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让城市更糟糕,让生活更美好 - KickerClub

滑手真的很烦人!他们滑过的街道,呲过的路牙,制造的噪音,脏话,行为举止,服饰,各种言论。这些无所事事,自私的小混混们强行闯入你的生活,毁掉你的心情和手捧咖啡的平静早晨。

原文来自:James Davis
翻译:Butter

他们就像白痴一样,竭尽所能地去打破规则,破坏一切;他们破坏城市里的公共设施,连你的私人区域也不放过;他们喝光你的啤酒,清空你的冰箱,抢走你的女朋友;他们邋遢,固执,从不道歉,然后回过头,你交的税还得用来修复被他们破坏的公共设施。

这就是刻板印象,不知情的路人,保守的中年人,或者那些滑板小孩的父母们也因此对滑板恐惧,反感,绝望。
不过让我们先来思考一下这些所谓的,出格的行为中,最为人所诟病的一点:滑手们在街道上乱窜。

Javier Mendizabal – Frontside wallride
照片:Sam Ashley

是的,滑手的确很吵,但是城市远比滑手要吵闹喧嚣的多。可滑板人还是没能逃过刻板印象,一度成为市民们最讨厌的噪音,往往还会因此引发口角,拳脚相向,甚至需要警察出面调解。滑板的声音断断续续,激烈,偶尔还会伴随着怪叫,碰撞障碍物的声音,也正因为这种声音辨识度高,所以更容易给人留下印象。

然而人们不喜欢滑板的声音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因为如果他们不能理解滑板,或者单纯讨厌滑板,那么,说讨厌滑板的噪音,听上去更“出师有名”,这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理由。但是实际上,声讨滑板的噪音只是他们能想到的,掩盖真实想法的唯一借口——滑手们的行为超越了社会规范,他们不能接受,所以滑板必须被禁止。这些人在“有正当用途”的障碍物上做动作,这让很多人感觉到不舒服,就像大学老师不准学生穿背心和拖鞋上课——课堂是严肃的(但其实是他个人看不惯)。

滑板会在各个地方留下痕迹,几乎所有滑板动作 grinds, slides, wall rides……都会留下永久性的痕迹,即使是最粗心的路人,最终也会注意到墙上脱落的油漆,聚氨酯,木头和金属在石头,砖块,地面上的碾压痕迹。

现在我们重新来审视一下我们所处的公共空间,马路牙的作用是什么?它的设计初衷是在以汽车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城市里,保护人行道上的行人。这不是为人所设计的,这是为机器所做的规划,单纯将人分配到道路一侧,保障车辆在路面中央,畅通无阻。

我们所处的大多数城市的规划都是以汽车为主导,甚至更老的欧洲城市也是一样,围绕四轮马车规划城市线路,道路,路牙,高速路,交叉路,环形路,路障,充斥着我们的城市。而在 21 世纪的今天,面对路牙这种 50 年代空想出来的小型汽车道路规划残留,最好的使用方式就是发挥你的创造力,去在路牙上打蜡,去 grind,去用你自己的方式,“错误”的方式去使用它。

Rob Mathieson – Switch crooked grind
照片: Sam Ashley

这些物品的设计初衷往往也没有把人当做一个独立的个体,陈腐的制度化美梦造就了这些错误的设计。而像滑手一样去创造性地使用这些过时的,设计失误的,无人使用的休息区域和公共设施,才是激活废弃公共空间,给城市中心注入活力,提供良好道路环境的上上之策。

滑手们热衷于把所有地方变成滑板地形,当然也包括那些人性化的设计,长椅,花坛,台阶。但是这些公共设施也并非表面那样“人性化”,城市公共设施无不回荡着违背公民自由意志的回响——规划师用各种标识路牌,去引导人们允许走这条路,不允许走那条路,建筑师们会在高档建筑周围建造低档建筑,让高档建筑看起来更好,城市委员会制定公共空间“可接受的”行为规范,通过设置公共设施,路牌标语来强化这些规则,去要求市民做“正确的事”。

更糟糕的是,我们发现有很多私人空间会被伪装成公共空间的样子。摩天大楼广场,小区广场,购物中心,他们都被设计得好像是开放式的,但是他们中的每一个都从本质上对大多数人关上了大门。你可以在这些地方吃饭,不过前提是,你的身份要符合他们的水准,穿着得体,不会逗留太久或者不吃外带食物。

滑板是对抗这些侮辱性潜规则的最佳途径。为独立个体提供了嘲笑教条公共场所规则的手段,跳出社会阶层划分,用玩耍的姿态去揭开“高级”商业化公司费尽心机赚钱的伪善面具。

滑手们用轻松的状态去质疑规则。我们的文化中,最标志的特质就是“制造麻烦”,这是对制度僵化、虚假的自由定义和潜规则的战斗号召。这是滑手纯粹的快乐来源,无可救药,上瘾的愚蠢,是我们的抗争。

滑手们充满进取精神。他们全情投入,坚持不懈,专注,承受得住痛苦和羞辱,他们会勇敢地强迫自己去面对,去进步,即便这一切毫无必要。以上这些都可能会被当做是自私的行为。

但是滑板实际上是社会性的,不是说滑手们喜欢组建各种团体那种社会性,也不是全球各地开放强大的滑板群体那样的社会性。滑板是一种将完全不同区域的人带到另一个不同区域的群体行为,它制定了一个完美的社会,公民准则——关于相互支持,鼓励,成长,创造力,去引导对不友好的事物的横向思考。

在公民身份发展的进程中,滑手们被区分了出来,这也赋予了他们权力,去发出一些噪声,制造一些麻烦,这些都是在在展示自由的积极面貌。我们制造的麻烦就是揭露了那些别人强加给社会的规则,那些冠冕堂皇的“正义”,和背地里猥琐的“恶”。

滑板,让城市更糟糕,让生活更美好。

原文:http://www.freeskatemag.com/2019/03/05/the-trouble-we-caus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