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纸媒 Transworld 不为人知的故事(上):全盛时代的滑板权威 - KickerClub

就像我们三个月前听到的那样,Transworld Skateboarding(TWS)已经停止印刷纸质版杂志。取而代之的是 Men’s Journal 杂志。

这个消息实在令人震惊和失望,1983 年问世的 TWS 曾被多次收购,其命运一直被滑手所牵挂,直到这次运营公司 The Enthusiast Network (TEN)被 American Media, Inc.(AMI)收购,它的纸媒命运再次被短暂的终结了。

许多人担心这家已有36年历史的滑板媒体已经倒闭,事实上除了几名员工被解雇,TWS 的网络媒体依旧在继续产出高质量内容,前不久还联合 adidas 推出了 Daewon Song 个人纪录片「DAEWON」。尽管如此,“辉煌时代”对它来说也是很久远的词了。TWS 在滑手心中占据着特殊位置,相比于滑板圣经 Thrasher,TWS 就像是滑板世界中生命和时间的混合体。凭借高质量的照片和对大众友好的文章,TWS 在繁荣时期是最权威的滑板刊物。它拥有最好的优势,最多的广告,最大的订阅量。

为了进一步了解 TWS 对滑板进程和滑手的影响,VICE 采访了 TWS 历史上的一些重要人物;在很多方面,有关起衰落的讨论与过去10年的其他出版物类似:互联网的崛起、经济衰退,以及杂志被视为短期商品。然而不同之处在于,VICE 采访的每一个人都用极其积极的语言描述了他们与该杂志的合作经历。


🎙️ Larry Balma(Tracker Trucks 创始人,TWS 联合创世人之一):滑板运动开始有了一些新势头,那些年幼的孩子成了你的主要买家。但假设菲尼克斯有个 13 岁的孩子想要一个滑板,他要让他的父母去买。但在当地的体育用品商店真的没有很多滑板,因为它是如此的新颖和与众不同。那里可能只有 Thrasher 杂志,因为他们在当地有邮购公司。问题是 Thrasher 是反主流文化的,你可能看到鲜血,污秽物,大麻之类的东西。如果他们的爸爸没有先看到的话倒是无所谓,否则他爸爸一定会看着杂志说,“儿子我们过去看看足球吧。”

🎙️ Peggy Cozens(TWS 创世人之一):我们当时对很多媒体提供的内容并不满意,所以我们想帮助发展这项运动。

🎙️ Garry Scott Davis aks GSD(职业滑手,作家、编辑和艺术总监,1983 – 1993 年为 TWS 工作):我接到 Larry 的电话,问是否可以借用并编辑我的一篇文章,用于一份新的时事资讯订阅内容,我说当然可以。一两个月后,我就在第一期 TWS 中看见了这篇文章,当时我很震惊。

Larry 在第一期杂志中寄出的信件

🎙️ Peggy Cozens:基本上,我们打电话告诉大家说我们要做一个时事资讯,但没告诉他们这是一本杂志,并且我们会问他们是否愿意将自己的广告寄给我们。我不记得有多少页了,大概 56 页之类的,但是我们把它打印出来了,我打电话给经销商让他们分发。我们免费发行了三、四期杂志。之后我们在里面附上了一张发票,一封信,询问他们是否愿意支付广告费或分销费,或者两者都支付,并说我们将从下一期开始计算费用。他们一看到我们的计划就同意并且开始付钱了。

🎙️ Tony Hawk(职业滑手):当 Transworld 出版的时候,我兴奋地发现竟然有一本专门介绍滑板运动的杂志,我很高兴能成为其中的一员,这感觉就像一种认可。我爸爸帮我拍了我在 TWS 的第一个封面,那是这期杂志出版前的最后一场比赛。那个时代一切都是关于比赛的,如果你在比赛中表现出色,你将会上杂志,这是很有保证的。

首个 TWS 杂志封面

🎙️ Grant Brittain(作家、编辑、摄影师,1983 – 2003 年任职 TWS):1983 年,Larry 问我是否想给他们正在制作的时事资讯提供一些照片。他想创办 TWS,与 Thrasher 和 INDEPENDENT 抗衡,他们不喜欢 Thrasher所描绘的滑板“Skate and Destroy”等等。

