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 KickerClub

从「上海五」到「上海六」经过了 10 年时间,上海的滑手们也从最初不被理解的臭小子,变成了滑板社群的建设和捍卫者。

一场疫情在小半年时间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甚至短暂震荡了全球局势。

或多或少的,疫情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影响。有人生病了,有人难受着,有人失业了,有人无家可归……KickerClub 也找到了几位滑板人,他们散落在欧亚,美洲等地,也经历着不同的疫情状况,有人回国后被隔离,有人“被困国外”,也有人还在滑板?放眼看看整个世界,我们似乎无法在滑板圈中找到一位感染者,但无论如何,保持健康,做好防护!

当 Evan Mock 成为 Louis Vuitton 的模特之后,他开始出现在 LV 的广告,秀场,甚至成为 LV 店内的石膏人像之一。

10 月份的时候 Quartersnacks 做了一个问卷调查,让读者们选出他们心中 2010 年代最好的 5 个滑板片。

DBH 坚持每年一次的滑板巡回之旅在中国是不常见的,旗下滑手比如席彬也是一年一部个人视频。

HÉLAS 在中国的全长整片「Fellas」首映已经过去一周了,相信很多人说起来依旧是一脸兴奋,这次活动为每个座位都特别定制了登机牌,航空方巾,Fellas 矿泉水,礼品袋等小礼品。

摆拍,是一门艺术;摆拍,是一门学问。在刘金喜眼中,家里的一切都能变成道具,拳靶可以是 ramp,沙发可以变成 gap,洗脸池就是天然碗池。

自 2018 年年底开始,就一直有流言说经典滑板品牌 HUF “完蛋了”。但是我们一直不知道“完蛋”具体指代什么意思(或者有多大真实性)。是因为近期滑板圈新的资本注入影响了 HUF 吗?HUF 滑板队伍或者产品线会有变更吗?

历经整整五年,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 Mark Williams 放弃主流生活方式去了 31 个国家,他形容自己像阿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