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五六点喊摄像师起床的滑手——Tyshawn Jones - KickerClub

年仅18岁,来自 Bronx 的男孩 Tyshawn Jones 是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滑板新星,生而不凡。最近 Thrasher 就对 Tyshawn Jones 进行了独家专访。

照片:Mehring

“第一次见到 Tyshawn Jones 那年我才 18 岁,刚刚住进自己的第一套公寓;我在洛杉矶逛 Supreme 时,Jeff 把他介绍给了我:“这是 Tyshawn,你愿意让他在你那呆上几周吗?”刚开始我觉得他就是一个布朗克斯的 13 岁小男孩,但在经历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滑板之夏后(几乎是我生命中最有趣的夏天),我开始意识到这个孩子巨大的能量!他是我见过最有趣的人,他充满活力的同时还有几分矜持,我永远搞不清楚他脑子里装着什么,他总是照顾身边每一个人。随着时间的推移,Tyshawn 一点点长大了,现在他甚至比我还要高上 8 英寸,眼看着 TJ 长大成人真的非常不可思议,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他的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了!”

—Lui Elliott

文字:Lui Elliott、William Strobeck

Lui:你还这么年轻,在你身上发生了这么多疯狂的事情,有种你终于成熟的感觉。

William:你已经不是之前的小孩了,尽管感觉你的思维还是,但是外表看上去你已经长大太多了,而且你开始和女孩约会了,肯定和以前的调皮小孩不一样了。

Tyshawn:的确如此。

L:认识女孩之后,你有感觉到你开始不再胡闹了吗?

T:没有的事。

W:他内在还是一个小孩,想做什么事还是会去做的,他心里住着一个调皮鬼。

T:我也是这样感觉的,如果我感觉不错,我可能会做一些疯狂的事情,但是我现在多半不会,成熟多了。

Fakie ollie,照片:Mehring

L:你的自控力哪来的?

T:我不知道,我对自己设立严格规矩,我从来不吸毒或者喝酒,那不适合我,不是我的风格。

W:TJ 在派对上可能会待在角落喝果汁酒,他不是特别喜欢这些

L:和陌生人在一起你就喜欢独处,和你的朋友在一起你就火力全开成为焦点了,为什么呢?

T:当我在不认识的人身边时,我就不会放开,我不是那种人,我会变得很温和;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奇怪,因为他们在网上看到我像疯子一样,但是现实中的我又不是那样,他们可能会觉得我在装,但并非如此,我有一个保护壳,我需要先试探你,我不会假装和别人交言甚欢。

照片:Atiba

L:对不认识你的人来说,他们可能会觉得你很装,但我知道你只是非常自信,你的自信来自哪?

T:我不知道,我做擅长的事情时就很自信,没人可以否定我的能力,只有亲自尝试之后才知道,其他人只管看着我去完成就好,很多人做事的时候都没有自信,包括很多滑手都非常害羞。如果你了解我就知道,我和身边每个人都开玩笑,我不是那种害羞的人,如果我不认识你,那我不会表现出很开心很疯的状态。他们可能会觉得我不喜欢他们或者我太酷了,但是事实不是这样,我会在认识每个人之前都很温和,熟络之后才会放得开。

W:我们经常和一起滑板的朋友出去玩,但有时很奇怪,很多不滑板的人也来凑热闹,我觉得很有趣的一点就是他们会非常卖力,只想你能兴奋起来,这也许就是纽约特色吧;去你滑板的地方已经成为他们的重要活动了,他们很多人早上 6 点就在那里等你了。

T:我觉得很挺酷的,我有很多不滑板的朋友,他们会约我出去玩,问我在哪里,我会告诉他们我在滑板,如果他们想去玩水上摩托之类的项目,我就会告诉他们我得拍完这个动作,然后他们就会来找我看着我滑板,帮我吸引保安注意力,不管我能不能成功我们都会接着去下一个地方玩,我觉得很有趣,他们当中很多人都不滑板,甚至都没有滑板。

Ollie,照片:Mehring

L:这个动作你前后一共去了十几次是吗,成功的那天发生了什么?

T:我一直在尝试,感觉十分接近了,甚至有几次只是没滑走,但是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辆 18 轮超大卡车挡住了我们,他们是来搬运垃圾的人,要把整栋楼的垃圾都搬走,我们大致看了一下,里面大概有 100 个箱子和罐头,还有 200 个垃圾袋,但是垃圾公司只有两个人,他们说大概需要 3 个小时,我们等不了那么久,就下去帮忙了,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全把垃圾装上了车,他们什么都没有干,所以对我们表示感谢,当我们还想要工钱时,他们没搭理就走了,我又开始重新热身。这是我试过最难的动作,还加上这个插曲,这几乎是我生命中最开心的一天。

L:完成这个动作毁了多少衣服?

