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ckerTalk - KickerClub

在中国的外国滑手很多,职业也是形形色色,但是来自英国的 Jamie 绝对是他们中职业经历最特殊的一个。

之前 KickerClub 发了一部张益磊的滑板视频并写了一期文章,交谈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他阅片量巨大,对滑板视频的拍摄剪辑等手法也颇有研究。

随着滑板在国内不断发展,各行各业中都有滑板人,最近 KickerRadio 也找了一些从事不同行业的滑手,来聊一下自己有趣的工作和滑板故事。

国内很早就出名的滑板小团体,一定不能少了 LOVESPOT,这两年他们更是玩出了自己的风格。

在瑞士滞留大半年的李文金终于回到了中国,这段时间,他全靠以前交到的外国滑板朋友,才有不同的地方住,感谢滑板!

一向给人内敛,含蓄,低调感觉的西安滑手小小虎最近一年来在赛场却是捷报频传,成为明年全运会的夺冠大热门。“就算他们不这么要求我,我也会每天练滑板。”自律是他最醒目的标签,勤奋是他最普通的特点。

最近几年国内滑板场井喷,哪个城市还没有几个滑板场?但板场的质量也是参差不齐,更有甚者前脚修好后脚就拆了。

很多滑手都知道惠子轩的一个外号是“大轩哥”,但这个外号的来源是因为她真的猛。

受我们的听众强烈呼吁,滑板圈闻名已久的“行为艺术家”徐兆做客节目,我们从他最喜欢的滑手说起,聊了聊他从家乡潍坊到上海的滑板故事,其中不乏失控和“被请走”的经历。

Hung 在十三岁跟家人从香港搬去纽约生活,在那里受歧视后和十几个表兄弟一起打群架!为此一家人又搬去了费城,他在那里接触到滑板,被 Rasu“骗钱”后慢慢认识了 DGK 一帮滑手,并经常混迹 Love Park。也因为这样,他讲着一口流利又 Ghetto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