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sign

KickerClub



四年之前 Ryan Clements 离开 Tampa 并创立 TheBoardr,四年之后的今天,TheBoardr 已经风生水起,那么这个相对“神秘”的 TheBoardr 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他们和Vans Park Series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滑板比赛要交钱等等,这里全有解答!

(If you can’t read Chinese, please click here to listen the interview podcast in English)

K: 好久不见,上次给你做采访的时候你刚刚离开 Tampa 并创立 TheBoardr,四年来 TheBoardr 已经风生水起,我的第一个问题是,TheBoardr 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R: 首先我们是一家活动咨询公司,我们服务于各种大型赛事,比如 VPS 比赛,我们为VANS 工作,提供赛事咨询及管理的工作。同时我们也有自己的赛事,比如 TheBoardr AM 等。前不久在纽约我们还刚为 adidas 的一个活动制作了一些简单的道具,基本上客户但凡在滑板方面有需求我们都可以满足。我们也有零售店铺的生意但是那个占比非常小,我们主要精力还是在赛事管理和滑手经纪这方面。

K: 现在公司有多大,多少员工?

R: 除了主作赛事管理的,TheBoardr 我还有另一个公司主要帮助职业滑手管理他们的资产并处理一些私人事务,两个公司加起来目前有11个员工。

K: 你们赛事管理这个部分是如何收费的呢?

R: 这是个好问题,其实视具体每次赛事活动不同收费也都有不同。拿本次 VPS 新加坡为例,VANS 跟我说:“嘿,我们只有这些预算,你是否可以帮我们组织这个比赛?”我的回答永远是可以。根据预算,我们来了三个人,我是赛事总监兼主持,Kyle 是裁判长,Dylan 负责滑手报名、登记和其它杂务。然后 VANS 从本地找了另外两个裁判和一个 DJ 交给我,所以这次比赛就是我们六个人的临时团队搞定,这是相对简单的小型赛事。但是前不久在美国加州 Huntington Beach 举行的 VPS 的规模就要大很多。那一次我们的团队有12个人,前前后后忙了11天,每天要工作9-11个小时。

我们通常按照工作小时数收费,根据每次活动计算需要多少员工,总共多少小时工作时长,然后算出费用。每个工作岗位都有他的时薪价格,我作为总监的时薪肯定比裁判长要高一些,而裁判长的时薪要比不同裁判高一些,拿他们的时薪乘以他们需要工作的小时数,再加上旅行的成本,酒店等其他费用就是我们的收费总数。根据活动规模大小,需要员工人数多少,持续时间天数,我们的费用从一两万美金到八九万美金不等。

(Ryan Clement在主持VPS新加坡站比赛)

K: 随着 TheBoardr 的高速发展,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尤其是在滑板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之后。

R: 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作最酷的事情(Do cool shit in skateboarding) ,其它事情都会应运而生。VPS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三年以前我都不知道会做 VPS ,那时我给Adidas 做 SkateCopa,第一年在全球做了五站,第二年做到十站,之后他们叫停了整个项目,然后我们马上有了新的主意。因为我喜欢研究比赛,从我在 Tampa 工作的时候搞 Tampa AM、Tampa Pro 到现在一直都在做滑板赛事方面的工作,我看到当时 VANS 有做 Van Doren Invitational 碗池比赛,我给他们市场部经理打电话:“嘿哥们,你有看 SLS 么?为什么你们只在U, Open 期间作一个邀请赛而不是把这个比赛带到全球做公开赛,把它做大?”然后他让我准备一份提案,我做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方案发给他,但是自此石沉大海。一年以后我接到他的电话:“我们已经准备好要做这个比赛了,你能飞过来聊一下么?”然后我飞到 VANS 总部,他们已经准备好了预算,万事俱备,我们去年正式开始,今年加入洲际锦标赛,给更多滑手一个向上的通道,就像一个街式滑手通过赢得 Damn AM 进入 Tampa AM,通过赢得 Tampa AM 进入 SLS 巴塞罗那站公开赛,你赢了 SLS 巴塞罗那你会获得一个参加  SLS全球巡回的名额。VPS 洲际锦标赛新加坡站是一样的道理,你赢了这一站就可以获得参加总决赛的机会,如果你在总决赛进了前8名,你就获得参加明年 VPS 全球巡回的受邀名额。这个比赛给全世界最优秀的 transition 滑手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如果你觉得你够好,就来参加洲际锦标赛,证明自己,然后一步一步走向顶峰。今年除了新加坡站的亚洲洲际锦标赛,我们还作了巴西,智利和哥伦比亚三个国家的全国锦标赛,明年可能会在更多国家举办,所以总体规划就是全国锦标赛,然后洲际锦标赛,全球总决赛。

(TheBoardr 御用裁判长 Jason Rothmeyer)

K: 能给我们讲讲你们的裁判体系么?

