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新闻联播主持人 Gary Rogers:您以为您是谁? - KickerClub

Gary 是一个挺内向的人,很难让他发表自己对滑板圈的看法。开玩笑的!

虽然他经常取笑其他人,但是他也同样尊重他的取笑对像。以下是滑板新闻联播主持人和滑板圈朋友的故事。

我最初认识 Nyjah 的时候,他、Dominick Walker 和一帮朋友都跟我说,“你应该搬来南加州和我们一起住。” 我也对他赢得SLS之后各种派对的传闻略有所闻。我想,哇!住在大豪宅里?我觉得这样的生活不太合适我,所以我还是留在家里了。我一直都是一个很酷乖孩子。现在我们每次见面,他都会大叫我的名字。我也永远爱他。Nyjah 挺燥的,但有时候他也是一个奇怪的人。

有一次,我和 Stevie 在一起 chill 的时候,他说:“你最好注意一下你在节目里说的话,迟早会有人来找你麻烦的。” 我说:“兄弟,得了吧。没人会对我动手动脚的。” 我和他一直以来都是好朋友。“我是不会后悔我在节目上所说的话,我不会被任何一个 Pro 吓着的。滑手们都很野的,他们会打架什么的,都是爱滑板的表现,所以我说的那些笑话,并不是我想成为一个狠人或者吓唬谁。我真的只是开玩笑。如果有人觉得不中听,那是他自己的事了。除非他们要找事,我是不会理他们的。所以他说,“注意言行。”

我就觉得很搞笑,我是不会理会这些事情的,我就继续说我想要说的话。但 Stevie 作为一个 OG,对一个年轻的黑人小伙子这样关心,并不是因为他要吓唬我,他就是关怀别人。

当我们开始做 Thrasher Boy s的时候,Franky 就是我们的一份子,他一直有发片给我们。他虽然不是来自我们的城市,但他一直都有帮助我们,我会永远爱 Franky Villani。我也会永远记得他完成 bigspin Bennett 180 的那一天,那天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好时光。

他就是一个安静友善的人,所以很难去取笑或者令他难堪。我猜他成长的过程中,他的朋友们都会取笑他的穿着风格不合群,但他却一点都不介意。我也曾经取笑过 Mikey,他就只是看着我说,你太差劲了。我就觉得太不好意思了。话说回来,他和他的老人穿衣风格真的很好笑。

我和 Jerry 第一次见面是在 3rd and Army 地形。你们还记得以前买 Santa Cruz 板面送的那些 “Strange Notes” 光碟吗?他曾经向其中一个 DVD 封套放屁,我就说,“兄弟,你真的就这样放屁的吗?” 他回我:“是的,兄弟。” 然后他就滑走了。直到我成年为止,我对他来说就是很奇怪的一个人。直到现在,Jerry 也不当我是一个正常人,他可能觉得我是一个会问他一些奇怪问题的人。

他并不是一个经常出现在 Thrasher 的滑手,但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最初去洛杉矶的时候,Jason Park 就会让我在他的沙发上睡觉。他也会为我和我的兄弟们的拍摄提供帮助。每次来到洛杉矶,他都会让我住他家。他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

可能在大部人眼中,他是一个奇怪的滑手,奇怪的滑板招式,我一点都无所谓。没有 Jason Park,我在洛杉矶的时候就不会那么顺利。我要让人们知道,我十分尊敬他。另外,他有时候会一个人在屋里跳舞,就很好笑。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像 Christina Aguilera 一样跳舞,他就是一个很搞笑的人。他经常会把“slippery snake”这个短语挂在嘴边。

Nico 是一个亲密的朋友。无论什么天气,他都不喜欢穿上衣。他很真性情,所以不在乎。但他有时候会问你一些很奇怪的问题。比如说,有一次我们快出门的时候,他问我,他今天穿得帅不帅。我有时也会问他同样的问题。我就经常回答他:“兄弟,你连上衣都没穿上,我是不会回答你的。” 话说回来,我爱他。他并不是无礼、傲慢或者天真,他就是想知道答案,有时候真的不得不回答他。

