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拿起相机,对准你的好朋友,你就好像已经成了一个“摄像师”,但实际上想要从拍摄滑板内容到真正开启滑板摄像师生涯并不是那么容易,为了弄清楚滑板摄影、摄像圈的规则,我们找来了三位摄影/像师,来谈谈他们的经历和见解。

如果你是一个摄像/影师,希望这里的内容对你有所帮助,即便你不拍东西,至少你也能从中体会到为什么你的摄像师朋友们总是将那些滑板片段视若珍宝。

📹

Davonte Jolly 

 ILLEGAL CIVILIZATION 摄像师 

你一般通过什么方式把视频卖给赞助商?

📼 一般滑手拍摄的时候会说:“我想把这个动作放在我的 adidas 视频里,”或者“我想把这个动作放在我的 Nike 视频里!”,然后我就会把我拍的东西发给对应品牌商。等到视频最终推出,你就把发票寄给他们,他们就会给你钱,有些人也会事先付钱;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你得先把视频给品牌,然后祈祷他们会用这些片段,如果他们不要,那你就没钱可拿。

 单独的滑板动作的平均定价是多少钱?

📼 不同的公司,不同的价格,但是基本上是75刀(500多人民币),Nike 或者一些大公司会差不都会给到100刀(690人民币)一个动作,一条线差不多150刀(1000人民币),就是我的收费标准。

 如果你把花絮或者惨摔的视频发给那些公司,他们会给你更多钱吗?

📼 是的,一些日常生活的视频会值50刀(340人民币)左右,拍摄花絮差不多50-75刀(340-510民币),不管你拍了什么,都有办法拿到钱,但是不是所有公司都会付钱,大多数吧。

 手机拍摄视频能卖钱吗?

📼 可以,但是价格可能低点,差不多50刀(340人民币),但基本上这得看他们的需求,有时候他们会买走只用于 Instagram,那样价格会更低。

 如果你已经把一个片段卖给一家公司了,你还可以重复使用这个视频吗?

📼 可以,我只是给他们使用权,不是卖所有权,所以有些公司会把整个所有权买下来,你就不可以再在其他地方使用这些片段了;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只买使用权用于在他们想发布的视频里,这也是为什么我可以毫无顾虑的发视频到 Youtube。

(Ishod Wair  视频,拍摄剪辑:Davonte)

 你的 Youtube 账号看上去挺活跃的,这会为你带来稳定收入吗?

📼 我现在在 Illegal Civilization 工作,所以我还是以工作为重,但是如果我把精力投入到 Youtube 的话,我应该会赚很多钱;如果我现在不再发东西,我也可以继续赚钱,因为人们会反复看这些视频,新人也会不断翻看它们。我的频道2011年开始就已经盈利了,我很早就知道这些所以一直在做这件事。

 因为现在品牌可能需要更多的素材来发 Instagram 和 Youtube,这会带给摄像师更多机会吗?

📼 绝对的,如果每个公司都只拍整片,那么每个公司肯定都只会剩下一个摄像师,网络时代创造了更多机会;用 Primitive 举例吧,他们有三个摄像师,因为他们要拍很多东西:整片,Instagram,Youtube,商业广告;很早之前他们可能只有一个摄像师,但正是因为社交媒体时代,给他们有了三个摄像师以及一些剪辑师。

 所以现在品牌拍摄“整片”的时候应该更有战略眼光对吗?

📼 别把整片作为你公司的全部赌注,比如 IC 在拍摄 IC3,但是我们会发 Youtube 视频和短视频,所以发布整片还有很多其他附加的内容,现在时代已经不同了,你需要 Instagram 内容,Youtube 内容,这些因素都要兼顾。

 

📽️

 Matt Schleyer 

 adidas 纽约摄像师/ 纽约自由摄像师

 (照片:Mac Shafer)

你一般怎么把视频卖给赞助商?

📼 一般来说滑手会把我介绍给负责这个视频项目的人,然后我就会把素材发给这个人,他们如果使用了这个素材,又会再联系你。有时候他们会提前告诉你他们会把这些视频用在什么地方,但是多数情况不会,如果他们觉得不够好而没有使用这些视频,那么其他的赞助商应该也不会要这些素材,或者滑手本身不想使用这些片段(滑手都不希望自己不完美的片段放出),那么有可能你拍了20个视频,然后他们只挑选了5个,一年之后另外15个依旧不会有消息,滑手也不会再用这些片段了。

 你会怎么处理未用的片段?

