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同性恋,你当然觉得不重要 - KickerClub
Steve Brandi

你会怎么形容某个人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那种无法言喻的重要节点?是时候引导我们的读者带着开放平和,成熟的心态来读以下的故事了。

Steve Brandi Intro

在我们的文化中总是会强调各种群体,社会身份的多样性,然而我们总是选择性忽视滑手群体中 LGBTQ 滑手的占比——他们中大部分是默默无闻的职业滑手,业余滑手,艺术家,摄影师以及产业从业者,他们推动了产业发展但是因为误解,他们仍然会有不安和不适感,不愿意对我们敞开心扉。但是近年来越来越多勇敢的滑手冒着风险站了出来,分享他们真实的故事,今天这个名单上又多了一个名字,请允许我介绍我们朋友,真实的 Steve Brandi:

Steve Brandi

🎙️从你在 Tampa 滑板到加入 Planet Earth,和 Kenny Anderson 一起 tour,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我那时候还在滑板场滑板,我在 Cigar City video 经常可以看到你和一些老牌滑手. 你带领我进入了圈子里,我记得那天拍了一些素材,用在 Transmission 7里面,然后我们越拍越多,就慢慢变成朋友了,在 Static 出来之后,我们又跟着 Converse 拍项目,后来某一天,Kenny Anderson 跑过来问我“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是我很希望你能加入 Planet Earth,你有兴趣吗?” 然后他让我发一些我自己的素材给他们,但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我没有主动联系他们,过了一个月,Ed Selego 打电话给我,在我爸妈的答录机里面留言,邀请我加入 Planet Earth。就这样

🎙️喔,希望你还留着那盘答录机磁带,所以这是你的一个赞助商对吗?Good start!

是的,后来我们还去拍了 F.O.R.E. and Friends ,去了很多路演,以至于签名的时候很多小孩以为我是Kenny Anderson,他们会问我“你是Kenny Anderson 吗?”我说“不是”然后他们就会走开“我们找下一个吧”。这事挺有意思的,其实当时我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团队氛围很棒。

Steve Brandi
Floating through the night on a curb-cut-to-curb-cut ollie in Hell’s Kitchen, Manhattan Photos: Stewart

🎙️和来自不同背景的滑手一起旅行,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一定的,我印象最深的是我高中时期的滑板旅行,当时队伍里有Jake Rupp 和 Ed Selego,Jake 滑板和生活方式真的改变了我对很多事情,包括滑板的看法,当时他是个素食主义者,差不多20年前吧,每个人都来自不同的背景,不同的文化相互碰撞,对我影响很大,从那时候开始我对世界的运转方式有了一些了解。这就是滑板酷的地方,他带我去领略不同的文化,认识不同背景的人。对我来说如果我很喜欢某个人的个性,那我会更加喜欢他的滑板风格,有时候也会反过来。

🎙️在 Planet Earth解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你都没有赞助商,后来你怎么进了 Hopps?

在Planet Earth 破产之后,我在别的品牌那里拿到一些板面产品,但是从来没有正式入队。我小时候练习的运动项目是网球,但是在我滑板之后就放弃网球了。2007年,我搬到了纽约,因为当时有一个网球教练的工作机会,后来我就经常和你们一起滑板,再后来就认识了Jahmal Williams,我很欣赏他做的滑板品牌 Hopps,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吃完晚饭,我其实跟他说过,我不太想做一个赞助滑手了,但是我很欣赏他的品牌,喜欢他传递的真诚,喜欢一个由真正的滑手创立的滑板品牌,我当时说了“如果我再有新的赞助的话,那我就想为Hopps 滑板”然后我就回去了。回去之后我就在网上订购了 Hopps,因为当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给我寄板面了。突然有一天,Jahmal Williams 给我发邮件,问我愿不愿意帮 Hopps 拍一个广告片,我很兴奋,当时我每周工作6天,只有一天拍摄时间,所以我们用了三周时间拍完了整个片段,我和 Hopps 的缘分就这样开始了。

Steve Brandi
(滑板掉进厨房是挺尴尬的,但是为了收下backside 50-50,值了!)
Steve Brandi
(我基本上是在过一种秘密的生活)

🎙️现在再看 Static Part,会给你带来一些感触吗,或者说你的滑板状态和那时候有什么不一样吗?

说实话我那时候可能更喜欢滑板,从那之后我的生活就变得平静了,但是我还是充满了不安全感,很明显我一直都很喜欢滑板,对我来说这可以让我逃避很多事情。我觉得很多时候我们都像一群边缘人物,和周遭环境格格不入,我刚开始滑板的时候我们都很傻很天真,虽然我现在也不聪明,滑板只是因为我们想做这件事,并不是因为利益。但是我现在回想当时的情况,那时候的滑板状态更加纯粹,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很享受这个过程,所以我觉得拍Static 系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Steve Brandi
(No-comply pole jam a rare unskated spot in Hell’s Kitchen)

Steve Brandi

🎙️每个人青少年时期都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是什么让你意识到,其实你比同龄人有更深刻的人生经历?

