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不住嘴 – 六年时光一本「沤着」照片背后的故事 - KickerClub

「沤着」前段时间正式发布了,给这六年的时光划上了一个句号。

六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平时我们在感叹时光飞逝的同时却由于每日的奔波,很少有机会静下来认真的回望一下过去的几年,变化究竟有多大。「沤着」这个项目就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在发布派对现场见到了很多好久都没有见过的老朋友,不断的在感叹这些年来的巨大变化。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在给他们介绍这本书的同时,也是不断的自我整理和回忆的过程,这六年的变化,真的吓自己一跳!

保存并“识别图中二维码”或点击页面购买影集。

我们为书中的十三位滑手每人都拍摄了一张有白色背景的照片,除非你是在滑板圈沤了很久的老人,不然一定很难了解到每个拍摄地点背后的故事,那我们就从这张照片说起。

Danny Zhang

Danny 的这张照片选在了静安寺的 Windows 酒吧,很多滑手都在这里沤过。选在这里是因为很多年前 Danny 刚从美国回来上海时,曾经在这里做过酒吧经理。具体的故事可以看书中详细的采访。

在拍摄时,照片一角坐着的阿姨是一大亮点。当时我原本想去问阿姨能不能让开一下给我们拍一张“干净”的照片,但是摄影师 Robert 觉得有阿姨在更好。Robert 会把滑板放到一个大环境中并记录他,而不是完全的放在中心位置只凸显滑板本身,给我们带来了新的视角。

一个行业做久了很容易产生定式思维,视野越来越窄,所以要保持开放的心态,时常跳脱出来重新审视自己和自己所从事的行业。这也是为什么这个项目选择与一名时尚摄影师合作的原因。

Danny 的滑板部分是在威宁路江边一个小公园,曾经是很多人喜欢的一个滑板地点,新修好,知道的人少,有台阶有台子很好玩。可是没过多久这个公园又被拆了。「沤着」无意间见证了很多滑板地点的从无到有,从有到无。

褚卫

褚卫的身份非常特别,除了滑手的身份,他还在经营高级定制成衣生意,所以我们的拍摄放到了当时他位于南京路恒隆广场的写字楼内。一边是高档定制西装,一边是滑板。

拍摄完不久,褚卫就去了澳大利亚,又过了好久,成了爸爸,也搬回了上海。在这一切发生完之后,我们的「沤着」才刚刚发布……一晃六年。

赖科

六年前赖科还在上海,还住在常熟路老弄堂里的老房子,他很喜欢那个老房子。所以我们当时选在那个老弄堂里拍了他的白背景照片。

在「沤着」发布派对的前一晚,我拍了几张布展照片发给他,他说能不能发多一些当时在他家拍的照片给他,那是他在上海住的最舒服的一个家,自己都没有拍过照片。

当时拍摄完不久,波仔搬回了深圳,我搬进了他的老房子。那个老房子马路对面就是世纪商贸广场,上海曾经很受欢迎的一个滑板地点,从去年开始也禁止滑板了。

袁飞

不知道「沤着」的读者有几个可以认的出 Staxx,这个位于胶州路的小红酒店是几年前滑板人的另一个经常沤的地点。老板是原来 Vans 中国市场部经理(现亚太区市场总监)马修,他和袁飞的故事由来已久,从袁飞在青岛滑板店的顾客,到自己加入 Vans,并引荐袁飞进 Vans,标准的 Skater Bromance Story。

当时拍照时袁飞就喊着要减肥,这么多年,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发现我终于把当时发誓要减掉的重量全部长在身上了。”

照片还记录到了2016年 ProJam 比赛期间袁飞主持的瞬间,话筒上“乐视体育”几个字不仅又让人唏嘘……这才几年,当时这么红的公司说没就没了……说到这里,还想起另一个公司名字,章鱼直播……

胡天祐

五年前,大道之子刚刚起步,那时胡天祐还是 NikeSB 的职业滑手,现在则是去了 Vans,而且他觉得做为职业滑手会比之前更好。从身后橱窗上的招贴画看出来,当时 Vans Chima 的第一个签名款刚发。

