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ustry 滑板产业 - KickerClub

赖科(Eric Lai),波仔,是中国滑板的资深人物。1999 年,18 岁的他偶然接触到了滑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仿佛开启了第二次生命”。如今,20 多年过去了,从曾经的赞助滑手、滑板摄影师,到自有品牌 Vagabond 主理人、Hobo Daze 创办人、滑板杂志《Wandering》主编……滑板早已与他的全部生命体验交织在一起,成为他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和独特信仰。

一个“会拍视频”的人可能没法成为优秀的滑板摄像师,SOLO 采访了四位欧洲比较出名的滑板摄像师。

Illegal Civilization 发布了自己的滑板电影《北好莱坞》(North Hollywood)的首则预告,这是一部关于职业滑手成长故事的剧情片。

我们都知道滑板和冲浪的紧密联系,随着冲浪普及开来,人们把拆掉早期“滑板车”和“轮滑鞋”的轮子并重新组装,便有了最初的滑板。但那时它只能滑行,一些冲浪手会在浪不好的时候玩这个。

VF 前脚收购了 Supreme,后脚 Kader Sylla 就离开了 Vans ,不免令人唏嘘,祝福这位势头正猛的年轻滑手可以走得更远。

Gary 是一个挺内向的人,很难让他发表自己对滑板圈的看法。开玩笑的!

滑板团体是滑板文化的根源,是滑板文化中最酷的事情。每个地区的本土滑板团体,就像是这个城市的线人,任何媒体,品牌都需要透过他们来获取滑板的情报。滑板团体总是最个性化,拥有自己的核心思考,也最在乎滑板的发展,通常这些团体也有自己的远见。

滑板摄影师是滑手最重要的伙伴,从生活照,肖像照到动作照,更不要说如果你的照片登上了杂志封面!照片帮助我们定格了历史事件,承载文化的多元状态,又或者只是单纯表达美和艺术。在数字化时代的洪流中,这些照片就好像磐石永远在提醒滑手和更多的人,永远对世界保持敏感和热情。

大家都渴望能够在网上买一块闪亮全新的滑板,如果你和我一样,那么每一张板都会出现一个问题:我应该如何给它贴砂纸?既然有这么多空闲时间,你可以留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做一些特别的事情,对吧?

延续上一期的内容,今天要讲的主题是滑板受伤后怎么处理。如果是皮肤的挫伤,流点血也可以……不会死,玩滑板别怂;磕点骨头没事,别怂;胳膊折了没关系,我们玩的是滑板,不是羽毛球。当然这些都是开玩笑,自己的身体自己决定如何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