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ustry 滑板产业 - KickerClub

COVID-19 已经造成世界上超过 60 万人感染,由此而带来的全球震荡性影响是当代年轻人从未经历过,也无法想象的。

2018 年,演员 Jonah Hill 以导演身份执导的第一部电影《Mid90s》上映。

摄像师对自己的视频素材永远如视珍宝,他花费数不清的时间和努力才拍下了这个动作,仅仅是付出的劳动就已经很值钱了。更不要说如果一个公司想拿去商用和获得播放版权。但大公司最多也就几百块费用,Roger Bagley 表示想在滑板产业纯靠自由职业赚钱谋生?简直艰苦卓绝!你必须和滑板公司或者媒体合作,并合理索取费用。

1996 年,中国首部滑板电影「滑板梦之队」横空出世,电影从一个魔幻的梦中场景开始,讲述三个普通学生因为喜爱滑板而组建滑板队,在经历一系列问题和烦恼后,获得滑板及自我提升的故事。

滑板人对滑板杂志有着特殊的情感,显示器上的图片始终无法比拟实体印刷品。

滑板存在什么世界之巅吗?可能永远会有传奇人物,眼花缭乱的动作,更大的地形,作为极限运动,存在边界框线就不对了。

如今滑板的形象几乎随处可见,在电影里、电视里、广告里、商店里,还有你的手机上,只要你留心观察,随时都能见到滑板的影子。

有火就有烟,有水就有滑板地形。在 on a day with no waves(风平浪静的日子里)冲浪逐渐孕育出了滑板文化,这个伟大发明要归功于海滨城市的浪人们。

就像我们三个月前听到的那样,Transworld Skateboarding(TWS)已经停止印刷纸质版杂志。取而代之的是 Men’s Journal 杂志。

曾几何时,淮海中路 717 号的 Nike 体验店橱窗中还挂着「上海没个够」的广告标语,而现在,这里却对滑板说:“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