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滑板杂志 – 现在是纸媒最好的年代?也许你根本不知道如何运营一个杂志! - KickerClub

滑板人对滑板杂志有着特殊的情感,显示器上的图片始终无法比拟实体印刷品。

从前,滑板杂志是滑手们获得曝光,开启职业生涯的重要平台,是窥探滑板文化的窗口,是向全球传播滑板文化的主要手段。尽管现在滑板杂志仍然履行着类似职能,但是在多样的传播媒介中,滑板杂志的角色开始向策展人转变,各地杂志都有自己的观点,呈现多元的滑板文化。

最近几年,欧洲滑板杂志经历了巨大转变,开始由附属于大型出版社向独立杂志转型。他们通过分销商向滑板店发放免费滑板杂志,但是独立和免费一定伴随着挑战。纸质杂志并不便宜,他们依赖广告,需要在数字媒体中争取生存空间。

Grey. Volume 5, Issue 2.

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滑板杂志,我们找来了众多欧洲的核心媒体编辑:来自 Free 滑板杂志 的 Will Harmon,Solo 滑板杂志的 Oliver Tielsch,Grey 滑板杂志的 Henry Kingsford 来自,Place 滑板杂志的 Roland Hoogwater 和 Daniel Panamann,还有最新的 Vague 杂志编辑 Guy Jones。

Vague. Issue 9.

🎙️ Vague 运营的最大阻力是什么?

Guy (Vague):Reece 负责和品牌商周旋和谈判,Hannah 负责排版设计,她还运行着自己的杂志,我们有很多挑战,但是我还可以坐在这里抱怨,没有到那种单身妈妈在一个被政府遗忘的城市打两份底薪工作抚养孩子的那种地步。

🎙️ 你是 Grey 唯一的全职员工,你是这么应付所有事情的?

Henry (Grey):你要接受的一点是,你不可能有一个朝九晚五,一周 5 天班的生活。这些人通过各种方式和你联系,而你则需要迅速做出反应,并且他们总想在周末进行拍摄计划。可是我不会抱怨,因为我实际上比普通有着更充裕的空闲时间。

🎙️ 如今出版杂志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Roland (Place):可能和大多数滑板店的遭遇一样吧,首先是保证年轻人对杂志的关注度,年轻人就是资本,然后是面向潜在受众,同时还要保证内容本身的质量,挖掘我们自己也认为有趣的内容也很重要,要挑好故事讲好故事。

Daniel (Place):充足的资金来让纸面上的想法成真吧。

Place Skateboard Culture. 65 – The Stefan Marx Issue.

🎙️ Grey 是由你一手创造的新平台,发展至今你克服了哪些困难?

Henry (Grey):近几年的工作量明显增加了,滑板杂志要履行的职能越来越多了:有规律的推出发布视频,运营几个社交媒体账号,报道各地的滑板活动……然后还要印刷制作杂志。

Free Skateboard Magazine. Issue 25 (July / August 2019).

🎙️ Free 杂志封面总是一个红点,从来没有标题,是因为你们想表达Free 不隶属于任何出版社吗?

Will (Free):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关注滑板摄影,当我们在 Kingpin 工作的时候,我们总是在烦恼如何把 Kingpin 的 Logo 加入封面。因为 Logo 总会破坏照片,只用一个红点给了我们很大的自由度,并且我们的杂志不是在报刊亭售卖的那种,我们只在滑板店出现,所以我们不用在封面加上条形码,每一期讨论红点的大小和位置,其实挺有趣的。

🎙️ 你们是怎么决定让谁登上封面的?

Will (Free):如果你让我们不爽,或者身上有太多功能饮料 LOGO 那我们肯定不会让你上封面。不过话说回来,一切皆有可能嘛。

🎙️ 你们的每一期杂志都有一个主题或者概念,你认为这是你们和其他杂志在创造性上的差异吗?

Roland (Place):不,主题概念不会让我们与众不同,因为我认为其他杂志也在走这种模式。类似Fluff 这样的杂志开创先河之后,所有人都在效仿。我觉得区分滑板杂志的是制作者本人的趣味。

我还是要说,滑板文化的精髓很多时候没有很好的被传达出来,很多杂志的关注点在于滑板动作,而不是完成动作的滑手。以我自己为例,如果我对一个滑手的风格很欣赏,那我会对他的滑板故事很感兴趣,如果一个滑手的滑板故事让我产生共鸣,我也会愿意看他滑板。

Place Skateboard Culture. 65 – The Stefan Marx Issue.

滑板杂志的新闻职能实际上已经随着数字媒体的发展而不复存在了,我认为现在杂志的优势反而在于整合大量信息讲一个完整的故事,这是纸质媒体的优势。

Daniel (Place):是的,这让我们和其他杂志看起来不一样,但并没有为我们吸引到更多读者。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会把杂志工作和其他工作分开——如果你想获得更多自主权的话。因为实际上很多滑板杂志在等待别人发邮件给他们做内容,而我们是自主做内容,没有对其他杂志不尊重的意思,我们在赶工的时候也很痛苦,但是工作完成之后会产生很强的成就感。

🎙️ Vague 对女性滑板的报道几乎和男性篇幅一致,女性滑板对你们来说有多么重要?