📼 一般我会把它们存起来,我几年前为一些滑手拍了点片段,但他们不想要,可我觉得未来有可能会使用,当这些滑手已经不再年轻,这些视频就代表了他们在这段时间的技术水平。现在年轻的小孩进步速度总是很惊人,如果有些视频没有立刻放出来,等他们下一个视频的时候,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了。

 

 假如你在帮一个滑手拍摄,但他突然更换了主要赞助商,这会影响你的拍摄片段吗?

📼 如果他们更换了鞋子赞助商,那么新的赞助商一般不会用之前的视频了,但板面赞助有点不一样,因为不是每一段视频都会有板面图案出镜的。若如果滑手已经计划离开某个品牌,你可以做一个独立视频,发在 Thrasher 这样的媒体上,不用代表任何品牌,这样就可以把这些视频用起来了,摄影师可以从这个项目中拿到一些钱,滑手们也可以看到这些片段。

(adidas 视频,拍摄: Matt)

你的手机视频可以卖钱吗?

📼 社交媒体片段真的很难赚钱,我从来没有在 Instagram 内容上面拿过一分钱,很多赞助商多数时候会转发你的内容,他们觉得这样对你也有好处,但是实际上我觉得他们应该给你钱,因为这是用你的内容去帮他们做广告。一般来说就算你联系他们,他们也会告诉你,他们不会付钱,没有关于这个项目的预算。如果社交媒体是你最重要的营销手段之一,那么你应该拿出一部分预算给那些在 Instagram 上帮你贡献过内容的摄像师。

 对一个全职摄像师来说,纽约和加州哪个地方更适合生存?

📼 我得说是纽约,因为在南加州,几乎每个摄像师都想靠摄像生活,但是在纽约其实没有那么多摄像师,所以在纽约更加容易一些;整个夏季会不停的有滑手来纽约旅行,如果你认识很多人,那么你每周都有活可干,你有机会公费带他们到处逛,之后他们还会买你的内容。

 

📷 🎥

 Erik Bragg  前 ETN 摄影师 / 加州自由摄像师 

(照片:Andrew Peters)

你丢过视频素材吗?

📼 我丢过素材,也拍过很多很差劲的片段,我有一次花了大家三个小时,但只拍到了Felipe Gustavo 的半个身体,他当时非常生气,因为要滑手再做一遍刚刚的动作,真的非常难为情,从来没有人那么生气的表示不再想要我拍摄了。

你怎么把你的素材卖给赞助商?

📼 我尽量不会随便把片段卖给公司,我会给他们附上,主要是关于帮助品牌营销以及对公司的正面帮助。如果我现在去 Baker 跟他们说我想拍 Rowan,他们肯定会拒绝,但如果我说:“我觉得划船很符合 Rowan 的气质,如果我们做一个有划船场景的板面,然后再拍摄和发布。”他们就会开始考虑我,其实并不是 Rowan 喜欢划船,我就是这么一说而已,我的整个摄像师生涯都是这样,我独立提出一些想法,然后写成逻辑通顺的 email。

(拍摄:Erik)

你是自由摄像师,赞助商会为你的幕后花絮或者额外片段给钱吗?

📼 肯定是免费的,我不知道现在的产业有哪些规则,因为我从来没有因为我是独立摄像师而遭遇过什么困境。曾经我帮 Plan B 拍视频的时候,他们说有额外片段,我说“好啊,发给我吧,不过你们想怎么使用这些片段?你要保证我拍摄的动作会出现在视频里,不要因为有别的角度拍摄,就不用我的片段。”可能我这样说有点太直接了,但是这就是我的真实的想法。

结束动作一般值多少钱?会比普通动作多吗?

📼 不要因为你拍了一个很牛逼的动作就是漫天要价,这对你以后的发展并不好。在这个产业里你没有放肆的资格,你应该去享受这个过程然后做你该做的事情。

你更愿意做自由摄像师还是签约摄像师?