也不是每个人同性恋者都这样想吧,但是我觉得我生来就是同性恋。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我在女性和男性身上接收不到相同的感觉,不过滑手从来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在那期间我并不觉得尴尬。但是我现在想起来,我稍微长大一些之后,我会一直问自己“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你的脑海里。社会告诉你一个规则,但是你却非常强烈地有另一种感觉。我强迫自己去适应,我和女孩子约会,我高中的时候有个女朋友,又过了几年我和一个我在乎的女孩确定了恋爱关系,但是从生理上来说,我感觉并不太好,在那之后我知道,我需要面对这件事了,但是我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就像是某个人把我丢弃在了一个陌生的国度,陌生的语言,也没有钱,我需要自己弄清楚方向,如何建立自己的生活,如何在那个新世界生存,似乎是不可能的。我花了很多时间,然后我就去寻求治疗了,这对我很有帮助,让我对事物有了正确的认识,我觉得我还是很幸运能够成为现在的自己。

🎙️看上去你把秘密放在心里会更轻松,是什么契机让你打开心扉,分享故事的?

从各个方面来讲,把秘密藏在心里对我来说更加容易,我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挣扎,“我只要保守自己的秘密就可以,我不要再做一个职业滑手,我只要安静的滑板就好”不过后来有一件事给了我动力,我意识到如果我继续这样下去,我将很难面对真实的自己,我可以让人们知道这些,这也不会改变我生活里的任何细节。

当我决定必须做这件事的时候——我其实不想用“必须”这个词,因为我没有义务去做任何事情——我给了自己三个选择:1、我可以继续抱怨,为自己感到难过。2、我也可以不告诉任何人,藏在心里。3、最后一个选择是尽我最大努力去接受这件事,让我自己快乐。很明显最后一个选择可以让我做真正的自己,我知道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是目前为止都给我积极的感觉,让我面对自己,让我更加快乐,我认为下一步就是和我的朋友,一起滑板的伙伴分享我的故事,也许此时此刻,有人读到这篇文章,他们可以看到任何和他们相关的体验,产生共鸣,追求更好的生活,这对我来说都是值得的。

Steve Brandi
(在Steve 完成tailslide/noseslide combo 之后,这个地形就消失了)

🎙️为什么表达自我对你这么重要,看上去你也可以不发声,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又回到你之前的问题了,我分享我的故事,和别人从别的渠道,别人口中听说意义不一样,对我来说别人通过我本人知道我是同性恋这件事,让我更舒服,我知道他们知道的感觉,和他们从别的地方听说,我躲躲藏藏不知道他们知道的感觉,要舒服很多。

🎙️有人会说, “8012年了,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对,如果你不是同性恋,你当然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很明显,这么多年以来针对同性恋的冷嘲热讽让我觉得内疚,甚至当时我觉得这是错误的,可耻的。如果你读过旧的心理学读物,你就知道,直到1973年他们才将同性恋从精神障碍中剔除,你觉得1973年是很久之前吗?

Converse Cons X Hopps 合作款宣传片

🎙️如果你在一个郊区城市,那么这一切可能还是可控的,但是在纽约有这么滑手,一定让你很焦虑吧。

对,我必须把两者分开,我在纽约有过两段长期的恋情,现任也是。我基本上和滑板的朋友见面,然后到了回家的点真的非常头疼,这也是我要做这次采访的原因,每次都找理由回家真的太累了,我已经厌倦了这样的躲躲藏藏,所以我经常和 Jahmal 还有其他少数知道我同性恋身份的朋友一起滑板。在这次采访之后我希望我可以更简单轻松的告诉朋友们“嘿,你知道吗,我得回家了,我得陪 My Dude 吃晚饭了。”

🎙️和你朋友分享故事之后是什么感觉,不用隐瞒的感受是怎么样的?

不只是分享给我的朋友,让我更舒服,我希望每个人读到这篇文章的人都能意识到,我们可以和同性有很好的友谊。在我说出我的故事之后,我和朋友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他们当中很多人也向我敞开了心扉,谈论他们的个人问题,他们给了我动力来做这些事情,我很感激支持和帮助过我的人。

🎙️这么多年来,你在旅行的时候,队伍里的滑手对同性恋用贬义词,会不会让你更不愿意站出来?

我只知道我自己的想法,有时候我会听到队友说“我靠,太Gay了”“这个人是个基佬”之类的词,我就会问自己,我也许不应该跟这个人分享我的故事吧。

🎙️我知道你站出来需要多大的勇气,经历了多少挣扎,很开心你迈出了这一步。

谢谢,其实我教网球的时候有个学生,他给我很大启发,他今年68岁,患白血病已经10年了,我夏天教他的时候,他才刚从化疗中恢复,行动迟缓,疲惫不堪。但是他尽最大努力去做能让他快乐的事情——打网球,继续学习,不断进步。

他给我很大启发,因为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他却和疾病作斗争,让自己变得更好,这让我觉得我也应该改变自己,让我的生活变得更轻松,和朋友相处变得更真实。

他的故事给了我很大动力,让我站出来,面对自己,你可以在不同的角度看到自己的处境,纽约这个地方就是这样,非常引人深思,你可以在街上看到各种弱势群体,让我感到骄傲,让我没有理由隐藏真实的自己,我快乐健康,有真心相爱的伴侣和好朋友,我应该和别人分享,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如果有人和我处在同样的处境,我希望他们也能有同样的感觉。

Steve Brandi
(“我宁愿只过75年的快乐生活,也不要长命百岁,却躲躲藏藏。”)

🎙️你后悔没有早点说出来吗?

一点也不,这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会让你更加强大,没有这个过程我不会成为现在的自己,每个人都会经历挣扎,再让生活变得更好更快乐,这是属于我的故事,这给我全新的角度去看待生活。我宁愿过75年的快乐生活,也不要长命百岁却躲躲藏藏。

原文出处:Thrasher Mag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