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asher 新掌门 Burnett,滑板应该是什么样的? - KickerClub

自从 Jake Phelps 去世后,很多人的悲伤从死亡本身蔓延到了对杂志内容的担忧,对年度滑手和公路之王后续的追问……

Michael Burnett/左,Jake Phelps/右

但其实,Thrasher 除了 Jake 之外,还有一位主编——Michael Burnett,他不仅负责全部的杂志内容,还包括网络视频和活动的运作。来看看在他眼里 Thrasher 到底是什么样的?谁才能登上杂志封面?社交媒体真的摧毁了滑板行业?滑板媒体应该关注滑手的心理健康吗?公路之王会回归吗?Thrasher 真的反对奥运会吗?

Michael Burnett

🎙️ 在没有 Jake Phelps 的情况下,评选 SOTY(年度滑手)是什么感觉?

Jake 完全留下了一个心理空白,这是不可替代的。我参与评选年度滑手已经 15 年左右了,每次都被 Jake 的经验教训所启发,他说的所有事都帮助我塑造对滑板运动的看法,当然还有 Thrasher 杂志,我感觉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多。

但很糟糕,评选年度滑手并不有趣,那从来都不是好时光,总是有人为此生气。我喜欢庆祝史诗级的滑板比赛,但评选年度滑手不是我最喜欢的事情。

年度滑手经典时刻

🎙️ 我认为不会有人因为是 Milton (2019 年度滑手)而感到沮丧,但似乎有一段时间,它可能会归于任何人,甚至是 Dan Mancina 这样的人。从各个方面来说,2019 年的滑板真的是史诗般的一年。

感觉每年都是这样,它只是变得越来越疯狂,越来越好。就像你提到的那样,滑手的滑板风格不同,不同类型的人都在滑板,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所有新的刺激性的事情都在发生着,还有那些用不同方式来参与其中的人,人们在滑板上展现自己的能力,真是不可思议。这是否会影响到年度滑手评选?我得说,我想是这样的,但我们有某些特定的“类型”。

Milton Martinez 获得 2020 年年度滑手

🎙️ 肯定是这样的。那么 Vitellos 家族还在和 Thrasher 在一起,每天都参与 Thrasher 的工作中吗?归根结底,就看到的杂志内容和听到的编辑部声音而言,Thrasher 在近 40 年的时间里并没有改变。

Fausto 的儿子 Tony Vitello 大概十年前以出版商的身份加入了,所以他每天都在办公室里,我每天都会和他聊天,他是我们的重要组成部分。他每天都是全程参与,而且他滑板很好,也是个聪明人。他是和 Thrasher 一起长大的,他一辈子都和 Jake 待在一起。他是个好滑手也是个好老板,他把杂志的利益放在心上。自从他来了之后,杂志最近十年来的发展真的很不错。

Tony Vitello 在 Thrasher 店面门前

至于编辑部的声音,我觉得这个声音在态度上要一直保持一致。有一些部门从一开始就有,也有一些新的部门。所以,我小时候看的杂志和只有 Jake 的杂志不一样,我和 Jake 也不一样。有过不同的迭代,一个制度会影响另一个制度,事情会在你身上磨合,你会从过去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做出改进,跟着你的兴趣和你感兴趣的事情走。这是一个持续不断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几期对自己来说非常珍贵的杂志,对我来说,我把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的杂志都记在心里了!2018 年夏天,我和 Jake 去了伦敦,我在 House of Vans 做了一个 20 年纪念照片展,我和那些看过我照片的人聊了聊,你可以看出那些杂志对他们的意义,就像我年轻时那些杂志对我的意义一样。当某些事情对你来说很重要,很珍贵时,你会感觉心里有一处甜蜜。

Rick Howard,摄影师:Michael Burnett

🎙️ 你第一次给 Thrasher 投稿是什么?

在 94 年 11 月的杂志上,我有一篇关于科罗拉多州的文章。我当时在科罗拉多州上大学,我做了一份滑板 Zine,所以我给 Jake 打了个电话,因为那时候还没有电子邮件之类的东西,我问我能不能写一篇科罗拉多州的文章,他说可以。于是我就把文章寄了过去,他们就刊登了!那是我在杂志上的第一篇文章。我对整个事的态度是,我喜欢做项目,而不只是说:“这里有一张照片,你能不能用这张照片?”

我一直以来都是一揽子把所有事做完的,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兴趣所在,而不仅仅是一张照片。然后我毕业了,Jake 说,如果我搬到南加州,他们就会给我一个拍摄职务,因为自从 Chris Ortiz 辞职后,他们在南加州就没有人拍摄了。

Div & Stu,摄影师:Michael Burnett

🎙️ 你的第一张杂志封面是什么?

是 Willy Santos 在长滩图书馆的扶手上做了一个 frontside feeble,为 Birdhouse 「The End」视频拍的。那是我的第一个封面,我很高兴。

🎙️ 那么,谁本应该有一个封面,但因为受伤或政治或其他原因,没能成为封面?

问题是这样的,那些不在杂志社工作的人,有一种奇怪的想法,说我们只是 “授予”封面。比如我现在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当大家都在 Instagram 上看某张照片时,大家都会说:“这应该做封面!”那太蠢了,因为它已经上了 Instagram 了!

如果有人想上封面,我就得说:“嗯,这听起来像一个很酷的想法。他滑板吗?他联系我们了吗?他动作真的成了吗?这招看起来怎么样?是纵向拍摄的吗?适合我们的 logo 吗?”挑选封面有很多因素。第一,纵向是杂志的形状。第二,就是要看对焦!第三,它必须和我们那不怎么好看的 logo 配合得很好。

Thrasher 封面

我们不能随便就授予封面,比如那次我们飞去法国两次,中间 Jaws 还做了一次膝关节手术,为的就是他能成功上封面。也存在另一个可能就是:我的妈呀,我喜欢这张照片,把它放封面上去!

