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ckerRadio - KickerClub

本期内容有些特别,是一段来自 2017 年 8 月 1 日和储卫的采访录音,内容是我们为去年的摄影集「沤着」所做的前期采访。

还在黑白电视机的年代,北京已经有了第一波玩滑板的少年,今年已经 47 岁的包哥就是其中之一,因为不久前看到网上一些对于北京早期滑板很不靠谱的报道,决定跟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他眼中的北京滑板简史,以正视听。

湖北籍滑板摄影师王晨玮春节前回家过年,原本想只待一周就赶回上海,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一待就是 70 天……前几天他终于回来上海了,我们一起聊了聊他这段时间在家的故事。

疫情尾声我们的滑板广播终于又回来了,最近几年随着 Dime 的崛起,加拿大一夜之间成了滑板潮流的风向标。

飞说不可给大家拜个早年,去年飞说不可没有按时更新(今年也不会),主要原因是袁飞这一年就忙着飞了。

国内 Barbershop 圈子里恐怕没有人不认识 Ollie,国内最早的 Barbershop 文化推广者,游离全球精研美式理发,在国内开设多家 HomieBarbershop,定期开班授课。

过去的一年中,秉持着尽量不拖更的原则,「KickerRadio 滑板广播」又为大家介绍了不少好朋友,而对于「飞说不可」的更新频率,我们谨代表工作繁忙,日益操劳的袁飞为大家送上最诚挚的歉意。

滑手的朋友圈最近一定都被腾讯视频最新的潮流文化纪录片《我们的浪潮》刷屏了,开篇上下两集就是关于滑板和潮流文化的《来自街头》。

因为喜欢滑板来到滑板人开的餐厅打工,因为在滑板人的餐厅打工第一次见到了真人身上的文身,又因为开始文身得到了去了澳大利亚工作的机会。

好玩的朋友们接踵而至,KickerRadio 也迎来了一波更新高峰,最近来上海的是我们的老朋友,成都最大的瓜娃子笨笨(微博@笨老吉Ben木林克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