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屏的愤怒,当滑手砸烂他们的滑板 - KickerClub

不同于现在我们常说的“完美/干净的风格”,在 90 年代末和 00 年代初,无尽的愤怒感和挫败感是滑板视频的重要组成部分。

你可能会看到最喜欢的职业滑手们把滑板扔得到处都是,嘶吼着撕破他们自己的衣服,用拳头猛击身边的墙壁,或者直接把滑板踩断。很明显,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生气,这些情绪爆发的范围从最直接的个人挫折感到发展为精神混乱的状态,直至疯狂的错觉消失。

亲眼目睹这些“愚蠢的怒火”通常令人不安,甚至觉得可怕。但如果看视频的话,它们可能会变得非常有意思。在个人视频的开头如果有一个发怒或者猛摔的镜头,你可以瞬间了解到他们有多努力,多努力,多努力地推动自己去拍摄你即将看到的精彩瞬间。

这些镜头所传递的信息是:在短短几秒钟内闪过屏幕的大多数动作,实际上是艰苦的身体和精神斗争,有时需要滑手付出几个小时、几天甚至几周的努力。下面这六部视频似乎是过去的事了,但这些记录了滑手发怒时的视频,依旧令人印象深刻。

– 前方高能,未成年人请在父母的陪同下观看 –

– 本视频内容均为专业人士提供,请勿在家模仿 –


📽️

AVE – The DC Video

Lindsey Robertson – Dying To Live

AVE 做到了这一切:他与毒品作斗争,戒掉了酒瘾,在 2015 年赢得了 SOTY 年度滑手,还与 Jason Dill 同创办了滑品牌 FA……他的职业生涯和取得的成就令人惊讶。他曾经也在和更难的动作作斗争,这就衍生了很多史诗级的怒火。

0: 00 – AVE 片段
4: 03 – Lindsey Robertson 片段

这个疯狂的片段来自 2003 年的「The DC Video」视频, AVE 在镜头展示了各种各样砸烂滑板和发怒的方法。你以为最精彩的部分是当着一个自行车上的孩子猛烈地把滑板扔向柱子?不不不,接下来的部分更好。

ZERO 的视频中总会有很棒的配乐,视频里也全部是认真玩滑板的人,而且各个喜欢干大地形。当「Dying To Live」2002 年发布的时候,Lindsey Robertson 还是新人,你甚至不觉得他适合 ZERO 滑板:小个子,戴眼镜,一幅文质彬彬的书呆子模样。最重要的是,他爱做 heelflip,这是有争议的,而且他还会做 heelflip indy grab,在当时大多数滑手眼中这是非常不酷的。

但毫无疑问,这家伙拿下了那些台阶和大 gap。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片段开头是他发怒的到处砸滑板,破坏周围的一切,而背景音乐则是一首调节情绪的雷鬼音乐《The Wailing Wailers – Simmer Down》。

看着他们我实在无法生起气来……

📽️

Ed Templeton: This Is Skateboarding Outtakes

Kerry Getz: Skate More

说实话,Ed Templeton 并不适合当一个愤怒的人,因为他不仅是有史以来最具影响力的滑手之一,还是一个素食主义者、艺术家,甚至曾在采访中哭过。Ed 是个敏感的,具有艺术天赋的家伙,但他还是没能幸免于“老式怪癖”。

0: 00 – Ed 片段
2: 36 – Kerry Getz 片段

在 2003 年拍摄这部「This Is Skateboarding Outtakes」时,Ed 真的被逼疯了,他把滑板用力撞到墙上,但是滑板弹了回来,正中他的嘴唇。他顶着肿胀的嘴对镜头说,“太愚蠢了……别乱丢你的滑板,这太蠢了,然后你就会发疯。”事实上,除了肿胀的嘴,我猜他也获得了“快速冷却”技能。

恰好相反, Kerry Getz 可能是他那一代人中最出名的爱发飙的人,他常常被描述成一个有脾气的冰球运动员,这为他赢得了一个合乎逻辑的绰号“Hockey Temper”。2005年,他在 DVS「Skate More」的出场,无论是用头撞滑板,还是一系列不同的砸板动作,或者无尽的嘶吼,都不仅仅证明了他的愤怒问题,也的的确确能引起你的极度舒适。

然而当正片来袭,伴随着 Alphaville 的歌曲《Forever Young》,接下来的部分是积极且愉快的(刚才的也愉快),你可以慢慢欣赏他的平衡技巧。

Kerry Getz

📽️

David Gravette: KOTR 2016

Bryan Herman: Chicken Bone Nowison

Jenkem 认为,和以前相比,现在的“滑板怪人”仍然很常见,但如今的滑手更愿意不公开展示自己愤怒的一面,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我们在视频中看不到太多愤怒爆发的时刻。随着社交网络的兴起,滑手对如何推销自己有了更多的控制权,很少有人为了点赞量而把自己的坏脾气展示给大众。而且滑板都遍布时尚,潮流,奥运会了,谁还发脾气呢?

0: 00 – King of the Road
9: 22 – Bryan Herman 片段

但有时怒火还是会渗透进来。2016年「King of the Road」中,David Gravette 接受了飞过超高栏杆的挑战。这并不容易,他失败了很多次,以至于发疯到尖叫,捶坡道,捶滑板,直到他的指关节流血(跳到 3: 41 直接看 David 发脾气)。显然这不是 David Gravette 唯一一次这么干了,但「King of the Road」才是展示它的完美媒介。

最后,我们不得不花一点时间来承认,当滑手发怒时,通常只是对自己感到愤怒,是一种没有受害者的“犯罪”行为,但也不总是如此。2009 年 Bryan Herman 的「Chicken Bone Nowison」视频就是最好的证据,猜猜你把愤怒发泄在一个保安身上时,会发生什么?

这算不上实打实的打架,但他依旧把保安重重摔倒在地,然后对着他大喊大叫,这是相当危险的行为,对于他俩来说都是。希望这个业务能力不太行的保安没有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

素材来自:Monster Children,Jenkem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