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反奥运比赛」在2020东京奥运之前,率先呈现了滑板的真实面貌 - KickerClub

蒙特利尔 Dime 滑板团体再次将全球滑手召集在了一起,他们在蒙特利尔奥林匹克公园门前举办了盛大的奥林匹克中心比赛。

平常并不会深入滑板的时尚大刊 GQ 和新闻大刊纽约时报也被惊动,动身加拿大用相机捕捉滑手,并写下「Inside Skateboarding’s Wildest Anti-Competition / 细观滑板界里最野的反常规比赛」,和「Skateboardig’s ‘Anti-Olympics’ / “反奥运比赛”的滑板」两篇文章。

我们为大家进行了整理,来看看两大主流时尚/新闻媒体,对此次滑板比赛最感兴趣的到底是什么?

上周五,Greta Thunberg 在蒙特利尔发起了一场超过 50 万人的青年气候游行。这位瑞典环境活动家一直被认为是全球最具青年影响力的人物之一,霸权阶级眼中的青年麻烦——从这一点出发,她和接管蒙特利尔街道,同样在上周在奥林匹克中心举办 Dime 赛事的滑手们有共同之处。

T-Funk/左,Wecking Ball/右

无论滑板是不是奥运项目,滑板群体都是最独特最富创造力的人们,当滑手站在与传统比赛敌对的位置上,赛事规模越大,反对声音就越强烈。

当你把“滑板”和“奥运会”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你很难得到太多真正滑手的支持——你可以随意问一个滑手对待东京 2020 首届滑板项目的态度,你就能找到答案。但是这场赛事有所不同。

Simon Bannerot – streetplants

Dime 是一个不生产滑板的滑板品牌——是一个联系全世界滑手的友好纽带。这个创立于 2005 年的闲散蒙特利尔滑板团体,从最初发布本土滑板短视频发展至今,成为了最具影响力的滑板内容团体。

Phil Lavoie – Dime 创始人之一

在一座拥有无数个开放公园和宽松公共空间法律的城市,滑板文化茁壮发展——也许是因为——这里只有5到6个月时间不被冰雪覆盖。温暖的天气和明媚的阳光显得弥足珍贵,你必须要充分利用起来。

由此,蒙特利尔发展出了一种极高水准和及其强烈的积极滑板氛围。在过去的几年里,Dime 的视频在滑板圈火速积攒了大量人气,同时也成就了蒙特利尔的滑板圣地地位,与巴塞罗那,哥本哈根,费城齐名。

“我们从来没有打算把 Dime 做成一个真正的品牌,”创始人之一 Antoine Asselin 在活动现场说。

“最终我们做了一些短袖,一直发展到了今天。”在创意总监 Vincent Tsang 的帮助下——他巧妙地混淆了黑色幽默和真挚情感之间的界限,通过这个奇妙的视角,从 90 年代运动服饰,滑板文化以及奢侈服装中获取灵感, Dime 的产品也同样获得了极高关注度。

Wecking Ball – 360 flip

现在,你可以在 Dover Street Market 和 Trés Bien 这样的高级时装店铺的货架上看到 Dime 产品,同样,你也可以在蒙特利尔罗兰大道的 Dime 店铺里买到它们。

Tiago Lemos – Ollie 过野餐桌

但是如果你不能理解他们的比赛内核,那就很难领会到 Dime 精神。在此之前,Dime 举办 Glory Challenge——顾名思义,疯狂,荒诞,有趣。Dime 邀请全球各地的滑手到蒙特利尔参加泡沫坑擂台赛,钻火圈,大家如约而至。Dime Glory Challenge 不只是一场盛大的怪诞的狂欢,更证明了全球最优秀的滑手们同样可以和这群法国裔加拿大人打成一片。

Dime Glory Challenge 在过去5年中逐步发展为最著名的滑板赛事之一,每年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从世界各地赶来朝圣,现场感受地球上最具创新精神和感染力的滑板赛事。吸引到的人群总比预期更多更躁动;火焰越烧越热,越升越高。

“Glory Challenge 就像 WWE 一样。”Asselin 说。

Alexis Lacroix

在过去几年里,活动持续致敬着滑板历史。2015 年,参赛滑手们进行窄台挑战以致敬90年代传奇滑手 Joe Valdez。其他原创挑战如 2017 年的“美式角斗士”,参赛滑手们在泡沫坑围绕的拳击台上进行决斗。滑手们甚至会在喷火的滑板道具上完成动作。

今年 Dime 对活动内容进行了改动,将活动重心重新放在了滑手最擅长,最简单的事情上——滑板。

暂停 Glory Challenge 的决定有一部分是出于安全考虑。Tsang 说:“有人差点滑死。”

所以上周的奥林匹克中心比赛声明写的十分滑稽:“备战 2020 东京奥运,全球顶级滑手将前往蒙特利尔为奥运荣耀而战。”

Dime 邀请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 60 位滑手,其中包括 Tony Hawk 的“哥哥”——Mike Hawk!

这座场馆最初为 1976 年夏季奥运会所建,承办过蒙特利尔奥运会开幕式,随后成为了蒙特利尔展览中心。转眼 2020 年即将到来,自 90 年代中期以来,这座承载历史的场地成为滑手聚集的经典地形,体育场和野兽主义建筑让这里重获新生。

当天活动从 Vans 碗池开始(去年夏天建造,很多街头滑手都没有进入场地,直接去了后院抛台),随后举办了3场主要活动:陡坡行进中的野餐桌障碍物,斜台接陡坡底部,大楼梯地形周边是壁挂式栏杆和石台。活动运用了大量混凝土墙和特质的抛台,野餐桌等道具,难度直线上升。滑手们火力全开,在空中,地面来回穿梭,一旦完成动作,马上就会收获人群中山呼海啸般的庆祝。

Mark Suciu

“很开心他们认为我还挺酷的,”流言呼声甚高的 Thrasher 杂志年度滑手候选,干净风格滑手代表 Mark Suciu 说。“我从没有被邀请过,我一直都以为是因为我不够酷。”

Suciu 没有撒谎,他疯狂的表演证明了他激动的状态,以一个流畅的 Switch bs 5050 下巨大混凝土 Hubba 为当天活动画上了完满句号——先后完成两次,认为第一个不完美,重新做了一次。很多人都知道完成这样的动作可以需要拍摄好几天,Suciu 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Mark Suciu – Switch bs 5050

当我问他为什么会不计回报地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卖力的滑板时,Suciu 说: “你来这里和一帮疯狂的人一起滑板。总有人会做比你更难的动作。当有了他们打样,你就很容易跟上节奏提升难度。”

Suciu 状态极好。“我刚刚拍完了我的个人视频,现在日程表没有任何安排,所以我很放松,可以只做任何想做的动作。”

Suciu 不是唯一一个不计回报享受活动本身的滑手—Tristan Funkhouser aka T-funk,Tiago Lemos,Brad Cromer,Mason Silva,Ryan Decenzo,Andrew Reynolds 和其他一众滑手都收获了各自的荣耀。

蒙特利尔知名滑手 Pierre-Yves Frappier – frontside noseslide

“这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太多,”Asselin 说。“这个场地太疯狂了,每个人都全情投入。”

当天比赛之后,没有硬纸板支票或者领奖台——只有一堆绑在高尔夫车上,播放着 90 年代 R&B 曲目的扬声器以及一场即兴舞会,Alexis Lacroix 主导了这一切。一切看上去和另一个即将在东京上演的奥运滑板直播赛事完全不同。当然,获得金牌的滑手会获得荣耀——不过至少和这里的荣耀不太一样。

图文来源:GQ、纽约时报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