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古代”滑板照片遇到现代拼贴艺术 - KickerClub

自从澳大利亚第一次因为疫情而进入封锁期后,Vanessa 就开始在滑板照片上发挥她的创意,她最爱的元素有二手书籍上的任何古代神话、宇宙时空、科学,甚至是儿童游戏和电子产品广告……

 

以下几张拼贴艺术作品,就是她生动且富有魔法的创造。摄影师均来自 Dave Chami。

 

 Cairo Foster 

Backside Lipslide,旧金山,2009

 

 

这张是 Dave 和 Cairo 住在旧金山东湾时拍摄的。该地形在一个学校里。Dave 总是看着窗台,想知道是否有人可以从平地滑过去,然后落在另一边上,结果真的有一个人可以做到!这就是 Cairo。

 

 

 Guy Mariano 

Pivot Fakie,上海,2007

 

 

「Fully Flared」里的中国片段都是两周时间里,在深圳和上海拍摄的。Dave 起初不认为这一招能入选视频,但 Guy 很喜欢这个地方。大家去了好几次,从没有人和他一起滑,因为墙面布满小瓦片,又陡峭滚又颠簸——这也是 Guy 想要的。

 

 

 Walker Ryan 

Crooked Grind,旧金山,2012

 

 

当时 Walker 借住在 Dave 家地下室,拍摄的这间房子就在 Dave 家拐角处。他们为了 Walker 的 CIRCA 签名款前去拍摄,但没等照片打印出来,Walker 就辞职了。

 

 

Nestor Judkins 

Backside Nosegrind,深圳,2006

 

 

Dave 来中国时并没有赶上好天气,他唯一一次看到晴朗的天空是在雨后第二天,其余大部分时间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所以他不得不使用一个渐变暖色滤镜,来把天空弄得很美,现在有太多软件可以做到这件事,但在 2006 年,他几乎不会用 Photoshop。

 

 

 Jose Rojo 

Backside 5-0,圣荷西,2016

 

 

Dave 承认即使拍彩色照也无法拯救这张照片的单调性,但这并不是一张“坏照片”,事实上它相当不错。话说回来,Vanessa 的拼贴作品确实增加了不少趣味性。

 

 

Trevor Morgan 

Ollie,旧金山,2012

 

 

照片背景就是阿尔卡特拉斯岛,大名鼎鼎的恶魔岛,看起来游泳并不远,对吧?虽然这里在 1972 年后被设立为观光景点,但你依旧可以感受到来自远古的哀嚎。

 

 

 Ben Raemers 

Backside 360 Melon,克拉马斯福尔斯,2012

 

 

这是诗史般的一天,Dave 和滑手们开了一天车才到达当地,第二天早上九点跑去这个滑板公园。David Gravette 做了一个 backflip,后来登上了 TWS 杂志封面;Caswell Berry 做了一个 frontside 360 stalefish;而 Ben 则是以这个 360 melon 开始,做了一条巨炸的线。上午十一点,大家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是 Dave 关于 Ben 最难忘最特别的记忆,大家永远思念并爱着 Ben。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