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 KickerClub - Page 4

这就是一个存在 bug 的世界,这也是成都滑手贺小龙(小虫)的世界。

或多或少的,疫情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影响。有人生病了,有人难受着,有人失业了,有人无家可归……KickerClub 也找到了几位滑板人,他们散落在欧亚,美洲等地,也经历着不同的疫情状况,有人回国后被隔离,有人“被困国外”,也有人还在滑板?放眼看看整个世界,我们似乎无法在滑板圈中找到一位感染者,但无论如何,保持健康,做好防护!

在国外,“隔离”和“就地避难”已经成为常态,很多滑手,品牌和店铺在这种情况下,都彼此呼吁待在家里,街上的身影越来越少。

如何做好 ollie 是很多滑手都苦恼的问题,这部法国滑手 Val Bauer 的个人片段「Ollies」也许是你很好的学习素材。

COVID-19 疫情已经是全球现象了,不仅仅是中国滑手的日子不好过,在国外像 Supreme,Thrasher 等等也都宣布关闭店铺和在家办公,几乎所有的滑板赛事全都停了。

从潘家杰 Treflip 拿下深圳市民中心 15 层后,这个大乱就和他一起出名了。

专业洗鞋养护频道 VeTiVeR 教你用几个步骤把一双旧鞋变成新的,首先你需要几把刷子,清洗剂,颜料,砂纸和喷雾,经过几个步骤你的翻毛皮 Vans 就算是起死回生了,赶紧学起来:

滑手们都听过 ollie 这个动作吧?但究竟 ollie 是怎么来的你知道吗?你知道正反脚滑板的重要性吗?你知第一个玩扶手 grind 的传奇是谁吗?这一期「Loveletters」就来和 Rowan Zorilla,Ronnie Sandoval 聊聊那些滑板之“最”:

不同于现在我们常说的“完美/干净的风格”,在 90 年代末和 00 年代初,无尽的愤怒感和挫败感是滑板视频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 Evan Mock 成为 Louis Vuitton 的模特之后,他开始出现在 LV 的广告,秀场,甚至成为 LV 店内的石膏人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