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小金人导演里滑板最好的:Spike Jonze - KickerClub


你可能没听过 Spike Jonze,也可能没看过电影《HER》但是作为滑板人你肯定知道 Girl,Spike Jonze就是Girl的摄影师兼滑手兼股东!从滑板摄影到著名导演的发展过程中,Spike Jonze并没有丧失滑手根源,始终保持了主流文化之外的独立思考。让他一样成为一个导演里最厉害的滑手,滑手里最帅的导演!

Spike Jonze生于1969年,美国导演/摄影师/制片人/演员/编剧,作品从电影到音乐MV、商业广告、电视剧真人秀等。他最为人所知的身份是“拿过奥斯卡的导演”,以及“索菲亚·科波拉前夫”。然而并非所有人都知道的是,Spike Jonze和滑板圈紧密相关,既是是滑手/滑板摄影师,也是Girl Skateboards的股东之一,他充满故事性的有趣拍摄直接塑造了90s滑板片风格。从滑板摄影到著名导演的发展过程中,Spike Jonze并没有丧失滑手根源,始终保持了主流文化之外的独立思考。


“除了Tony Hawk之外,很难找出第二个人比Spike Jonze更能在滑板之外代表滑板了。”

正像Spike Jonze自己的电影作品《成为约翰·马尔科维奇》,Spike Jonze似乎是个在各方面都有所成就、令人羡慕的天才。接下来将会呈现一份“如何成为Spike Jonze”的说明书。


先要有个能拍出《迷失东京》的女朋友?导演(前)夫妇Sophia Coppola & Spike Jonze


1.首先,你要在青少年时期爱上滑板和摄影。

作为铁杆BMX车手,16岁的Spike Jonze开始在家乡马里兰的Rockvillwe BMX店里打工。在和当地职业BMX车手一起巡回比赛时,Spike Jonze开始尝试摄影并且认识了Freestylin’杂志编辑Mark Lewman和Andy Jenkins。二人很欣赏Spike的摄影技术,给他提供了为杂志拍摄内页的工作。Spike不久后就带着从母亲那儿得到的Olympus OM1相机,搬到了加尼福利亚去追寻自己的摄影梦想。

搬到加州的Spike在给BMX车手拍照时也因此结识了一帮经常和车手共享道具的滑手们,Spike的拍摄兴趣很快转向了滑板。当时和Spike一起玩滑板建立起深厚友谊的就有当时刚成立不久的Blind滑板创始人之一Mark Gonzales。80年代早期,Spike和年轻的Blind滑板队伍混在一起拍照片,当时队伍里有包括Jason Lee、Guy Mariano和Rudy Johnson在内的pro滑手。在这一时期内,Spike凭借独特的摄影风格而出名:广角鱼眼镜头、夜间闪光灯、以及长曝光这些元素,在当时运动摄影界极为少见。


Natas Kaupas shot by Spike Jonze


Jeremy Klein shot by Spike Jonze

19岁的Spike Jonze得到一台Nikon FM2相机,并开始在Transworld Skateboarding杂志当摄影师。Spike为Transworld拍了很多期杂志封面以及pro访谈专栏的照片,他的摄影技术也逐渐成熟。

2.小有名气后,你要开始从平面摄影转向滑板视频。

Spike Jonze曾经为Steve Rocco创立的World Industries滑板公司拍摄了第一个平面广告。1989年,World Industries成立一周年时,Spike毛遂自荐为他们拍摄滑板视频。老板Steve Rocco直接给他公司信用卡,给他买了一台Panasonic Super-VHS摄像机,然后Spike用这台摄像机拍摄了自己第一部滑板视频Rubbish Heap。从此打开视频剪辑的大门。

接下来,Spike Jonze为Blind Skateborads拍摄了风格独特的滑板片Video Days。该片于1991年发布,是滑板片历史上令人称道的一部作品,Spike Jonze有趣、精准的摄影风格也由此影响了后来诸多滑板视频,这份少年心气一直延续到他后来更多作品中。

Video Days视频是由Sony Hi8拍摄而成。

“我喜欢Hi8摄影机是因为它很轻巧。拍Video Days时我就把它放在鞋盒大小的包里带出去。你能轻易把Hi8举过肩膀踩着板在街上拍。这大概是历史上第一部价格亲民的便携摄影机了,它让我能够拍摄更多滑板视频。”
—Spike Jonze

Spike Jonze拍摄滑板片的特点在于关注滑手人物和叙事性,而非仅仅在于滑板动作本身。对于趣味的关注,才会有扮成卓别林滑板的Eric Koston和带着老鼠头套的Rick Howard。让滑板片讲故事,而非片段之间的机械连接,这点对于后来的滑板视频影像深远。

3.然后机会来了,你开始给知名乐队和音乐人拍摄MV。

1992年,Mark Gonzales在某次噪音朋克乐队Sonic Youth演出结束后,把Video Days的录像带塞给了乐队成员。贝斯手Kim Gordon被Video Days的风格所吸引,找到了导演Spike Jonze希望他能为乐队单曲《100%》合作拍摄有滑手参与的MV。Spike开始跟着MV导演Tamra Davis一遍学习一遍拍摄。之后Spike又接拍了The Breeders乐队的《Cannonball》。