Guy (Vague):女性掀起了朋克摇滚!这些社会思潮往往和性别争辩有关,在这些时候女性总是处在弱势地位,但是她们的气质迸发出的能量令人难以置信,并且她们正义的初衷总是令人肃然起敬。这是我们对滑板群体性别平等的态度——女性也参与其中。女性足球在 1921 年的时候是被禁止的,想象一下如果偏见一直存在,现在会有多少女性踢足球呢?同样的,我们让更多女子滑手获得曝光,就会有更多女性意识到“哇,我也可以这样!”无论是女子滑手影响更多年轻女孩,还是其他群体收到鼓舞,都是对资本主义保守党的冲击,解放女性!

Check It Out

🎙️ 欧洲的大部分滑板杂志都是免费的,你能不能简单说说杂志是如何依靠广告生存的,和品牌商的关系具体是怎样的?

Oli (Solo):基本上是相对友好的关系,因为相比而言,我们的产业规模较小。所以如果你在行业里有超过 15 年的经验,那么你有很大几率有过和品牌方一起滑板喝酒的经历。有不同的情况,有些小公司会用一整年的预算做一次旅行,写一篇文章。也有全球企业和我们合作拍摄全长影片。幸运的是他们总会坐下来和我们谈论内容,很少会让我们做奇怪的事情,他们相信我们能让他们的品牌看上去更好。

Solo Skateboard Magazine. No. 32 (May 19).

🎙️ 欧洲杂志完成了向独立化的转型,你觉得为什么美国杂志没有独立化,比如 Slap 或者TWS?

Will (Free):转变是逐步发生的,最后 Kingpin 杂志我们就已经免费发放了,这是基于前瞻性而做的决定,我们会想,如果杂志存在 5 年,10 年,那我们需要怎样去运营。我们知道如果想留住核心读者,那就必须离开报刊亭,并且在适当的时候降价,Kingpin 决定不做之后,我们意识到这会是市场的一片空白,目前来说我们做了正确的决定。

至于 Slap,他们和 Thrasher 隶属同一家出版社,所以他们不会有我们这样的自由度;而 TWS,说实在的,我认为他们已经日薄西山了,自从他们关闭了印刷杂志,那么纸质业务就完全被 Thrasher 垄断了。

🎙️ 之前 SOLO 团队在 Factory Media 旗下运营 Monster 杂志,现在你们独立了,自由度方面具体有哪些体现呢?

Oli (Solo):最大的自由度是我们可以在截止日前一天把杂志送去印刷,我们一直把 Monster 当做自己的杂志在做,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其中,然后最终因为钱的问题不得已转型,现在是 2019 年,没有人因为钱而选择出版业。

🎙️ 你认为如今滑板杂志的角色是什么?

Roland (Place):给人们讲故事,我们可以引导你去窥探亚文化,给你提供全新的视角去观察世界,为人们提供表达和展示的平台。

我坚信滑板店仍然是你进入滑板世界的大门,你在滑板店能学到最重要的东西,不是滑板技巧,而是对滑板文化和态度的理解。摄影,绘画,音乐,建筑,设计,雕塑,滑板群体,甚至写作(包括在论坛上),对我来说,滑板店里的人是我的指南针,他们给我方向,引导我去探寻真正的滑板文化。

通过滑板杂志,我看到了美国的滑板文化,那时候欧洲没有滑板杂志,等到 Fluff 问世,我又从杂志里看到版面设计和强化内容表达的可能,给我新的灵感和方向。

现在我们对滑板店免费发放杂志,我相信也会有年轻人真正阅读我们的内容,给他们带去鼓励和灵感。

🎙️ 网络,社交媒体,对滑板杂志产生了怎么样的影响?

Will (Free):现在你不能只制作印刷品了,这是一个全方位的媒体时代,Free Mag 现在是一个印刷杂志,网站,FB 账号,Twitter 账号,Tumblr 主页,Instagram 账号,这些渠道都是为不同群体准备的、你没办法要求一个 40 岁的滑手和 12 岁的小孩通过同一种渠道阅读 Free,所以我们算是在迎合不同的受众。

🎙️ 你怎么在线上和实体杂志之间平衡,比如线上做的工作永远不要超过实体杂志?

Oli (Solo):向 Thrasher 看齐,何乐不为呢?但是我们认为质量大于一切,我们没有非常远大的数字化目标,所以我们常常会想,如果我们这么热爱印刷出版,那么为什么不把他做到最好呢?

THRASHER

🎙️ 现在纯数字的杂志还能被滑手和品牌方接受吗?

Will (Free):理论上说,当然被接受,但是如果涉及到竞争,当你有更好更多的传播途径的时候,印刷品一定会是你的优势。

🎙️ 你认为数字化是未来滑板杂志的状态吗?纸质杂志会死吗?

Oli (Solo):也许吧,也许在某个时间点,该发生的总会发生,但是话说回来,总有人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喜欢纸质印刷,所以只要我们还在做就继续享受出版的乐趣吧。

Wandring

🎙️ 10 年内,滑板杂志会最终向数字杂志转型吗?

Roland (Place):看情况吧,A4 纸和垃圾邮件哪个对环境的危害更大呢?印刷品有非常强的整合熟悉,就像我之前说的,语境很重要,数字媒体没办法提供大量文字的整合,或者说很难实现,印刷品有自己的优势。

虽然视频可以实现同样的功能,但是调查显示,人们没办法集中精力看完长视频,但是纸质媒体不一样,你可以用自己的节奏去阅读,你的节奏就是你的暂停键。

Daniel (Place):现在我认为这话没有以前那么绝对了,因为很早之前就有人认为纸媒会马上死掉,但是时至今日,纸媒还在,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甚至有人说现在是纸媒的黄金时代,因为留下来的都是精华内容,我认为未来趋势只是规模大小的问题,并不会完全消失。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