R: 裁判系统非常重要,这需要长年不断的培训总结,你是一个好滑手并不一定表示你就会是一个好裁判,虽然我们有一个打分系统,但是就好像给你整套的锤子、钉子和木材你也不一定能做出道具一样,比赛打分中最重要的永远是裁判的经验而不是死的系统。我们有一个很小的裁判人选库,一般来说 VPS 我们的裁判长是 Jason Rothmeyer,然后紧随其后的就是 Kyle,这次来新加坡只有 Kyle。Jason 和 Kyle 都是职业滑手出身,Kyle 本身就是一个碗池滑手,完全了解动作难度,风格,路线,他们有十足的自信不会被花招蒙骗。比如有时在比赛中有年幼小孩参加,观众会格外兴奋,大声欢呼,说:“你看他作了这么多动作,应该给他更高分数。”但是我们的裁判会非常理性的打分,不受这些影响。“虽然他动作不少但是都没有高出碗池边缘,滑行速度也偏慢……”

(ThePalace 纽约布鲁克林旗舰店)

K: 今天在现场练习时间我看到很多日本滑手表现非常抢眼,你怎么看日本滑手的崛起。

R: 这让我想起十几年前我去欧洲,那时他们的滑板还比较落后,穿的有点奇怪,动作也不出众。然后最近几年他们上演大反转,他们做的比美国滑板公司还要酷,他们的产品在美国大卖。也许十年后的中国或日本也会出现这样的公司。我之前在 NineClub 有说过,现在产业的门槛正在消失,无论是市场宣传还是制造加工,20年前你如果想要做自己的品牌,工厂需要你有一个很高的起订量,如果你要宣传自己品牌你需要去杂志上买广告位。而现在全变了,你可以只订购20片板面,然后通过 Instagram 卖掉它,然后下一次进40片,再下一次80片…现在有无数这样的小公司。比如 The Palace,五年前还没有太多人去关注他们,但是现在他们在美国最贵的纽约布鲁克林区开了店,电租差不多每个月要25000多美金。

这次比赛的参赛选手需要交纳200美金的报名费,能说一下这个钱的主要用途是什么么?

R: 我从 Tampa 年代开始就在组织各种滑板赛,Tampa Pro 和 Am 的报名费从1994年以来一直都是150美金。一个好的赛事就是我们的产品,比赛做得好所有人都甘愿花钱报名我们,为什么要免费。Tampa 每年差不多200人报名,报名费可以收差不多3万美金,我们用这个钱改造板场,把那里变得越来越好。比如 DamnAM 刚开始的时候没有赞助商,就是靠报名费起步的。尤其是一些小型赛事,之前我们搞的 Grind for life 比赛,报名费40美金,100名滑手报名参加,报名费总收入4000美金,加上来自赞助商的3000美金,我们的总费用就是7000美金,报名费是赛事活动成本的很重要资金来源。

说回到 VPS 洲际锦标赛,我们会用这个钱为这次比赛的冠军购买前往上海的往返机票,之前在南美巴西,哥伦比亚举行的比赛也是一样。

从滑手的角度,比赛收取报名费因为这个赛事可以给你带来附加价值。通过这个赛事可以为你打开滑板职业之路。去年 VPS 总冠军 Alex Sorgente,在参加 VPS 之前他没有鞋子赞助,没有滑板赞助,现在他已经加入了 adidas 和 PlanB team,赛事为他带来了价值。

举一个例子,你知道 Zumiez 的 Best Foot Forward 比赛吧,免费报名,今年有60个滑手报名参赛,我们自己的 BoardrAm 比赛也在洛杉矶同一个地点举行,同样的 Am 比赛,但是需要100美金报名费,我们有75个滑手报名。好东西没有免费的,一分钱一分货。

举一个例子,DanmAm,如果你赢得了 DamnAm,你就获得了前往参加 TampaAm 的机会;如果你赢得了 TampaAm ,你就获得了 SLS 的入场券,这就是价值所在。比如 Kelvin Hoefler,之前有谁会想到 SLS 会邀请 Kelvin Hoefler 参加比赛么?根本不可能,因为他一点也不酷,SLS 在刚开始的时候邀请了很多很酷的大牌滑手,但是他们其实并不擅长比赛。好在还有一条上升的阶梯,Kelvin 赢了 TampaPro,获得了参加 SLS 巴塞罗那公开赛的机会,又赢了那一场,从而跻身巡回赛滑手行列。

 

K: 最后一个问题,VPS 上海总决赛你们会来多少人?

R: 我们基本会全员出动,十几个人吧。其中五个专业裁判,Tim O’connor 是现场主持,我是总监… …

 

 

K:你搞过这么多赛事活动,你认为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R: 首先,需要与赞助商达成一致的观点。在于 Vans 合作过程中这个一点并不难。其次,与滑手的沟通方式。我们都知道与滑手打交道并不容易,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你给他们提供恰到好处的适量的信息,我看到有些赛事组织者赛前会给滑手发很长的邮件,一大堆相关注意事项,这都毫无用处。有些赞助商会要求我们“告诉滑手这个,告诉滑手那个…”也都被我们回绝,我们的角色说白了就是客户服务,不仅赞助商,滑手也是我们的客户,我们自己的系统里有滑手们的各种信息,当他们来报名签到,他的出生地,赞助商等等信息早已经在那里,尽量让他们简单省事是我们制胜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