Sonic Youth 100%

到了Beastie Boys的著名单曲《Sabotage》的MV时,Spike玩坏了Canon Scoopic和Arri SR 2两台摄像机。拍摄第一天时,Spike想要得到一个水下的镜头,即便他把摄像机包在了塑封袋里,但糟糕的是不仅拍摄效果模糊,水还渗进去泡坏了摄像机。吹干摄像机里的水后,他们打电话给出租处谎称摄像机不工作,结果第二天就换来一台全新Arri SR2。在拍摄一场飙车戏时,固定摄像机的带子断了,机器沿街滚了下去。第二台摄像机也摔坏了。

“我总是把摄像机看做是达成目标的手段,而非特别珍视的物品。这大概和我对滑板的态度类似吧:我喜欢拿到和组装新滑板,但从来不会很小心地对待它们。滑板和摄像机都是为了创造。我可以扛摄像机冲坡,把摄像机绑在车顶,或者做任何危险的事,只要能得到我想要的镜头。”
——Spike Jonze

Spike Jonze拍摄MV的乐队/音乐人包括:Weezer、Beastie Boys、Dinosaur jr、Fat Boy Slim、Bjork、Jay-Z等等或地下或主流的大牌,他的摄影让这些音乐作品以更直观的视觉形象留在了人们的脑海,成为MTV时代的经典。

5.拍摄真人秀、电影和广告,成为职业导演

Spike Jonze和儿时好友Johnny Knoxville在2000年开始一起制作电视真人秀《蠢蛋搞怪秀》(Jackass)。这是一档充满了危险、自残、无厘头恶作剧的真人秀节目,简单来说就是“花样作死”。这档节目在MTV频道从2000年播放到2002年,还出过几次大电影。

2003年到2008年中,除了继续参与制作Jackass外,Spike Jonze也为Girl/Chocolate/Krooked等滑板公司拍摄了滑板片,还接受了诸如IKEA、GAP、Adidas等品牌的商业广告片拍摄,作为导演的知名度越来越高。

与Ty Evans合作拍摄了Girl Skateboards的长片Yeah Right! 这部滑板片因为配乐独到、长度惊人以及用到之前滑板片从未涉足的特效而著名。Spike Jonze满脑子的疯狂念头也在这部片中得以实现,比如在滑手做完动作的同时就引爆道具,虽然很危险,但最后出来的效果也十分震撼(幸好没有人受伤)。

最最令人惊艳的经典片段,是这部片中的“隐形滑板”部分。拍摄时使用贴上绿幕的滑板,后期将视频中的滑板全部抠掉,呈现出滑手飞翔的神奇效果,不得不佩服Spike Jonze的创意。


Invisible Skateboard from Yeah Right!

Yeah Right!片中还有个小彩蛋,邀请了喜剧演员Owen Wilson来出演一个话痨滑手。开拍前Spike Jonze寄给Owen Wilson厚厚一沓台词,里面充满了各种滑板招的名称和专业术语。Owen Wilson回电话给导演,说他花了三个小时才看完,“简直就像外星语言,根本没法背下来”。但一周之后,Owen Wilson出现在了片场,于是有了以下片段:


Yeah Right!-Owen Wilson

最后呲杆的部分其实是由替身Eric Koston完成的。不过之后真的有看过片子的滑手被唬到了,见到Owen Wilso问他:“哥们你还玩滑板?!”

回到真正让Spike Jonze出名的电影创作,有两部电影值得一提。1999年的《成为约翰·马尔科维奇》是Spike Jonze执导的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电影作品。这部真·脑洞大开、充满隐喻的电影被当年奥斯卡提名最佳影片入围。2013年,Spike Jonze用一部讲述人工智能的故事片《她》获得奥斯卡和金球奖最佳影片提名,最终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

6.初心不变,回归滑板

现在的Spike Jonze不仅是一名获奖无数的职业导演,但剥开所有头衔,他仍是一位滑手。


2016年Girl Skateboard以Spike Jonze摄影为主题推出的一季板面


Spike Jonze大概是导演里最厉害的滑手,滑手里最帅的导演了:)

“滑板已经是我的一部分了,它深刻地塑造了我,也正是我能走到现在的原因。我最初成为摄影师是因为滑板,拍摄视频也是因为滑板。现在滑板的人太多了根本不是事儿,但80年代我高中时有很多人非常痛恨滑板。所以我们那时候更多是想自娱自乐吧。现在回看我原来拍的滑板视频,我会思考我是否拍出了那种感觉。我看到Mark Gonzles在Blind里的片段,会非常庆幸是自己在摄像机背后记录下充满风格的时刻。我一直在寻找这种感觉:为滑板而震撼,为和朋友们在一起而震撼,为活着而震撼。”

—Spike Jonz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