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s滑板鞋是这样设计出来的 – Pro Skate 设计总监 Neal Shoemaker 专访 - KickerClub

不久前在纽约的 AVE 新款发布活动上见到 Vans 职业滑板鞋款的设计总监 Neal Shoemaker,竟然还有人姓 – Shoemaker(鞋匠),可以说是完美的工作了。

Neal/右二

谁是 Neil Shoemaker

🎙️ 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好,我叫 Neal Shoemaker,Shoemaker 是我的姓,我负责 Vans Pro Skate 和 Surf footwear 系列鞋款的设计工作。

🎙️ 你在 Vans 工作多长时间了?

超过 9 年。我一直负责在滑板产品线,然后负责的范围越来越广。

AV 6 滑板鞋 – Neal 第一次在 Vans 全程参与设计的鞋款

关于 UltraRange

🎙️ UltraRange 是你负责的吗?Pro skate 系列对新科技的接受度如何

是的,我负责一部分,基本上外底都是我这里负责。我认为接受度不错,总有人愿意看到新的科技和外底结构,但是 Pro Skate 市场总是很稳定的。

🎙️ UltraRange 达到你的预期了吗?

我认为达到了,人们不认为它很违和就足够了。它的预期功能还是实现了,因为我们从来没想用它去取代硫化底。

🎙️ UltraRange 是移除了一些缝合线头吗?

差不多但不准确,我们在滑板线的尝试基本上就是推出新的外底结构,因为我们的产品线现在基本上都是硫化底,并且结构类似,远处看上去都是清一色的白色直线形状外底。所以我们加入了 EVA 材料,鞋头和鞋跟的保护弧度以及橡胶纹理。

关于新科技与设计

🎙️ 现在 Vans 更多是看重市场反馈改变设计还是设计新的产品再考察市场接受度呢?

一定是二者都有的,比如我们发现市场有硫化底之外的需求,那么我们就是开始“创造”新的科技和材料。

🎙️ 我们都很好奇滑板队伍对新的科技和设计的影响。

这是一个很长的进程。我会尽量让一部分滑手不再滑经典款一段时间,比如 Old Skool 或者 Era,然后再给他们新的鞋款。但是这个过程很长,因为你知道,每个人都想滑他们熟悉的鞋款。

不过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们的年轻滑手和一些 Flow 滑手——很多来自我们的草根团队,会去参加鞋测的滑手们,他们往往更加开放,更愿意参与到设计进程中。

UltraRange 鞋测现场

所以我们会给他们发产品,然后他们会测试并给我们反馈。年轻滑手一般都更开放,他不认为Vans 就只有硫化底滑板鞋。因为实际上我们有专业的调研团队,我们知道年轻人需要新鲜事物。

🎙️ Kyle WalkerGilbert Crockett 2,这两个最新鞋款算是成功的产品吗?

我觉得是,这两款鞋的华夫外底支撑是我们给消费者的礼物,我们擅长做硫化底,但是人们不知道我们也可以做外底支撑,所以我们结合了两者,在此之前市场上没有硫化支撑外底。

Kyle Walker 职业签名鞋款
Gilbert Crockett 2 职业签名款

在 Gilbert 之前我们做了 Stage four,华夫外底支撑就是从这里来的。Gilbert 的鞋子在商业上并不成功,也许因为鞋款外形太平庸了,没有广泛吸引力,但是滑手很喜欢,这和商业成功同样重要,所以这是一款成功的产品。

Gilbert Crockett 2 职业签名款

推广鞋子最卖力滑手 – Kyle Walker

🎙️ Kyle Walker 会在 Instagram 上推广,他的新鞋非常受欢迎,我认为他个人的营销也很有帮助。是不是滑板圈有这样的传统,不只是在 Vans,总有滑手不爱穿自己的签名鞋款对吗?

很多事情是你没办法左右的,比如某个品牌有特定的科技,然后现在轮到你的宣传期发售新鞋,但是品牌不想总做一种鞋款,所以就会发生你说的那种状况。
Kyle Walker 的确配合度非常高,甚至有一次我们发布了他签名款新配色但是没有事先通知到他,当网上有滑手询问他该配色问题的时候他才知道,因为这个事情他很不高兴。

Kyle Walker 在 Instagram 上无数次的宣传自己签名款各种配色

但是比如 Geoff Rowley 这种滑手就总是想要尝试新的事物,因为他的滑板生涯就是因为不断尝试新事物所以才成功。但是 Kyle 和 Gilbert,我就不确定他们会不会那么热衷新鞋款了,因为 Gilbert 总是会拿起别人的签名鞋然后抱怨“假如这是我的鞋子,那我一辈子都穿着它。”

Gilbert Crockett 2 职业签名款

Geoff Rowley 20 周年

🎙️ Geoff 现在在产品线的什么位置?

我不清楚现在他的个人状况,但是今年会是他1999年发布的经典鞋款 Vans Geoff Rowley 20周年,所以会有大动作的。

Vans Geoff Rowley 20 周年鞋款

🎙️ 你们会把这双鞋放入经典款吗?

这是我们的期望,因为 20 年过去了,人们还在不断谈论并且向我们订购这款鞋,这完全符合我们对经典的定义。

最近受伤住院的 Geoff Rowley

🎙️ Half Cab 已经 25 周年了,你能想象现在推出一款鞋,还能在 25 年后成为经典吗?

