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非要看滑板历史不可?LOVELETTERS 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 KickerClub

LOVELETTERS TO SKATEBOARDING 最新(也许是最后)一期讲述了日本文化,而主持人 Grosso

对滑板进入奥特别有意见,并希望通过这一期节目,让大家认识日本的滑板文化以及社群,而不仅仅把它当作一项运动。

 

“这期视频其实录制于 2019 年,剧组 SIX STAIR 在日本的最后一天,他们接受了 VHS 的采访,这里他们讨论了一切的起源,滑板的变化和依旧存在的重要独特性。”


 

 

VHSMAG (V):你们两个创办 Six Stair 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Buddy Nichols (B):我当时在电视台工作,Rick 搬到了纽约。我们都为电视台工作,但同时我们都想拍一个 Super8 胶片滑板作品。于是在 1999 年,我们合伙做了这件事,当时玩了一堆碗池。

然后我们就从这开始了,继续以同样的风格拍了几部滑板片。后来我们通过 Peter Hewitt 与 Antihero 的人,在 2000 年拍摄了《Tent City》,然后不断推进……

 

Rick Charnoski (R):我俩绝对是因为滑板相识,我们都喜欢滑板,喜欢 Super8 胶片。

 

Nichols 和 Rick Charnoski

 

V:那么《 Loveletters to Skateboarding》的故事呢?

 

R:是 Vans 的主意,他们想和 Grosso 合作,因为他很擅长讲故事,而且他是个历史学家。他很有趣好笑,大家都喜欢他。

 

B:Vans 给了 Grosso 一双中帮鞋,但他们不知道这双鞋适合在什么地方穿。因此,我们制作了一个视频,让 Grosso 讲述中帮鞋,以及为什么它如此酷。这个视频让 Vans 看到了他的更多才华,就像,“我们不需要想一些复杂的营销方案,只需让 Grosso 谈谈为什么这双鞋很出色。”

Vans 当时希望他做一些类似于 Nine Club 的事情——坐在那里和滑手们交谈。于是 Vans 和我们谈论了这个项目,并和 Grosso 见面,大家一拍即合。

有趣的是,第一次拍摄 Grosso 本应立刻进入状态,但他整个周末都在躲避我们,因为他也很紧张,他不想做这件事。所以我们大家不停去劝说并鼓励他。

 

 

R:我记得以前节目一开始只有 3、5 分钟?

 

B:是的,在最初的40、50个节目中,它们都保持在 5 – 8 分钟的样子。每个都有自己的小主题。我们制作的第一个长篇是滑板和摇滚乐,那部片子有 24 分钟。

 

Loveletters to Skateboarding 滑板摇滚

 

V:这个节目怎么开始越变越长,越挖越深的?

 

R:真正改变我们的,我想是第七季。因为 Vans 想开一个电视频道。当时像 Instagram 这些事情都开始发生了。因此,这个节目的演变是与 Vans 一起试图找出如何最好地安排时间。

 

B:到了第七季,Vans 希望一季六集,每集两个部分,那时候我们开始让视频更长。

 

Loveletters to Skateboarding 第一季

 

R:我们想把它做得更长,但我们永远无法让观众坚持 15 分钟。所以才开始让每集变成两个部分。我们当时还在摸索,如果你现在回头看,你可以看到不同季的有趣演变。

 

B:自从开播以来,另一件变化很大的事情是网上的东西越来越多。而 Loveletters 在很大程度上是“网络聚合器”。人们喜欢看旧的滑板,传奇人物,以前的比赛,但没有人会坐着看一个小时的老视频,没有人会看完整个内容。

因此,这个节目的很多内容是,从所有不同的东西中找到最好的部分,并把它放在一起,让人们可以看一集 10 分钟的节目。而节目变得更长,是因为有更多的东西可以选择。

 

R:它确实在成长。在过去的十年里,媒体和我们的沟通方式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们也开始得到更多的人的贡献和帮助。

 

剧组拍摄中

 

V:有没有没内容可做的时候?

 

B:没有,因为人们经常向我们提出一些想法,我们会说,“我不敢相信我们没有做过这个。”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从 80 年代挑选任何一个滑手,把他们最好的照片和录像拼贴在一起,这很有趣。

另外 Grosso 对事物的看法也很有趣,在他的年代,没有多少人以一种有趣的方式看待事物。有些人很严肃,或者他们不记得了,或者他们不考虑了。但 Grosso 仍然每天想着滑板。

 

 

V:他说有些人不喜欢他做节目主持人。你们听说过这种事吗?

 

B:我们显然没有像他那样听到那么多,但我可以想象……不过我们在日本看到很多人为了和他合影而激动不已。而他只是参与其中,并与滑手交谈,因为他很感兴趣。

 

R:Grosso 很擅长这个,就是这样。有时我会想,“我们在这里要谈什么?我们要去见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人?”然后你坐下来,谈话开始了,你才会觉得,“这真的很有趣!”我们花了一段时间才真正意识到我们在做什么。

我无法想象有什么东西能发展得这么快,自我毁灭又自我重建了这么多次。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那样,它正辐射全球。然后你去和第一个玩杆子或者台子的人聊天,你会觉得,这一切都是有联系的。

 

 

B:Grosso 是在滑板的核心地带长大的,他看到了这一切,所以他一直是滑板的超级粉丝。如果你能让孩子们或任何人通过他们亲近的东西(比如滑板),对历史感兴趣,也许会让他们觉得,“这太酷了,我们有这些历史,我们是这些东西的一部分。”

然后也许他们有兴趣在更大的范围内思考这个概念,而不仅仅是滑板。可以激发大家向后展望的兴趣,这样显然你可以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你对过去了解得越多,你就越能为未来做好准备,对吗?

