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滑手对医疗保险的看法 - KickerClub


职业滑手经常玩那些大道具看上去很帅同时面临很大风险,摔坏了也是常事,于是滑手们的医疗保险一直都是一个问题,究竟滑板公司能为滑手做什么还没有明确标准,那么究竟滑手保险是不是需要呢?美国PRO们对医保怎么看的,我们带来了这个Jenkem访谈。
HOW DO PROFESSIONAL SKATERS DEAL WITH HEALTH INSURANCE?

Fred Gall 去年在哥本哈根摔得很惨。他咳血去了医院住了几天,结果被诊断出断了几根肋骨,手术过后来了张$18000的账单。他说:“我没有保险,而且我根本没鸟医院,他们把账单发来时,我扫了一眼就撕了。我拿到的医院账单还有迈阿密医院,拉斯维加斯的医院,凤凰城的医院,新泽西的医院,还有纽约的。”Alien Workshop的 Chirs Carter 帮他付了两家医院的账单,这也是他差点从赞助商那里拿到保险的一次。

大家很容易对滑板的危险性掉以轻心。我们踩了立面,从五级台阶摔下,经常从高处跌倒在地上,职业滑手的角色充满了刺激性同时还有风险,传统的产业对此并没有什么保证。

职业滑手是美国很多没有医疗保险中的一个群体。美国的医保体系是出了名的低效率而昂贵。尽管前总统Obama推出的Obamacare自从2010年就开始解决这些问题,但是现在被另一个胖子废除。现在是时候考虑一下职业滑手的医疗保险这个话题了。

要研究Obamacare如何影响滑板人的,首先我们要了解它是如何运作。Fred Gall之所以没有拿到保险并不是因为他的账单会让赞助商破产,而是他根本不是赞助商名义下的员工。

从法律上看,职业滑手和职业高尔夫选手一样,都是赞助商的独立外包商,他们签下的合同是外包的类型。滑手们签下的合同是金钱和服务上的交换:“如果他这么做,我们就付给他这么多钱”,而不是成为旗下的正式员工。这种合同广泛存在于艺术家、电影人、销售等等行业。正式员工可能拿到$401000的保险,而其他这些人就要靠自己了。

其实大公司帮付医保并不是闻所未闻,有的大公司做的甚至更多。Joey Brezinski告诉我们红牛总部有一个专门的训练设施,这里对所有有红牛赞助的运动员开放,里面的理疗师可以帮助运动员迅速回复战斗力。“这是所有赞助商里做的最棒的一个”,Joey说,“红牛希望我们恢复得更快更好”。不过红牛也没有帮他们交保险。Joey通过一个中介每个月要付$600去交保险。

在我看来,不交医保是这个行业的规范。“或许有例外,比如你是Rick Howard,是Girl的老板”,Lee Berman,CONS 的TM告诉我们,“我并不知道有哪个PRO从赞助商那里拿到医保的”。他说很多CONS滑手都没有医保,有些还归属于父母医保旗下(26岁以下),也有不少自己买的私人保险。

Obamacare 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个人强制性,意思是每个人必须从他的工作单位或者自己去保险公司买保险。联邦政府为贫困阶级提供的 Medicaid 保证将提出补贴方案给那些刚好无法覆盖到的人群。

不过这种补贴方案对 Kevin Coakley 并不适用,他今年申请被拒了。“我朋友去年办了,结果保险费用降得惊人,一个月才$40到$50,我想他能这么做,我也可以,于是我也申请了,他也帮我申请了。结果我的这种补贴办下来,$500一个月!”Coakley找到负责人说自己赚的很少,没办法交那么多,但是还不足以降到$350/月。”这保险太贵了,我不能保证每个月付几百刀,谁知道那保险我能用几次呢。”

Kalis 一家人也没拿到这种补贴。Josh Kalis 说在法令实施之前,他给家人买保险“比如我摔断腿了,或者是我女儿病了需要开药,只要在5000美元之内,我们都不用付钱。”

