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于美国,滑板文化在俄罗斯并没有叛逆光环围绕

​​​

(photo:@Kirill_Savchenkov)

自我反省一下,提到俄罗斯,闪过脑海的总是伏特加、鱼子酱还有刻板印象中彪悍的民族气质。感谢风靡全球的世界杯把俄罗斯重新带回我们的视野,因为实话实说,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俄罗斯滑板像是失落的古老文明,被人们遗忘抛弃了。我们尝试从历史、艺术作品、滑板品牌、滑手四个方面勾勒俄罗斯的滑板轮廓。

 萌芽:苏联马戏团

早在20世纪70年代,几家国际贸易公司就把滑板带到了苏联,不过和我们认识的滑板不同,当时的苏联工厂制作生产的滑板只适用于马戏团和电影表演,做不了任何技巧动作,也不能适应街头地形。

 1988:Thrasher和戈尔巴乔夫改革一起来了 

1988年,在著名的“东欧剧变”之前,苏联改革前一年,《Thrasher》杂志的两名记者选择“登月”俄罗斯,考察这个陌生国度滑手和滑板文化——经典的《Thrasher》列宁像前的滑手封面诞生了,广为人知的“SKATERS OF THE WORLD UNITE”出自同期封面。

随后的1991年,伴随着苏联国旗从克鲁姆林宫缓缓降下——苏联正式解体,强大的苏维埃轰然坍塌。经济改革失败了,但是审查制度的取消终于彻底改变了俄罗斯人对滑板文化的看法,随后的几十年间,滑板从一项鲜有人参与的小众爱好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发展成为俄罗斯青少年中最受欢迎的运动之一。

 

(1988年 Thrasher 杂志封面“列宁画像前的滑手”)

 俄罗斯的街道蕴涵复杂情绪和历史伤痕,曾经这里的空气里弥漫着权力的味道,制度化控制着所有的公共空间。对俄罗斯青年来说,开放的公民社会是他们没有玩过的全新版本。滑板成为了俄罗斯青年实践创新,探索空间,发现自我的载体,这是专属俄罗斯的滑板文化,无关叛逆和抗争,只有年轻人渴望的自由探索和实践,对俄罗斯人来说,当人体和城市建筑碰撞的时候,滑板就诞生了。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给我点儿肉给我点儿血,换掉我的志如钢和毅如铁,快让我哭快让我笑哇,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崔健《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

 

 6月28日 巴西 对阵 塞尔维亚(莫斯科) 

莫斯科艺术家 Kirill Savchenkov 2016年在伦敦启动了他的滑板博物馆项目,通过摄影、艺术装置、电影短片来展示这个世界上最大国家的滑板历史和城市空间的联系。

(KirillSavchenkov 的城市滑板地形摄影作品)

“滑板博物馆是一个研究俄罗斯滑板青年状态的一个项目,不仅仅是作为一种亚文化,而是它提供给滑手滑板技能和经验,它对身体和意识的影响以及对观察城市角度的变化。”

​(KirillSavchenkov 的城市滑板地形摄影作品)

今年27岁的摄影师 Stas Galaktionov 同样来自莫斯科,少年时期深受滑板文化影响,他的《young》杂志记录了俄罗斯首都莫斯科滑板青年们的生活状态:在滑板之外的时间,抽烟、放松休息、闲逛以及所有转瞬即逝的美好瞬间。

(《Young 》杂志)

“受到 Tony Hawk 滑板游戏的影响开始滑板,我是一个滑手,所以我决定捕捉这些瞬间,这些不为人所关注的时刻以及充满精力和梦想的年轻人,即便我以后不滑板了,这些经历和瞬间也都已经在我的 DNA 里根深蒂固。”

(《Young 》杂志)

加州艺术家 Julian Klincewicz 将自己2015年造访莫斯科的视觉日记做成了杂志《ЖУРНАЛ》,对 Julian Klincewicz 来说和好友 Gosha Rubchinskiy,Tolya Titaev 旗下的滑板队伍每天一起滑板经历十分新奇。

(视觉日记《ЖУРНАЛ》)

“这让我想到了我刚开始滑板的时候,所有事物都是新鲜的,每天都很兴奋去看新的景点,学习新的东西,莫斯科的建筑比加州要古老的多,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更有趣,更有挑战性,更容易创造出独特的风格。”

(视觉日记《ЖУРНАЛ》)

 “滑板是最后的亚文化之一”

 —— Gosha Rubchinskiy 

提及青年文化、俄罗斯、时装,Gosha Rubchinskiy 的名字显然是绕不开了。1984年出生在俄罗斯莫斯科,成长期恰逢苏联解体,即俄罗斯最混乱的十年,街头出身的 Gosha 深受东欧青年文化影响,2002年接触街头摄影以及滑板文化,2008年推出同名个人时装品牌,一时风头无二。今年四月,由于对商业化的时装产业的倦怠,Gosha 在社交媒体上突然宣布 Gosha Rubchinskiy 停业,决定将精力投入到与好友 Tolia Titaev 共同创立的滑板品牌 PACCBET 中。

(PACCBET 视频)

表情冷峻形象消瘦的滑手,低清略带迷幻意味的剪辑,都是 PACCBET 滑板片的标志元素。

(PACCBET 产品型录)

PACCBET 寓意“日出”美好的开始,2016年 Gosha Rubchinskiy 与滑手好友Tolia Titaev 共同创立,“PACCBET 是一家100%滑板公司,从定价到设计都是为滑手服务,我们有自己对滑手和对滑板的理解。”

如今,在90年代长大的俄罗斯年轻一代,用滑板来诠释他们与城市空间互动的体验。

在这里,苏联的高压建筑和现代主义的杰作,与90年代的资本主义与现代社会的暴力冲突相冲突。通过摄影、电影和当代艺术,引导年轻人自我表达,青年文化从来都不会讨好所有人。滑板成为研究的对象,是一种艺术工具,一种记忆的媒介,一种生存的线索,也是理解俄罗斯的最好方式。

 俄罗斯滑手在上海,「SHMARA」预告

你不一定非要穿过边境线才能看到俄罗斯,经过了半年的筹备,现居上海的滑板摄像师「DJ」James Davidson 带来了他的滑板 vx 新作「SHMARA」,为我们展现了居住在上海的俄罗斯滑手的真实生活状态。​​​​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