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媒体 - KickerClub - Page 2

​​​只要拿起相机,对准你的好朋友,你就好像已经成了一个“摄像师”,但实际上想要从拍摄滑板内容到真正开启滑板摄像师生涯并不是那么容易,为了弄清楚滑板摄影、摄像圈的规则,我们找来了三位摄影/像师,来谈谈他们的经历和见解。

和现在的电影相比,《危险之至》显然更加像是“经典之作”,去问问老一辈的滑板人就知道了,他们大多都是看了这部电影才爱上了滑板,一部可以影响整代人的电影,至少不会是什么“流量作品”;今天就来看看中国滑板的发源地秦皇岛,以及电影《危险之至》的历史。

随着 Daewon Song(大王宋)在 Instagram 上的越来越惊人的表现和超高人气,他的职业滑板生涯也算是开起了一个全新阶段,人们很容易将甜甜圈、魔性视频和积极态度这类标签贴到他身上,但其实大王宋的过去比你想象的要黑暗得多。

​​ 滑板团体是滑板文化最不可或缺的部分,从声名显赫的白骨队到备受年轻滑手喜爱的蒙特利尔 Dime,再到国内滑手熟悉的仔拿马,turD 等新生代中国滑板团体,推动核心滑板文化发展的往往不是最顶级的职业滑手,非正式,氛围轻松的滑板团体才是滑板文化中最具感染力的元素,大多数滑手也并不想成为比赛型的职业滑手——和朋友一起,玩的开心才是最要紧的!

​​​ 如果要说说那些世界级的暴躁风格滑手,那么 Tony Trujillo 肯定是列表中的第一位!

打游戏真的是童年时最美好的午后和夜晚时光了,没有那么多竞技,没有那么多外挂,没有那么多脏话和 RMB,只是单纯的享受游戏和朋友间的快乐。当然在现在,打游戏也是许多滑手最热爱的消遣之一,除了电脑上让他们欲罢不能的滑板游戏《托尼霍克》系列以外,其实在手机市场里也有不少很棒的滑板游戏:

滑板在全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里,被贴过很多不同标签:叛逆、酷、艺术、时尚、极限、运动等等。但是6月初在伦敦发生了一件和这些通常意义的滑板标签完全不相关的滑板活动:全世界第一届滑板主题国际学术会议 Pushing Boarders。

不同于美国,滑板文化在俄罗斯并没有叛逆光环围绕

​​​ ​(本文转载自: 中国新闻周刊) 几个月前,中国滑板摄影师谢石(@谢石terry)发布了自己的最新摄影作品集《1000MILES》,作品展示了次仁塔尔青(@麻田三郎)从西藏狮泉河出发,在跨越1000英里最终抵达拉萨参加该地区的世界滑板日(6月21日)的震撼故事!这部作品也表达了谢石本人对这1000英里的尊敬和解读,更多作品及影集购买

忠实的粉丝们应该有印象,在第二届亚洲滑板电影节的 KickerRadio 现场采访上,赖科曾爆料自己正在做第一本面向全亚洲的滑板杂志,前两天 KickerClub 也非常荣幸收到了全新出炉的第一刊 Wandering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