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走到这一天 – 再无 HUF 滑板鞋 - KickerClub

自 2018 年年底开始,就一直有流言说经典滑板品牌 HUF “完蛋了”。但是我们一直不知道“完蛋”具体指代什么意思(或者有多大真实性)。是因为近期滑板圈新的资本注入影响了 HUF 吗?HUF 滑板队伍或者产品线会有变更吗?

Keith Hufnagel

作为少数几个滑手建立的滑板鞋品牌之一,HUF 近年来经历了快速扩张,除了壮大旗下滑板队伍之外,还在美国开设了2家新店铺,在日本设立5家新下线商店,我们找到 Keith Hufnagel 好好聊了聊这些问题。


来源:Jenkem,翻译:Butter

🎙️ 有流言说 HUF 将不再生产滑板鞋了,是真的吗?

是的,我们决定将重心放在服饰产品上,并且关闭滑板鞋产品线。我们是滑板圈的潮流势力,所以我们希望尽可能去成为最好的服饰产品公司,为此,我们需要保持专注,排除干扰项。其实我们已经内部公开了这个消息,也对旗下滑手宣布了这个消息——我们决定在 2019 年内完全关闭滑板鞋产品线。

HUF 近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全新 Dylan slip-on,这也许是最后一双

滑板鞋是我们产业中很小的一部分,并且它始终没办法达到我们的预期。生产滑板鞋需要投入很多成本,我们已经做了 8 年滑板鞋,但是我始终觉得在滑板鞋方面我们一直在原地踏步。也正是因此,我们没办法和 Vans,Nike,adidas 成为合作伙伴。撤掉滑板鞋产品线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看过很多私信,或者网络上对我们撤线表示不理解的推文,但是这些人可能从来没有买过我们的滑板鞋,从来没有支持过他们“喜欢”的品牌。我们可能会以其他形式参与制作滑板鞋,但是不会再自主生产了。

🎙️ 对团队和旗下滑手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每个滑手的情况都不一样,但是我们尽量保证队伍完整,以一个服饰赞助商的身份继续将队伍凝聚起来。我们也做了一些铺垫工作,我提前一年跟滑手们说了这个决定,并且保证会在2019年继续赞助他们鞋子产品。“嘿,你们可以开始找新的滑板鞋赞助商啦!”如果他们想要去新的滑板鞋品牌的话,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撕毁现在的合同。

我认为我们做到了最人性化,最为滑手考虑的举措。而不是等到 19 年 1 月 1 日,对他们说“我们不做了,没钱给你们,滚蛋吧。”我们不想这样对待我们的滑手,我们希望好聚好散。

Keith Hufnagel

🎙️ 过去几年有没有 HUF 滑手被大品牌挖走的经历?

Terp 去了 Nike,我们曾经还赞助过 Sage Elsesser,Sean Pablo,HUF 算是他们的敲门砖。他们实力出众,现在资源也非常好,然后你看到 FA 火速蹿红,他们也只是在找适合他们的赞助商。其实滑手转会的时候是很伤感的,因为你想要建立你自己的最佳阵容和品牌。但是你看,现在这些滑手们都站在了舞台的最中央,我由衷为他们感到高兴。

新的滑板小孩总是要先试探,再去找到自己想走的路。首先他们只要知道公司能为你带来什么?加入一些大公司并不见得对你有好处,因为他们滑板队伍太过庞大可能很难给予你太多关注。而我们不一样,我们的滑板队伍中每一个成员都很特别,我为现在的 HUF 队伍感到骄傲。

HUF 队员

🎙️ 你还在 HUF 内部发号施令吗?你的日常是怎么样的?

我是救火队员(笑),除了CEO 或者 CFO 之外,我几乎做过所有职位,我是 HUF 的创始人,我要保证品牌不忘初心,在正确的轨道上前进。

Austyn Gillette/左,Dylan Rieder/右

🎙️ 我知道 2017 年 HUF 已经被一家日本公司 TSI 控股收购了,在这之前 HUF 还收购了 Lakai,你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

这次合作只是增加了一个更大的合作伙伴。至于 Lakai,现在只是隶属于 HUF 旗下,但是仍然独立运行,只不过和我们处在同一间办公室,以及可以运用 HUF 的资源而已。

🎙️ 所以是 TSI 收购 HUF 然后又收购了 Lakai?