📼 肯定是自由摄像师,因为很多公司给不了你薪水保障。我以前帮 Plan B 工作的时候,基本上算是全职,但是除此之外我还有很多别的活,比如我有一些机会去赚更多的钱,我会跟红牛队伍出去旅行;很多滑板公司对这些事情都是允许的,因为他们知道,只帮滑板品牌拍摄根本赚不了太多钱。

 (照片:Andrew Peters)

 如果你已经把一个片段卖给赞助商了,你还可以在别的地方使用吗?

📼 你必须等到他们已经发布之后,那时你就可以把片段发在自己的账号中,或者卖给别的公司,如果已经过去一年多的话,那你可以随意处置你的素材了;我就刚卖掉五年前帮 Torey Pudwill 拍的一些片段,有家公司要,我正好有就卖了。不过你如果转卖一个视频素材,你得告诉买家他们之前已经在哪被使用了。

如果赞助商买了你的视频,然后卖给了一个纪录片或者电影剧组,你有权利获得版税吗?

📼 红牛曾经就干过这种事情,我把我的片段卖给他们,然后他们在合同里面写“永久拥有使用权,直到宇宙不复存在”我曾看过我的片段在一个篮球游戏还有别的商业广告里面。

📼 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我会在签合同的时候留个心眼,你应该在卖视频时签这样的合同:“我将这段素材卖给你用作以下用途……xx价格,xx范围内使用,除此之外都需要进行额外谈判”如果你要用作纪录片片头,我不可能只收200美金的价格,但是如果你用作滑板作品,那就去用吧,我希望滑板公司赚更多钱,让滑板公司更好地生存下去。

如果你帮某个滑手拍了视频,但他换了主要赞助商,你还可以赚钱吗?

📼 你最好在合同里面写明这些事情,如果你跟这个滑手私下关系不错,那他更有义务让你知道这些事情。我可能记错了,P-Rod 在去 Nike 之前,有很多 éS 的滑板片段,我听说 Nike 和他签约的时候把这些片段都买下来了,因为他们不想这些片段再被放出来,P-Rod 已经是他们的核心滑手了,他们不会让这些高质量的片段放出来,何况 P-Rod 还穿着 éS。

 你怎么建立起这么强大的人脉,来支持你的自由摄像事业?

📼 我帮 Sheckler 拍摄的时候,我们私下关系就已经很好了,然后我决定成为他的专门摄像师,不管什么赞助商需要视频,都是我来拍摄;我帮 Ryan 拍三星广告的时候,就是这种情况,三星想拍一个 Sheckler 广告,他们说请联系 Erik 吧!只要你认识朋友,其实后面的事情就很顺利了。

 如果你拍了一个滑手,但他们不满意想要重新回某个地形再拍一次,他们有义务再找你吗?

📼 当然,更何况我是一个自由摄像师;如果你浪费三个小时,汗流浃背,然后再找另一个摄像师来拍,你就是一个蠢货。有时候拍不成动作我会很难受,就找别人来替我,但是我绝对是好意的,因此我也会失去一半薪水。

 

 你会优先考虑拍赞助商更有钱的滑手吗?

📼 看情况,你想买房子还是想要有一群好朋友呢,我觉得在于你怎么权衡有。有时候你会觉得,不行,我一定要拿到更多的钱;有时候你又觉得,去他的钱吧,我想和我的朋友们一起玩!这就是人生一直存在的权衡:工作和生活;很多时候拍摄我的好友,我会感觉不到我在工作。

 如今,对于品牌来说,一个整片有什么作用?

📼 对一个滑手来说,花费四年拍一部整片真的太难了,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公司愿意花费四年时间,给一个摄影师四年的薪水去拍一个滑手的一个视频?这太贵了,所以我觉得只有当你有足够的预算,想要一个滑手展现他的全部的时候,就才需要去拍一部整片。

 品牌应该为 Instagram 视频买单吗?

📼 我认为如果你使用我的片段,就应该给我付钱,很简单的道理,我不认为这是无礼的要求。很多摄影师或者摄像师会对品牌说:“我不收钱,你只要@我就可以了。”是的,这样是可以帮他们收获一定名声,但是长久下去这个行业只会越变越糟糕,你必须从品牌拿到你应得的钱,不然只会有更多人因此失去工作!

文章来源:JENKEM MAG

翻译:Butter​​​​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