支持那些有刻板印象的种族主义者。朋友和你开些玩笑话没什么问题,但我可不赞成不熟悉的人说些有挑衅意味的话。

你还对你妈妈的经历怀恨在心吗?

我感激我妈妈为我所做的,但我不希望那些事发生在别的任何人身上哈哈。我真的希望父母能让他们的孩子变得更顽强,只有不断成长才能应付这个世界的麻烦。一旦离开了高中,每个人就得继续前进,独自生活,外面一个不同的世界;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如何生活,我只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成功并向前迈进。我的妈妈是一个如此疯狂的女人,她就像从电影“Full Metal Jacket“出来的人物,虽然事实上我想成为这种人哈哈哈。

你父母怎么看滑板这个运动的?

对我父母来说滑板是什么完全无关紧要,在他们心目中,这和加入帮派或成为罪犯是一样的。我妈妈离开后,我总出去滑板,但最遇到了错误的人并玩到了一起,还加入了帮派,我就像一个想成为帮派成员的滑手。

(photo courtesy of luis cruz / dwindle)

你和血帮的女孩子约会过?

是的,那是个来自长滩的姑娘,如果你亲眼见过她,你就知道她看起来就那种很酷的黑帮女孩。我们都有一辆思域轿车,当时我想:“这就是命中注定吧?”,但其实后来我才发现思域只是当时非常流行罢了哈哈。

她和很多帮派成员混在一起吗?

是的,她最初也是帮派成员,但后来逃了出来。之后她开始和几个当地人在长滩附近闲逛,他们开了一家汽车俱乐部,当然更多的是让大家炫耀自己的汽车。我不认为有人的车底盘比她低,她就像是在躺下开车一样。那也是我放弃滑板的阶段,大概是1996年左右。我不是靠滑板而是通过改装车赚钱,那是一段忙乱疯狂但我不得不过的日子。

(photo courtesy of luis cruz / dwindle)

你带过枪吗?

不,我从来没带过枪。我记得我在车上用过方向盘锁,如果出现什么事情我用那个就足够了,那可是合法的武器。

你偷过东西吗

我小时候喜欢收集 Garbage Pail Kids,我非常喜欢这些东西。我经常从我爸的钱包里偷钱,因为他们没给我任何零花钱。我在大概在离家40英里外的地方滑板,我不能只是滑回家再吃点零食,所以我得在路上花5美元买点吃的。有时他们会给我1美元,我会等塔可钟打折的时候,花50美分买玉米煎饼。

我收集 Garbage Pail Kids 的时候,每一个系列我都有!有次他们要上市一个全新系列,我从我爸那里偷了50美元,这太可怕了,我从没偷过这么多钱!之后我直接去7-11买下了最新系列;当我正悠闲地吃着口香糖时,我妈出现了,她看了一眼就明白了一切,于是带我回家,用还有刺的玫瑰花藤条抽我,我浑身都是血。晚上我爸一边给我涂凡士林一边问我:“你为什么这么做?这是什么东西?”我说:“这是 Garbage Pail Kids 的卡片!” “这太愚蠢了,他们甚至都没法用来打牌。”

(photo: rick kosick 1996)

你现在仍然集它们吗?

现在我什么都不收集,我甚至没有旧板面。除了我要用的那块除外,我没有一张多余的板面。这很奇怪甚至有点愚蠢,为了看我自己的板,我必须谷歌它们:嘿嘿~他们在这里!看啊,我有一张它的照片哈哈哈哈哈。

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你有很多机会接受外部很多大公司开的支票,你拒绝了很多东西吗?

我确实得到的一些机会,但我对他们都不感兴趣。曾经有一个能力饮料找过我,但我不想给自己添麻烦,因为我已经有一个类似的赞助了;为了我自己和我的商业价值,有些事我宁愿不去做。我会把注意力集中在滑板相关的事情上,比如板面,轮子,桥,轴承等等,当然我也喜欢衣服和滑板鞋,所以我只专注于滑板本身和我真正需要的东西。

但是谁知道呢,坐在这我也许会说自己永远不会那么做,但我也许会找到一个百吉饼的品牌赞助,我可能会为了一箱食物做点什么;我过去给 BOOST MOBILE 滑过一段时间,听到有“免费电话服务”时我在想:“什么?!这太棒了!”

你和帮派朋友还有交集吗?
之前我去找一个老朋友,想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他曾是我的好兄弟,但现在我完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搞砸了一切,在大街上过夜……我觉得很难受,但是我什么也做不了。我以前会给他些钱,有次他到板场玩,想骑着自行车跳起来。你眼看着他深陷毒品,他告诉我他妈妈被她男朋友杀了,然后那人也自杀了,后来她哥哥也举枪自尽了……和我一起长大的人中30%都深陷此类麻烦,他们有的死了,有的做着不为人知的勾当,我很庆幸自己走了不一样的道路。

你从以前混乱危险的生活中得到了什么积极的影响吗?

我认为很多人都希望有着帮派生活,要知道一旦你加入,你就是这个家庭的一员,很难脱身。我加入黑帮的唯一原因是我想把一个叫 Ryan 的孩子打得屁滚尿流,但后来我意识到我不属于这里,所以我不得不离开。

滑板也像是一个帮派,因为这有一群和你一样热爱它的人;每个帮派都不一样,这取决于你是谁,你喜欢和谁在一起,这就像是一个家庭;那种感觉像是你想成为每个人都欣赏和尊重的东西的一部分。早期的滑板就像一个帮派,但更积极一些。

你应该很高兴你逃离了那一切吧?

26年后的今天作为一个职业滑手,我非常感谢滑板,它让我拥有了我现在所有的东西,我住着的社区,我的庞大的世界家庭。我可以用滑手的方式跟你说话,外面的人并不会理解我们在说什么;我们有自己的准则,我觉得自己是滑板的一部分,它看起来很适合我。

(photo: daewon 2017, courtesy of Matix)

原文:Jenkem Mag

采访:Ian Michna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