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 of Vans 广州站圆满结束,澳大利亚 FAST TIME 滑板店的 Jesse Noonan 赢得 #offthewallride# 大赛的总冠军,独得一万五千元现金大奖!

这两天比赛之余我又没管住嘴,跟不少前来参加活动的滑手一顿聊,带来最新一期#管不住嘴#滑板八卦。

 #offthewallride# 冠军  Jesse Noonan 

 

 

​先从冠军开始,Jesse 来自墨尔本,这次直接从上海飞来广州,因为此前一周在上海拍摄一个 Vans China 的交换计划,Vans 在上海租了一个民宿,连续四周,每周邀请全球各地 Vans 的赞助滑手来免费居住,滑板并拍摄视频。他已经滑板20年,Santa Cruz 有给他出过签名板面,所以算是职业滑手。

(Jesse 签名板面)

在聊到澳洲滑手与欧洲和北美滑手相比最大的区别在哪里时,Jesse 说:“我们可能更加放松,为了开心而滑,不去管别的事情,没有训练比赛这些东西。”

关于收入,Jesse 在澳大利亚开了个滑板学校,平时周一到周五教小孩子滑板,滑板学校和自己滑板的收入差不多一半一半。

滑板店冠军  Shogo Zama / Takumi Wada / ASOTA 

​昨天两人出战拿了店铺 #offthewallride# 比赛冠军的日本 UNOWN 滑板店的两位滑手 Shogo 和 Takumi 今天放松了很多,赛后我也跟他们聊了十块钱儿的。

他们来自日本神奈川,都不是职业滑手,Shogo Zama(右一)是 AM,只有产品赞助,Takumi Wada (左一)没有任何赞助。两人都有全职工作,Shogo 在海边小卖部卖饮料和食物,每天工作6个小时,下班后滑板;Takumi 的工作是挖掘海底隧道,每次工作要出海一个月,非常孤独;在日本想要拿到赞助实在太难;日本还是以美国品牌为主,目前最热的就是 Polar 和 Alltimers。

Shogo 前几周也来上海参加了 Vans 的交换计划拍摄视频,在上海住了一周,他对上海的地形和保安赞不绝口,因为在日本保安管的非常严;同时在上海滑板期间,他们也认识了很多热情的中国滑手,对于很多滑手真诚的帮助,他们由衷感谢!

说到日本就不能不聊奥运会,他们表示在日本同样也存在训练比赛型滑手和纯街头滑手,他们个人比较喜欢滑街,滑板不是一项运动而是一种文化(这一点看来还是全球滑手都能达成一致的共识),但是过去两年,日本政府修建了大量的滑板场,与日本滑手近几年水平突飞猛进应该不无关系。

收藏家  Jürgen Blümlein 

​在做滑板艺术展览之前, Jürgen Blümlein 是收藏 swatch手表的,源于在15岁的时候母亲送他的一块 swatch手表,直到2003年 Jürgen Blümlein 和朋友做了一个关于滑板的艺术展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于是第一次受邀去到柏林 HOV 展演,之后一步步的去了巴塞罗那,伦敦等城市;

越来越多的滑板旅行后,他选择了放弃收藏手表和坐在电脑前的工作,专注于做滑板文化的展览,于是2007年他们做了一本专注于滑板鞋历史的书《made for skate》和相关艺术展,开始更多的旅行;之后的几年里他和朋友又做了现在著名的《skateboarding is not a fashion》这本书,开启了全新世界巡回之旅;

(SKATEBOARDING IS NOT A FASHION 艺术展)

2016 第一次在上海遇见 panda mei,Jürgen Blümlein 就喜欢上了他的创造力和风格,他问 Vans China 是否可以获得一份收藏品,于是 panda mei 用了一年,做了一款陶瓷的做旧滑板鞋送给 Jürgen Blümlein  当做礼物。

(二人互换礼物)

(陶瓷做旧款 sk8-hi)

首尔滑板店老板  Mike wonjoon lee 

Wonjoon Lee 在首尔经营一家滑板店 Savour Skateshop,去年刚刚开业。上周带他们的赞助滑手,年仅16岁刚滑了4年的小滑手 Juwon Eun 来上海也是参加 Vans 的交换拍摄计划。看到这里是不是已经非常期待这部片子了,我私下已经看了几个 Juwon Eun 在上海拿到的动作,怎么讲,韩国之光了!)非常遗憾因为要赶着回韩国参加奥运的训练,Juwon 没能前来广州参加本次 House Of Vans 的活动。

(Savour Skateshop)

(16岁小滑手 Juwon Eun)

Wonjoon 给想去首尔滑板的滑手一个建议就是晚上出去滑,因为白天保安都非常厉害,很难滑到什么好玩的 spot。

 Vans 韩国市场部经理  Brian Smith 

中国滑手的老朋友 Brian 去韩国担任 Vans 韩国市场部经理一晃也已经三年了,他觉得韩国滑手的总体水平还是比中国要差一点,全国差不多有五六个很高水平的滑手,今年年底会有一个韩国滑手的片子出来,可以关注一下。

香港滑板店 HKIT  老板 KIT

 KIT 是香港滑板店 HKIT 的老板,说起前不久的山竹台风他还是心有余悸,台风把他店铺的照片吹歪,政府给他电话责令一个小时内拆除以免造成安全隐患,如果政府派人去清理,需要收费十几万港币!!!最后他赶紧自己找了一个师傅,花费3000港币拆掉。

他说现在香港买板的新人也很多,但是跟大陆一样,基本买完就再也见不到了,而且香港的滑手有点被众多的滑板场宠坏了,很多人都不出来滑街,这是他们面临的比较严重的问题。

说了这么多已经口干舌燥了,House Of Vans 广州站最后一项活动烤肉大爬梯马上就要开了,我们去吃肉喝酒了兄嘚。

​​​​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