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细菌夺取视网膜神经的盲人滑手 Nick Mullins - KickerClub

滑手朋友们肯定看过很多盲人滑手滑板,但是像 Nick Mullins 这样丢掉白手杖,在 ramp 上轻松自如做招的,你肯定没见过。没错,Mullins 很疯,也很有胆量,但最重要的是——他拥有对滑板超乎寻常的热爱。

 

 

Mullins 眼前并不是一片漆黑,上图就是 Mullins 的视觉效果模拟。按照他的话来说,这就像是混合了极光和万花筒的,更加细小且颜色会迅速不停乱变的雪花电视画面——而且这一切是 24 小时不间断的。

 

他之所以对此画面描述得如此细致且形象,是因为他本来是一个健全的人。12 年前,Nick Mullins 是美国中西部地区最有前途的年轻滑手之一。然而一场意外把一切都改变了。

 

Nick Mullins 纪录片《你和你所爱的》

 

从 ramp 上飞出直接落地面,或者借助 ramp 飞起一个超高的 treflip,台子上的 halfcab noseslide nollie kickflip out……这就是年轻的 Mullins。

 

 

直到有一天,他如往常一样和摄像师去拍摄。不过这次的地形是一个废弃仓库,地面也巨烂。Mullins 一不小心直接被一个裂缝绊倒在地,轮子都飞了出去……臀部到膝盖整个被摔得皮开肉绽,也直接让他住进了医院。

 

本来只是摔伤,但这次意外让他感染了 MRSA 细菌,属于金黄色葡萄球菌的一独特菌株,对几乎所有青霉素类抗生素具有抗药性,是“超级细菌”中的一种。

 

 

进入 Mullins 血液系统的 MRSA 很快令他全身感染并陷入昏迷长达一个半月。这期间,医生告诉他的父母,就算 Mullins 活了下来,也有极大可能性会脑死亡成为植物人。最糟糕的,Mullins 可能只有 1% 的存活率。

 

就在家人做了告别准备的时候,某一天清晨,奇迹发生了。Mullins 的肝脏功能恢复正常,他也逐渐醒来。但检测过后发现,MRSA 已经摧毁了他的视网膜神经。

 

从这一刻开始,刚刚苏醒的 Nick Mullins 意识到,他原本熟悉的世界,消失了。

 

 

Mullins 很快陷入了一种绝境,还处于青少年的他既没钱也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出院后,他只是终日躺在床上,度过了整整一个季度。除了睡觉,便是怨恨这个世界的一切。

 

 

就像当时他奇迹般苏醒一样,某天 Mullins 突然醒悟,并坐在床上哈哈大笑。他觉得自己还活着,能说话,能思考,有亲人在身边照顾他,他能走能能跑能跳,为什么要继续任由自己颓废下去呢?

 

幡然醒悟后的 Mullins 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滑板去滑板场。在滑板场的角落,他听着大家轮子滚动的声音,滑板落地的声音,以及朋友们欢乐的欢呼声,仿佛一切都回来了。

 

 

几天后,Mullins 再也忍不住内心滑板的冲动,他不顾一切地告诉自己,今天必须玩到自己最爱的弧面。于是他心一横,站上弧面,什么也不想就 drop in 下去,然后轻松来到了弧面的另一边——成功了。

 

Rock to fakie,50-50 都成功后,他开始每天发疯地找回弧面 blunt 这个动作。当 blunt 也回来后,Mullins 直接开始放飞自我。终于,在动作都逐渐回到脚下后,他释然了。

 

他滑板的时候也不会想着动作,而是非常随性舒服的跟着当下的感觉滑板。 

 

 

不仅仅是靠着异于常人的意志力,也是 Mullins 出色的肌肉记忆帮助了他。虽然他看不到,但他相信自己,也相信滑板,他把身体以另一种方式交还给大脑和身体本身,让自己在弧面上继续滑着。

 

 

“鼓励自己像挤柠檬一样抓住你生活的点滴,榨取其中的每一滴激情!”

—— Nick Mullin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