 

R:历史是超级有趣的,任何事物的历史。特别是当我们现在在世界各地旅行时,它变得越来越有趣,你会看到世界各地的事物是如此相似。

90 年代在中国街头的滑手,他们都在说同样的事情。还有艺术作品、音乐、写作、杂志、摄影师、视频和所有与滑板有关的东西……这是一个非常酷的社区。这些事情都是我们自我管理,自我成长起来的,每个人都互相照应。

 

Loveletters to Skateboarding:中国历史

 

V:在 Loveletteres 工作中最有意义的事情是什么?

 

B:对我来说,是看到这些东西聚集在一起。你从一个想法开始,但永远不知道它要把我们带到哪里。用你的手和你的大脑创作东西都是超级有益的。我们可以创造东西,从无到有,从有到无。

而我们正在做我们的小事,我们非常喜欢滑板,能够做这些事是非常令人满意的。能够为滑板做一些事情,积极的事情,这很了不起。

 

 

R:真正令人兴奋的是,当你到处旅行,人们说他们看了 Loveletteres,以及这些东西为他们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你知道,当我们做这些东西的时候,感觉完全与世界隔离,这有时会让我们发疯。而所有付出最终都会得到反馈——人们真正欣赏它。

它始终存在在那,人们总是可以参考这些东西。滑手想深入了解的话,可以随时点击观看,这些视频就在那里。没有人做过,也没有人在做这件事。

 

Loveletters to Skateboarding AVE 谈风格

 

V:回过头看,滑板究竟给你们带来了什么?

 

B:这很有趣,我们总是问别人这个问题。当我们转过头来思考这个问题时…… 很难去想滑板给了我什么,自从我 11 岁时能够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情以来,滑板一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我的记忆和我的生活,我走过的地方,我住过的地方,我遇到的人……我的大部分经历,都来自于滑板。

你看着一个小家伙滑板,你会想,如果坚持下去,这个人未来将会有最令人惊奇的 30、40 年,也许你将环游世界 20 次……玩滑板可以让你生活在主流社会之外,我们生活在正常的常规之外,我们可以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来做事情,这是一个自我管理的事情。是滑板给了我这个机会,它给了我一切。这听起来很老套,但这是真的。没有滑板,我什么都没有,因为一切都以某种方式受到了影响。

 

Loveletters to Skateboarding 疯狂滑手盘点

 

R:是的。我身上没有什么不来自滑板,因为这是我所做的一切及其源头。如果你是一个滑手,你肯定明白,你希望能欣赏它,并认识到它有多酷,想让它不断变好。即使现在我们已经 50 多岁了,它仍然令我兴奋。你和那些 20 岁的孩子一起玩,几乎没有任何隔阂。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滑板就像一种信仰或宗教。它就是人们在这个世界上寻找的东西。它可以围绕和连接大家。真的很幸运能拥有它。

 

“在这次采访录制后约半年,Grosso 突然去世。VHS 对 Rick、Buddy 和 Bradley Weems(Lovelletters 的摄像师)重新进行了简短的采访。”

 

滑板传奇逝世一周年纪念,谁是 Jeff Grosso?

 

V:Grosso 和 Loveletteres 感动了很多人,你认为他给年轻一代留下的东西是什么?

 

R:我认为人们会记住他的诚实,以及他让一些想法更易被人理解的能力,无论是不是滑手。他善于总结事物,也愿意用新的观点和想法来扩大讨论范围。

Bradley Weems (BW):Grosso(包括 Rick 和 Buddy)为任何有兴趣的人留下了一份精心策划的滑板历史清单。你如何处理这些信息取决于你自己,如果你还没有对历史产生兴趣的话,这是一个让你产生兴趣的非正统方式……突然间你就会有一生的机会去学习。

 

B:我希望他能让每个人都能花点时间停下来,记住滑板多么神奇。我的意思是,对于世界上真正的滑手来说,那些每天因为它而活的人,在其中成长并成为它一部分的人,要停下来,偶尔想想它有多酷……

然后确保你做的一些事情,确保其他一些即将长大的孩子能体验到我们所拥有的东西。确保更多的年轻女孩有机会接触滑板,更多可能无法接触其他事物的孩子有机会滑板,同性恋的孩子,贫穷的孩子,等等。把滑板传播到世界各地。

 

 

V:Grosso 在滑板和节目中看重的东西是什么?

 

R:同样,诚实。他就是要把一切都摆在明面上,不管你是对是错,他都想把它放出来。

 

BW:我不能代表他发言,但我想补充的是,不要把这些变成负面的东西,你可以不喜欢它,但你应该了解并尊重那些在你之前的人。

 

B:他最看重风格,不仅仅是做动作的样子,也代表你的自信心和乐趣。

 

 

V:我们都希望有人能继承火炬,继续做这个节目。有这种可能性吗?

 

R:一本关于 Loveletters 的书和一部关于 Grosso 的电影是我的两个首选,但这只是我的想法。我相信我们会想出一些办法的,但继续做这个节目是很难想象的。

 

BW:这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们没有第二个 Grosso。我想整理已经做过的事情,为保护现有的档案尽一份力。

 

B:我有很多想法正在浮现,肯定还有一堆故事要讲……

 

Jeff Grosso

1968/4/28 -2020/3/31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