我认为可以,你现在还可以看到科技之类的事物进步。比如 Nike 在奥运会期间推出的飞线技术,那是对运动鞋外形的一次革新。Ultra Range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人们喜欢看到新的科技,被“淘汰”的产品总有能成为经典的,比如25周年的 Half Cab,50周年推出的所有经典版本鞋款。我们今天做的鞋款以后也会有人意识到“我们有过很多特别的鞋款,让我们复刻它们吧!

Half Cab 25 周年鞋款
Vans 50 周年鞋款

🎙️ 你们的新办公室很大,你常来这里吗?这一间有哪些人?

你刚刚去的那个地方我实际上从来没去过,哈哈。那里有一些热衷于新概念的设计师,还有一些生物力学博士和超过 20 年鞋业履历的专家。我可以告诉你他们对商业和钱之外的事情感兴趣:“嘿,我们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你觉得可以用在什么地方?”他们总是兴奋的向我们介绍新的设计概念。

关于 Elijah Berle 的复古情结

🎙️ Elijah Berle 看上去是目前最适合推广 Vans 的滑手,对吗?

是的,我们为他做了很多不同的配色,他是那种会在现有产品里挑设计的滑手,有些滑手想要研究出新的专属的产品,每个人都不一样。

Elijah Berle 职业签名款

🎙️ Vans 想要推广的滑手,比如 Elijah 或者 Curren Caples,如果他们只想要已经成熟的产品,你会感到沮丧吗?

不会,每个人性格都不一样,如果我们已经做了一些能让他们满意接受的东西,那也很酷,也是对我们的肯定。而且实际上我们也会试着让他们去创新,逼迫他们做一些改变,很多时候都会收获惊喜。我对 Elijah 既欣赏又担忧,因为他热衷于复古的产品了。我们仓库里有一些 Full Cab 老的鞋款,他是 10.5 码的脚,但是那时候我们只有 9 码,于是他当场拆下鞋垫就去滑板了。

这是一双 Full Cab
Cab 本人告诉你 Half Cab 怎么来的

🎙️ 你会有自己特别想做的鞋款吗?还是只是“通过推销这个滑手,来让这款鞋卖给大众?”

不会,又回到了和谁合作设计的问题上了,实际上我们还是会先确定一个设计概念和科技,然后将他们融合,与此同时你需要去找到适合这款科技的滑手。比如 Chima 下个季度会有一双新鞋,那么我们的设计就会考虑到 Chima 的技术特点,然后设计能够提升 Chima 表现的科技鞋款。而 Geoff 这样的滑手就总是期待新的事物,所以我们很有可能会为他设计全新的鞋款。

Chima Pro 2 职业签名款

🎙️ 对 Geoff 和 Anthony van Engelen 这类有很多鞋款的滑手来说,一般是他们提出想法还是你们按计划为他们设计鞋款?

Geoff 是一个特例,他总会带着自己的原始的想法,构思鞋款的外形和结构给我们。他甚至会拿着样品指指点点“我想要做成这样,鞋头可以更低一点。”之类的。他和设计进程的联系非常紧密,服饰也是一样,我相信他很享受这个过程。

AVE Rapidweld

AVE 就比较不干涉我们的想法,不过近几年他开始变得更开放了。比如他的最新鞋款,加入了 Rapidweld,因为他自己过来跟我们抱怨“我总是要穿着 Nike 跑鞋遛狗,既然这个玩意这么流行,为什么不加人我的鞋子里面呢?”对我们来说这是个惊喜,我们以前不认为他能接受这样的设计。我们很快制作了一个样品,因为还很粗糙,鞋身都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乱糟糟的内部结构,我们都不太敢拿给他看,没想到他说很喜欢这样,然后我们就在那个基础上配上颜色,形成了这双 Rapidweld。

🎙️ AVE 有那么多签名款,但是好像他平时滑板还是会穿 Old Skools 或者 Authentics 多一些。

在每双签名款宣传期之后他会穿回 Old Skool 或一些别的款式,他就是这样的滑手,我们也尊重这一点。但是他能表现出对最新的科技有兴趣这是很可贵的,我很喜欢和他一起工作。

关于滑板店的重要性

🎙️ 滑板店对你们的市场影响更大还是 Vans 自己的渠道营销更有效?

我仍然认为店铺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大公司自己的渠道营销太单调,滑板店是这个文化的核心,没有任何一种营销可以替代。

下个月即将发布的 AVE 新款职业签名款

关于奥运会

🎙️ 你前面说到了 Nike 抓住奥运会宣传新的科技,你们有没有计划在滑板进奥运这个契机发布新的重磅产品?

没有,实话实说,我们现在更重视核心滑板店,现在我常常以一个 15 岁的小孩或者一个核心滑板店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他们会买什么产品,会穿什么样的衣服?他们都很讨厌奥运会要么就是无视这些事情。我们有 Vans Park Series,所以不管奥运会体系会如何发展,我目前都不能多做评价。

🎙️ Vans Park Series 对宣传 UltraRange,或者 Curren 脚下的 Slip-On 很有帮助吧?

是的,我其实个人希望我们为奥运准备了一些东西,但是无论我们到时候如何运作——一定会花很多钱——我们还是要围绕一个核心,那就是吸引真正在街头滑板的孩子们。

Curren Caples

采访:Jeff Thorburn

翻译:Butter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