那个时候总是在“对抗”,北方 vs 南方,Indnpendent vs Tracker,旧金山 vs 圣地亚哥。但这是一种友好的竞争,他们叫我们耍滑头、装模作样的杂志,而他们是朋克杂志,不过每个人都是朋友,我甚至会和 Thrasher 的人一起玩。

Thrasher 早期杂志

🎙️ Tony Hawk:在那些日子里,它成为了最好的主流杂志,因为他们可以在杂货店里买到它,而且它的内容对人们很友好。Thrasher,并不是说他们不友好,但他们确实有点躁,可能会让一些人不喜欢,比如爸爸妈妈,但这就是滑板,这就是为什么我欣赏这两种出版物。

20 世纪 80 年代,滑板运动开始蓬勃发展,滑板杂志也开始流行起来。


🎙️ Peggy Cozens:我认为非常关键的一点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老板,或者是整体的一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变成一种协同作用。这是最棒的部分,所有这些了不起的、有才华的人在一起工作。他们喜欢,我们也喜欢。

TWS 早期办公室

🎙️ Dave Swift(作家,摄影师,编辑,1989-2003年任职 TWS):从 84 年到 89 年,我一直是一个赞助商。当时我 24 岁,赞助滑板的事情有点累了。年纪大了,我不是职业选手,只是实现了滑手的梦想,我的父母不断给我试压改变我的生活,我非常不想这么做。有人说他们有一些空缺,我就找到了一份助理编辑的工作,并于 1989 年 1 月 2 日开始在那里工作。

那是我第一次滑板旅行文章被刊登在杂志上,对我来说是一件大事,我对妈妈说,‘听着,我不像大家想的那么笨。’那时候,人们并不认为滑板是一种职业,无论是滑手,摄影师还是别的什么。她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都这么大年纪了。”

Larry 工作照,1984 年

🎙️ Grant Brittain:我那时一个月还只有几百美元。我在 TWS 办公室建了一个暗室,在那之前我在一个大学的暗室里完成所有的摄影工作。然后工资就开始长啊长。当时 David Carson 是艺术总监,TWS 是他最早做的杂志之一,他把我们带到了另一个层次,人们开始注意到我们的排版变得更加巧妙。

我为每个人感到兴奋,他们能以滑板为生。在 80 年代,当我在拍摄照片时,我并不是为了成为一名滑板摄影师,我只是在公园里拍我的朋友,滑板,玩得很开心。

尽管滑板媒体的生态系统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另一场崩溃是不可避免的。举个例子:1989 年,Tony Hawk 和 Christian Slater 一起出现在美国各地的电影屏幕上,出演了经典滑板电影 The Cube。几年后,Tony Hawk 在他的本田汽车的地垫下面找零钱,这样他就可以在 Taco Bell 吃东西了。

TWS 早期员工在 1997 年首届滑板行业大会的宣传照

🎙️ Dave Swift:到 1992 年左右,滑板行业真的开始走下坡路,真正玩滑板的人似乎少了很多。80 年代的传奇人物都创办了滑板公司,比如 Lance 创办了 The Firm,Tony Hawk 创办了 Birdhouse,大公司 Vision 和 Powell 都陷入了金融动荡。当时没有那么多钱。你必须非常顽固才能生存。

🎙️ GSD:TWS 从 1983 年持续增长到 87 年,到 90 年代初又回落到原点。如果你把 TWS 的每一期都放在架子上,你可以通过观察它们来观察滑板行业,以及整体经济在过去几十年里的兴衰。

Larry Balma/左三 和 Peggy Cozens/右二

🎙️ Tony Hawk:当一切都开始缩水的时候,包括我的收入,我选择了创办一家滑板公司,因为我觉得我作为一名滑手的职业生涯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结束了,而我仍然想在这个行业里工作。我用4万美元建立了 Birdhouse。我们的第一笔开支是在 TWS 做广告,它的封底或内页售价为500美元。但我们欣然接受它,因为我们想,如果我们要为自己赢得某种名声,这是一个能做广告的好地方。这里是我们告诉人们,我们在做什么,并宣布我们的品牌的最佳方式。

未完待续

原文:VICE

翻译:鸡哥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