但是Obamacare提高了保险的覆盖标准,所有计划都需要具有与员工保险类似的基本健康福利。“我需要重新调整我的医保来满足这个标准,现在标准是我必须要有孩子,必须要是处方药,而且我还要给一堆家人不用的东西付钱。我们真正担心的就是生病住院了或者手术的钱,医保从$340涨到了$1200一个月。”

每个月的医保翻了三倍,毫无疑问,这让Josh陷入困境。“DC 或者 Kayo 或者其他赞助商说我们这几个月要缩减下你的薪水因为我们在别的方面要用钱,我一点儿都没问题,但是我的医保还是那么多。每个月拿10000交1300和每个月拿5000交1300差别是很大的。”最终Josh放弃了医保,但是,“我立刻得到了罚单,说如果我不继续医保,那么我的税就没办法退回。我现在不交W2保险,就被罚1099,所以我每个月不交,都要被罚。”

Tum Yeto 从没给滑手交过保险,但是他们鼓励滑手自己去买。而且他们会给滑手提供一些补贴,来报销一部分无法覆盖的医疗费用。“滑手们会签一个合同,他们付80%钱,我们贴20%”,Mike Sinclair(Tum Yeto TM)说,“滑手们逐渐放弃交保险,所以我们也暂停了这种补贴。”他仍然强调在出事时保险的重要性“现在任何一个新人,我们都会确保他有保险,因为什么都可能发生,我自己曾经做一个最简单的动作把膝盖搞坏了。”

滑手变老了之后,保险变得更佳必要。有的滑手成家了,有的感觉到自己变老了,很多看医生的时候都跟自己滑板没有关系。Dan Drehobl因为戒酒,从2012年开始体重急剧下降,快瘦了30磅的时候他开始注意到自己的不同,于是开始找医生:“最突出的特征就是我每天都很乏力。我每天去滑板试图滑一天,但是通常都是我躺在草丛里睡一天,我找了很多医生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情况,我觉得我自己是得了慢性疲劳综合征。”

最后结果查出来是1型糖尿病,一种遗传性疾病,需要终身的医疗护理和处方药辅助,每个都不便宜。不过Obamacare规定任何保险公司不能以曾经病史来拒绝保险或者提高保险价格。“现在我可以得到所需要的任何治疗,不过我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因为现总统对Obamacare的驳回以及国会的举动让我对未来充满担忧。”

他同时提到了现在禁止保险公司拒保的条令,如果被取消了,那么不仅仅是有糖尿病的滑手会担心,所有医疗记录都会被公布。保险公司这样就会收取高昂的保费。一个滑手如果曾经做过手术,便会被认为是高风险人群。他们现在可以交着同样的保费,但是如果条令变了,就会有很多PRO不得不取消医保。

即使公司提供了保险,Fred Gall也不会在他职业生涯的晚年得到保障。“他们这时候会让你走,太坑了。我仍然继续滑板,但是没人给我钱”。他说自己在纽约的工作曾经让他得到过一段时间的Obamacare保险,但是后来没了,他在努力申请。“我从6月份开始就在申请,他们说要三个月的保险小票这种东西,我带来了所有的东西,然后他们说会联系我,然后没下文了。我给他们打了一堆电话,他们都在踢皮球。后来我医保停了几个月,结果得张$1700罚单。不管怎样,我还在努力工作去争取Obamacare”

美国总统发言人 Paul Ryan 承认法令会有所更改而且Trump的行为会是一颗重磅炸弹。预计法律的更新将继续推行到2022年,所以未来的影响还不能确定,说弗雷德的情况是法律所针对的情况可能性似乎并不大,他们只是提醒我们需要的是人人负担得起的医保政策,不过有些时候他们只是官僚的一个筹码罢了。

法律终将推出,滑板人也将继续滑板,不过我们只是希望滑手们可以痛快摔一下而已。

翻译自:Jenkem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