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ustry 滑板产业 - KickerClub - Page 4

今天的滑板面对世界有绝对的自信和充满底蕴的历史文化,除了新起之秀,世界上还有很多传奇滑手和经典滑板品牌。

尽管我们声称滑板教会了我们所有的生活技能和知识道理,但财政管理显然不在其中。大多数有赞助的滑手(PRO/AM)都只是花了很多时间来赚取支付基本生活费用的钱,结果发现自己有一天要被迫再去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并想着如何不再靠“滑板工资”来维持生计。

Max Geronzi 并非不玩 20 世纪的滑板,只是他对 80 年代的滑板风格爱得深沉。从 Cliché 倒闭到成为 Almost 职业滑手他只用了几年,不过滑板板型走过的历史却远不止于此。

不同教育背景,不同性别,年龄,不同身份的人都有可能对滑板产生兴趣。尽管大部分滑手都是青少年男孩,不过如果你造访任何一个活跃的滑板场,你会发现那里有各种身份背景的滑手。

一个可以供滑板人随意使用的滑板场是每一个滑板人的梦想,但是很多滑手的计划一开始就流产于“我上哪去找政府啊,我该怎么和他们沟通啊?”

美国东部时间,2023 年 8 月 29 日,凌晨 2:14,程序算法的自我意识突然苏醒,世界陷入一片恐慌中,人们慌张地想要去拔掉插头。但依然有 30 亿用户在这一天全部消失了——每个人的微博账号,Instagram 账号一夜之间都清零了。

Santa Cruz 是个地名!位于北加州大湾区,距离旧金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人口 62000 多,自然环境得天独厚,冲浪胜地,也是著名的滑板品牌 SantaCruz 的老家。

也许你有了自己的设备,有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关于拍照的技能还有些欠缺,但是没有关系,多看多拍慢慢就会好起来。

和现在的电影相比,《危险之至》显然更加像是“经典之作”,去问问老一辈的滑板人就知道了,他们大多都是看了这部电影才爱上了滑板,一部可以影响整代人的电影,至少不会是什么“流量作品”;今天就来看看中国滑板的发源地秦皇岛,以及电影《危险之至》的历史。

Street League 伦敦站已经落下帷幕,无数滑手为此振奋欢呼了很久,但是我们在国外(Free Skate Magazine)上看到了不一样的声音和观点,关于滑手在 SLS 为了自由所付出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