拍摄时,Avenue&Son 还在他们的第一个办公室,街头孩子通往康庄大道的第一站,如今 A&S 已经搬过两次办公室,空间越来越大,生意也越做越好。

就在上个周末,他们代理的 HÉLAS 最新滑板片首映「Fellas」第一次把国内的滑手带到了电影院,这六年,从街头滑向大道。

王玓

来自济南的高中辍学少年,怀揣5000元滑板比赛奖金就沤在了上海。我记得很清楚,拍摄这张照片那天风有点大,我在白背景后面扶着三脚架。

“17岁。我从高中开始家里就不再资助我,我也不问家里要钱,当时我的第一批货跟我爸借了四千块钱,然后后来全还了;我当时还跟家里吵架,就是因为学业和滑板,当时也赚到钱了,差不多还了一万多块钱后就和家里说,我还清了,我不欠你们的了,后面我自生自灭那种。从那以后就不跟家里要钱了,也还清了,还完很舒服。”关于王玓的故事可以看「沤着」里详细的采访,他不是特例,“独立”是滑板人显著的标签,也是最值得炫耀的资本。

谢汶凯

谢汶凯是从职业滑手到幕后工作转型的成功范例,他说:“‘沤着’这个词其实可以让兄弟们感情越来越好,滑板人除了滑板就是和兄弟们沤着,走到哪,沤到哪。”

说到 Boss 这个别名,“那是在我们刚开始玩滑板的时候,我们几个兄弟一起去滑板店玩,然后知道了滑板有赞助滑手这个说法;于是回来路上我就和兄弟们开玩笑说,以后我来赞助你们!之后 Boss 这个称呼就被大家喊起来了。”

确实,谢汶凯是敢想敢干的代表,他不仅是 Avenue&Son 的 Boss(联合创始人:Stephen Khou、胡天祐、Dan 梁),也是 SkateCred 的 Boss(联合创始人:胡天祐,张然),我们这张白色背景照片也是在当时他入股的一个高端洗车行拍的,叫 The Wash。

Johnny Tang

直到做这本书,我才知道 Johnny 的中文名字叫曾冠豪,加拿大华侨本侨了!Johnny 这张白背景照片的拍摄地点也已经永远留在了很多老滑手的回忆里。上海音乐厅后面的草坪的前世,曾经是一个非常像费城 LovePark 的广场,这也是 LP 名字的由来。

Johnny 拔起的那个护栏是当时很多滑手都知道的秘密,拿走护栏就可以从这里滑出来跳过下面的走道 gap。

他喜欢把轮子放在冰箱里是很多滑手都知道的事情,据说可以保持轮子不变黄,科学依据有待学化学的滑手来考证一下。

周伟

周伟的白色背景照片在浦东源深体育中心拍的,又是一个已经成为了回忆的地方。曾经的 TopToys,到 ThePlace,再到今天的 TurnPro,六年时间名字和地点不断变化,是上海滑板文化变迁的一个缩影。

多年前周伟只身从湖南老家来上海闯荡全是因为热爱的滑板,在一次采访里他跟我说:“我两手空空,连路费都是借的,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现如今周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滑板场承建商之一,上个月在深圳喝酒说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

在「沤着」里,我问他:“如果让你做一个梦想的板场,会是什么样子?”他说:“我一直梦想在海边建一个别墅,别墅旁边有一个碗池和一个街式板场,朋友们可以免费来滑板,大家一起烧烤,喝酒,希望有一天可以做到这件事。” 下一个六年周伟的愿望能否实现。

Stephen Khou

Stephen 的白背景照片在奉贤路的 KAFFIEND 店门前,因为那时 Avenue&Son 和 HÉLAS 正在这里搞快闪 POP-UP 店。

最近几年欧洲滑板力量的崛起,HÉLAS 是不可忽视的重要一环,而关于 Stephen 的个人故事,长在法国,跟哥哥去伦敦发展,后来来上海闯荡,如何与 Lucas 和 Clement 一起创办 HÉLAS……此前我们的滑板广播专门找他聊过40分钟: KickerTalk73 – 哪有滑板人排队四个小时买潮牌。