是同时进行的,Altamont Capital 先收购了 Lakai,并入 HUF 旗下,然后 TSI 加入 HUF 成为股东,所以 Lakai 自然也在其中。过去的两年里,我们一直在帮助 Lakai 保持合理运转,成为一家成熟的公司

🎙️ 为了更直观的让读者了解滑板鞋生意的难度,我们具体一点,如果我想要在今年推出我的签名款滑板鞋,那么要花多少钱?

首先,你需要一整年的时间去研发新款鞋子,设计以及至少 6 个月的研发时间。整个流程准备结束,你大概需要花费 3 – 5 万美金来制作鞋子模具。

如果你想要零售定价 100 美金,那你的目标批发价格就要定在 50 美金,所以你必须将成本控制在 25 美金以下。有一条准则是不变的,就是你的每一层经销利润要保证翻倍。但是滑板鞋的利润往往处于 30% 到 40%,每家公司都不一样,如果你处在时尚领域,那你某些鞋款的利润可能就有 2 倍甚至 3 倍。

🎙️ 所以做滑板鞋想赚钱,就必须要把成本控制的很低吗?

如果你关注球鞋新闻,你就会发现很多球鞋品牌的利润率都很挣扎,比如 Nike 和 Adidas,他们是全美乃至全球最大的运动鞋公司,他们也有这样的问题。他们还需要研发运动鞋科技,比如 Flyknit,然后将科技搭配到不同鞋款上,这样他们就有了竞争优势。

和大公司比科技,这是一场永远打不赢的战役。因为我们没有那样的资源和钱,全球各地都有工厂,大部分都在亚洲,他们在研发科技,然后卖给 Nike,Adidas 这样的公司,其他公司就会因为专利和商标而无权使用这些科技。所以小公司不会把钱用在科技研发方面。

🎙️ 我不认为科技是滑板鞋领域的关键营销点啊,谁会在乎鞋子有没有「Flyknit」科技?

是的,但是架不住科技吸引潮流人士,非滑手们。滑手只在乎耐用和耐磨性能,就是,这双鞋能滑多久,用的是什么橡胶,容易撕裂吗?外底是什么材料做的?诸如此类。滑板鞋有一个困局,就是缓震和控板感,这两者实际上是不能兼得的。并且每个滑手的滑板习惯都不一样,所以不可能有适合所有滑手的鞋子。

🎙️ 麻叶袜子卖的怎么样,2019 年还会继续走红吗?

其实在 2000 年左右我们就生产麻叶袜子了,但是没人买。我们在店铺里挂着这些袜子,有人顾客过来会觉得这可能适合做礼物送人。我们就继续少量生产这些袜子,甚至我们一度想“要不不要再生产麻叶袜子了”,然后突然每个滑板小朋友都开始穿麻叶袜子,一下子火了。那时候负责订单的工作人员是个赌徒,他开始接大批量的订单。麻叶袜子就像过山车一样,一下子火爆一下子被人遗忘,而后又再次火爆,现在已经有太多太多麻叶袜的假货。不过我相信还是有很多人想要买正品,因为假货和仿冒品太多了。

🎙️ 你觉得在最鼎盛的时候,Thrasher 帽衫和 HUF 麻叶袜子,哪个卖的更多?

我也不知道哈哈,你要去找 Tony Vitello 看销售报表,因为袜子实际上更接近冲动消费, 10 – 15 刀而已,你不会想太多就买了。但是帽衫差不多得 60 – 100 刀,至少比袜子贵好几倍,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哈哈。

🎙️ 最后,说几个在纽约滑板的疯狂故事。

(笑)纽约滑板经历总是最疯狂的,有可能你会遭遇抢劫,也有可能你会遇到喝醉的股票投资人给你钱要求你做滑板动作。我们以前在 Water St 滑板的时候,总是会遇见喝醉的股票投资人,“做个尖翻,给你100刀。”他们有时候会笑的很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股市赚了多少钱,喝的很醉,有些投资人是纯装大爷,也有些挺酷的,有些就只是想一掷千金然后炫耀吧,没人知道,反正这些事情,现在还在上演着。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