首先告诉你,Kevin 经历了很多,他是不可能被取笑的。我并不介意他完成动作之后的小动作。兄弟,那都不是事,你不能取笑他。反而他任何时候都可以取笑你。

众所周知,他不太喜欢思考。兄弟,有一次我和 Alex 看一个科学记录片的时候,他就很自然地睡着了。这就是我要说的故事。

一句话:“不是放弃,干就是了。” 从我 16 岁以来,他是我的兄弟。我现在已经 28 岁了。一句话就够了。

我在几年前的 Skateline 里取笑过 Forrest。我说他看起来就像久经风雨的碗池边缘一样。很多人都说:“兄弟,他不喜欢别人笑话他,不喜欢被取笑。他会找你麻烦的。” 有一次我去 Berrics 的时候,有人告诉我,“Forrest 在里面。” 我就说:“你就是迪士尼动画里的讲坏话的角色?” 我直接走进去。他当时戴着眼镜,微笑着。当时有一刻是尴尬的,但他不像其他人,他就很酷,还对我笑。很多人都会把事情夸大,但最终,他是一个非常酷的哥们。

我每次见到 P-Rod,他都会扮酷,不理我,但我知道他知道我在现场。他也是一个非常难取笑的人。他老爸就是一个脱口秀演员,所以他一定能反转过来取笑你。还有他 16 岁就开始成名了,他一直有的是身份地位,你还能说什么?我最喜欢他说的一句话是:“Gary,如果你看见我在奥运会滑板,那一定是有一些十分严重的情况发生了。”

从他的滑板风格来判断,你会觉得他是一个抽烟并且很酷的人,但他却是一个精力过剩的小孩。他说自己能像年轻时 Michael Jackson 一样唱歌。他说:“兄弟,我真的很能唱歌。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就自信满满,我真的很能唱。兄弟,我还能唱高音。” 我说:“得了吧,你太奇怪了。” 但我觉得他滑板的时候真的很像年轻的 Michael Jackson,他风格太好了。

很多人认为我就是他的死忠粉丝而己。我以前一直跟其他人说,“兄弟,我们这里的一个小孩将会成名。”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Mark 将会成为一个 Pro 。他脚踏实地,十分努力。我相信他能成功,我也支持他。Mark 就是我最想一起滑板的人,我应该能亲身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兄弟,如果 16 岁的我遇上 16 岁的他,现在的我应该就是 Pro 了。

我以前还会在脸书上发私信给他,他也会回复我,“Gary,我想去滑板。” 奇怪的是,当时我会回他:“兄弟,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时间推移,大家都知道我并没有吹牛。

疯狂的是,他当时 13 岁,穿着 Emerica,来到 Woodward 夏令营。我不记得是什么年份了,但我当时被赶出去了。我刚认识他不久,他戴着 Supreme 的帽子,我说,“你是 Supreme 赞助的?” 他很平静地回答,“是的。” 我心想,“放屁。” 之后他开始滑起来,我就改观了。

我们之间有着各种一起干坏事的回忆。兄弟,Tyshawn 会取笑任何人,他一点都不在乎,但他也是最友善最聪明的人。

我是在 2014 年 Damn Am 比赛的停车场认识他的。他和他的兄弟朋友们在那里把我围起来了,他们都想知道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我想我应该表现得不错,因为他们那帮来自 Compton 的哥们自从那次之后,一直都对我很酷。我也不知道自己做了啥,我只是做回自己。他们当时真的是一大帮人把我围在停车场的。

Tony Hawk 当面跟我说:“你很有天赋。你今天的成果是你自己去做出来的,你真不用谢我。” Tony 的这些话真的对我影响很深,因为我知道他是有在帮我的。他是通过他的平台和人脉来帮助我。