Jay Meador

Jay 的这张白背景照片是我最喜欢的一张,背景上依稀可见的“厚密司”三个字是很多老滑手的共同记忆。那个在长乐路上的 Homies 餐厅,每天都会沤着一帮滑手。这家餐厅也是为什么日后马路对面的世纪商贸广场被滑手们称为 Homies Plaza 的原因。

六年之后,Homies 没有了,Homies Plaza 不让滑板了,Jay 搬去了台湾,成为了职业的摄像师,在我们《沤着》发布会现场,第一次见到了 Jay 的台湾女朋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这张在江边“大黑坡”拍的照片也成了绝唱,这个完美的 spot 也在中国滚滚的城建大潮中被迅速建好,然后迅速拆掉,莫名其妙。而更多 Jay 的故事,我也在这期广播聊了很多。

Elliott Zelinskas

为什么是楼顶?因为这个来自旧金山的滑手酷爱爬楼顶,没事就钻进各种小区,挨个单元坐电梯上楼顶看门有没有锁,如果没有,就在楼顶抽根烟,眯一觉,沤一会。当我们说要给他拍照,他如数家珍的列了一堆据他打探可以上的楼顶,最后选了徐家汇附近的这一个。

其实在来上海之前,Elliott 在旧金山就被 HUF 赞助,来上海很快和本地滑手沤在一起,拿到 Vagabond 和 Converse 的赞助。六年后 Elliott 早搬回了旧金山,还在从事教育行业,还在滑板,还是很帅,还是很想念上海,惦记着什么时候能回来继续沤着… …

张子杨

ZZY 这张是摄影师 Robert 的心头好,滑板人一眼就能认出来在哪里,难得的经过了这么久还在的一个 Spot。白背景顶到了大桥下,顶天立地的感觉。六年前拍摄这组照片的时候,子杨刚从北京搬来上海没多久,六年后他的品牌别废话已经走起来了,自己也当了爸爸。

杂志印出来之后第一个拿到的是滑板摄影师比拉力,因为他刚好在杂志送到办公室的当天下午来玩。此前他刚刚给 Gucci 拍摄了一组手表的广告片,拍摄的模特全部是真的滑手。六年前,时尚杂志上多是玩具滑板和装模作样假滑的模特。六年的时光。

比拉力

「沤着」发布派对上和 Push Media 的联合创始人 Charlie 聊天,Push Media 创办于五年之前,前段时间他们刚刚搬入了位于宇宙中心长乐路乌鲁木齐路的新办公室,本周 Charlie 要搬去阿姆斯特丹开办 Push 欧洲办公室了。六年时光。

其实多年前我就开始为这本书找赞助,真的很难。2017年认识了还在为 Carhartt 工作的刚从香港搬来上海的 Sarah,虽然最终赞助没有了下文,但是成了朋友。今年 Sarah 去了 Skullcandy,我们重新说起这个项目,一拍即合。

再次感谢 Skullcandy 对这个不是很商业的项目的支持,其实与 Skullcandy 的合作也有十年以上的历史。书中还有几张 Skullcandy 在上海老办公室的照片,办公室里还有个 miniramp,当时经常去滑。在新书发布展览活动现场的 Skullcandy 现员工,竟然没有一个人是在那个老办公室工作过的。六年时光。

六年前我刚搬来上海没多久,当时来的原因是珊珊拿到 wk 的 offer,我其实不太想来,她给我开出一个条件,要么搬去上海,要么在北京生小孩。我决定来上海。六年后我们俩一儿一女。

这六年间我们拍摄的十三个滑手中有六人都生了小孩,等滑二代长大,他们看到你们当年滑板的照片时,是发出自豪的感慨:“老爸你原来也滑板呀!”还是鄙夷的嫌弃:“你原来还玩这个?”文化是否能继续酷下去,就看你们怎么沤了。

对,这本书的封面来自 Johnny Tang 的废旧板面;我们也在书的最后附上了全书的英文翻译供更多人阅读。

「沤着」购买方式

保存并“识别图中二维码”或点击页面购买影集。

「沤着」发布派对及展览回顾

拍摄剪辑:刘毛毛,照片:王晨玮

感谢 DOE 上海提供新书发布展览场地。
感谢 DownTown 提供的精酿啤酒。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