T:8 条牛仔裤,10 件帽衫,2 件外套还有我的屁股蛋,那个地形又脏又糙,我必须落在一个小小的缝隙里,不过好在最终我完成了。

Fakie hardflip

L:Bill 你为什么要在整个首映之前对影片完全保密呢?

W:我想要保持新鲜感,确保大家能够获得那种未知的乐趣,就好像在首映之前 Tyshawn 也根本没看过 Adian 的片段

L:也就是说,在首映之前,大家都没有看过各自的片段?

W:没有,他们完全信任我。

Nollie back heel

L:TJ,拍「BLESSED」和「cherry」有什么不同?

T:我拍「cherry」的时候完全没把它当回事,我当时才 13 岁,就是每天瞎滑,快到结束的时候才开始认真拍起来,因为他们给了我一个最后期限,我必须努力去完成个人片段。

W:但是我敢说你表现的还是挺积极的,因为你几乎每天都打电话问我在哪,可能你对整个过程不是特别在乎,但是你很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T:我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BLESSED」不太一样,这次几乎是一对一的,但「cherry」那时是一群人,还有很多职业滑手,我以为主角会是 Koston 或者 Dylan。

Switch flip,照片:Sherbert

W:你参加过滑板比赛,你还想去吗?

T:我属于街头,我不是比赛型滑手,比赛里的滑手太完美了,他们能 nollieflip back noseblunt 一次成,他们要做的就是完成每一个动作,我在比赛里看起来太傻了,我宁愿回到街头。

L:你怎么看待滑板之外的爱好?

T:我的所有爱好都会让我更爱滑板,我养了几十条狗,开了一家餐厅,每次几天不滑板我就会更喜欢滑板,如果每天滑板那我肯定会感到厌倦,我无意冒犯每天滑板的人,但是你不觉得那样太无趣了吗?拍摄拍摄拍摄,除了这个还有什么?

照片:Atiba

L:如果你发了一些无关滑板的内容,被键盘侠辱骂会怎么样?

T:去**的

W:现在的 Instagram 就是这样

T:如果你做了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总有人会给你负面评论,就好像他们喜欢给出负面评论,比如我第一次发我餐厅的招牌,拼写有一些错误,下面机会清一色的指出错误,我肯定会改正这个招牌,但是下面源源不断的有人评论指出错误,其实这些 LOSER 不是真心想你改正,他们只想满足自己发表负面评论的欲望。

Nosegrind,照片:Sherbert

L:还没满 21 岁你就有了一家餐厅是什么感觉?

T:其实没什么感觉,我想它能好好运转,就好像我买了一双新鞋,我就只是发一张照片然后不去想它,这就是我的风格,我会想下一步我该做什么,而不是继续吹嘘自己已经完成的事情,我已经做到某件事之后就会去干别的事。

L:回到拍摄的时候,整个过程你有压力吗?

T: 最后的时候可能有压力吧,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都在滑板还有浪费生命,做我擅长的事情没什么压力,所有这些事情都注定成功的。

Cab back lip,照片:Sherbert

W:为什么有段时间早上五六点就起床了,那一个月你每个早上都把我拉起来。

T:我只想早点去滑板,在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最适合去滑板了,那个时候,整个纽约只有疯子和混混还在外面,这样我们就可以不被打扰地完成动作;但是事与愿违,每次滑不了五分钟就有保安来把我们赶走了。

W:你对「BLESSED」最期待的部分是什么?

T:我想知道里面用了哪些音乐,还有其他的部分有什么动作。

Switch back heel, 照片:Atiba

L:我们那天去 Dylan 用 switch flip 拿下的经典扶手地形,但是很不巧下雨了,你告诉我们你很想做这个动作,所以我们去买了一加仑水,然后把水都倒了,又去加油站买了汽油,装满。倒在满是水坑和乱七八糟东西的地方,然后点燃。

W:还烧到我的头了!

T:把你睫毛烧没了,先有一辆救护车路过,发现周围没人,然后他们就走了,后来警车和消防车来了,那天我们都根本没有尝试,因为那个地形被你们搞得太烫了。

Backside flip,照片:Atiba

L: Tyshawn Jones 的最新项目是?

T:拍新的视频前我想去旅行,但是也很想拍新片。

W:最后说点什么吧?

T:「BLESSED」无法阻挡,是时候登上舞台了!

Tyshawn Jones 凭借 ollie 拿下 Thrasher 封面,

照片:Sherbert

来源:Thrasher Mag
翻译:Butter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