我当时在 Zumiez Couch Tour, 很奇怪的一个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那儿。我以前经常去这些场合,我是不会原谅我自己的。我当时会从斜面旁边做 laser flip 落地,Karl Watson 就说:“小孩子,我喜欢你的风格。” 但是你要知道,我所有的朋友都觉得我的风格很垃圾。

我当时 17 岁,很矮很瘦小,大概就一米六左右。我当时滑得很慢风格也不好—虽然现在也是,但 Karl 就鼓励我:“好风格。” 我当时以为他是在欺骗我,但他就是对每个人都这么好。从那以后,他就成为了我的 Karl 叔叔。

我 14 岁的时候,我奶奶刚买了一块板给我,然后把我放到 Potrero 板场。我当时看到了 Jake Phelps,就激动地大叫了他的名字。他竟然向我扔来一个旧的 PU 垫 — 砰!直接打在我前额。那时候 Potrero 刚建成不久。但是兄弟你要知道,他向我扔了一个 PU 垫,就继续坐在草坪上安装他的滑板。哥们,他就是我的老大哥。

我俩是那种,都明白对方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做的人。如果他想做的话,他应该会成为最牛逼的滑手之一。他真的太随性了,想做才去做,但他也能成功。他虽然个子小,但你会对他的刮目相看。我太爱 Kevin 了。Kevin 就是西海岸的代表。

“为自己着想。” 我和 Tony 经常和对方说这话,太燥了。我们都为自己着想。很神奇的是,每个人都会被身边的事情所影响,从而作出不同的选择。这就是我们带来的一个不受欢迎的建议。我俩就这么燥,我们都爱大家,但我俩就是会这么想,话就说到这儿。

永远都会有人问谁是最好的滑板说唱艺人 — 肯定是他。他可能会谦虚,他也不在乎这个称号,你也不需要为他定位。不管怎样说,如果有一个最佳滑板说唱艺人的话,我觉得一定是 Na-Kal Smith。不接受反驳。我也和 Nak 聊天,他就是挺思想开明的一个人,他会聆听你的想法。如果他不喜欢你的想法的话,他会直接说:“不,这样不好,这不应该是这样的。” 就应该要有这样的人在身边,你会需要一些说真话的朋友。

Atiba 经常会发 Kobe 的照片给我,他知道我永远爱 Kobe,他自己也是。他发照片给我是想安慰我。虽然我不会说我也正在经历着困难的时刻,但他这样做,真的是很暖心。我真的太需要安慰了。我一直都会在我房间里贴上 Kobe 海报,Atiba 也发 Kobe 的照片给我,我俩真的是他的忠实粉丝。我永远都会是 Atiba 的好兄弟。

他是我最喜爱的人之一。他也许对很多人来说,他是一个很怪的人,但他只是真性情而已。我就是喜欢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因为我也想做回自己。虽然我俩从来没有一起滑过板,但他经常给我钥匙,让我去他的板场滑板。我会去他的家拿钥匙,他就会讲故事给我和我朋友们听。我们也不敢相信我们竟然会在 Marc Johnson 的家里一起 chill。其实这些人都是普通人,但他们在某些方面就是超人,挺疯狂的。

🎁

抽奖福利

* 杂志由 Thrasher 天猫旗舰店提供

– 微信抽奖 –

在微信公众号后台发送数字“6”,抽三人送出 Thrasher 2020 年 9 月特别刊杂志!

奖品:Thrasher 2020 年 9 月特别刊杂志(各一本)

截止日期:2020 年 10 月 23 日晚 20:00

– 微博福利 –

微博关注@kickerclub 转发对应抽奖微博并@ 3 个好友,抽三人送出 Thrasher 2020 年 9 月特别刊杂志!

奖品:Thrasher 2020 年 9 月特别刊杂志(各一本)

截止日期:2020 年 10 月 25 日晚 20:0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