是谁带来的照片?谁想和我们一起做项目?是谁真的在做事?谁值得上封面?要知道他们都配得上封面!这关系到机器对准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故事。比如 Milton Martinez 是来真的,他的那个采访中有五张不同的照片都能是封面。这家伙是真的表现出了很多努力!

唯一需要我们给他拍封面的人就是年度滑手。在他们已经获得了年度滑手要去旅行的时候,我们就得去拍封面了。

Thrasher 年度滑手封面

🎙️ 有没有一张照片是你希望拍到但错过?

我在想……我从来没有搞砸过关键的那张。你知道吗,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在你眼前是如此的疯狂,你惊呆了,但你不一定非要拍到它们。我真希望我早期一些照片可以拍得更好。现在回想起来,那些活动真的是史诗级的,我希望我有更好的照片。

Andrew Reynolds,摄影师:Michael Burnett

🎙️ 你拍过哪些让你特别满意的照片?

我也不知道,下一张好照片会是我最喜欢的。我也有过暂停和反思的时候,回头看一些东西,有些东西是我喜欢的,但我当时不知道。我总想拍下一张我更喜欢的照片,我还是很有野心的,想做更多的事情。我想让自己的摄影技术越来越好,拍出更好的照片。

Arto Saari,摄影师:Michael Burnett

🎙️ 现在你可以在 Instagram 上和任何人说话,但职业滑手就应该觉得自己有义务和别人互动吗?

就像你说的,这是一种很酷的交际方式,我觉得年轻人根本就不会考虑到这一点。他们就是这么做的,这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我身边有很多年轻的职业滑手,我觉得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不认为这是一种拖累。这是他们看滑板视频的地方,是他们学习新东西的地方,是他们认识女孩的地方,是他们的整个世界。我认为人们应该在上面做他们觉得舒服的事情就好。

对于某一代人来说,他们甚至不会去想,因为他们从十几岁就开始做了。然后我看到一些老一辈的人,传奇人物喜欢上了它。他们喜欢这种关注和互动,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Ed Templeton,摄影师:Michael Burnett

我觉得人们有足够的方法去应付这些网络上的问题,如果你是那种想参与到每一个政治问题的争论、抱怨和传播阴谋论的人,而你喜欢和享受这些能量,那么你可以这样做。如果你只是想分享一张照片也可以。或者如果你想直接给大家发信息,和大家交流,那也很好。

社交媒体是过去五十年来最大的颠覆者!它比电视还疯狂,它改变了一切。我们所知道的一切都在改变,零售模式的崩溃……是的,没有商店了……它的影响是疯狂的,离滑板并不遥远。一个开放的市场中,大家能说任何话,变成任何人,分享内容,认识朋友,交流……但如果你只给人们想要的东西,慢慢就会变得又蠢又恶心。我们要想想如何靠滑板来解决这些问题。

Thrasher instagram 账号

Thrasher 一直以来的做法是,我们挑选出我们喜欢的东西,然后分享给大家。我们和各种各样的人建立了联系,而这些人在过去可能永远不会和我们联系到一起。这很酷,但与此同时,也有很多蠢货。如果滑板鞋公司或其他什么人都是以“大众喜欢”为衡量标准,那他们就会去追逐一些蠢货。

我不知道有哪个职业选手真的因为不做社交媒体而痛苦,但我知道有一些人真的利用了社交媒体。Daewon Song 太厉害了!对他来说是好事,因为他不喜欢旅途拍摄拍片,也不喜欢巡回表演。所以这对他来说再合适不过了,他是独一无二的奇才,永远无法比拟。

Daewon Song,摄影师:Michael Burnett

🎙️ 你们去年写了《Over It》文章,你认为滑板行业有责任推动良好的心理健康吗?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责任对别人表示同情和关心,谈论问题,分享你的经验,我觉得这很重要。我不相信那种如果你看到不好的行为就会想去做那些坏事的理论。我是说我听了很多重金属音乐,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崇拜撒旦。

我觉得滑板是关于原始的青春活力,我觉得这很重要,我觉得这一点在 Thrasher 的作品中得到了体现。和你的朋友们一起做一个野孩子,一起去冒险,去玩耍,感觉很好。这也是作为一个人的一部分,尤其是一个选择了滑板的人。

Corey Duffel,摄影师:Michael Burnett

我想加入不同的声音。无论是 Kevin Thatcher 与 Jake Phelps,还是 Bryce Kanights 与我相比,大家会为不同的想法发声,而且一直都是这样。那种认为 Thrasher 只是某种滑手的杂志的想法是不对的,我想把这种想法进一步扩大。我对那些经历与我不同,但真正热爱滑板,并且真正在滑板上有所成就的人感兴趣。

关于《Over It》这一期的事情,我觉得为什么不呢?我想把这些故事拿给大家看,我不知道真正需要的人是否会看到那本杂志并改变他们的生活,我们应该听听真正受人尊敬的滑手的看法。我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我们是 Thrasher,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戴上头盔,那是不会发生的。但我们是滑板现状的反射和反思,我们热爱滑板运动,所以分享不同的观点并没有坏处。

就像滑板界的女性,我认为有女性在滑板是很好的,但有些人我们不会报道,因为她们不是我们喜欢的类型。但我们喜欢的人,我不会把她们放在 什么“女子组”里。她们会和我们一起上路,成为我们的一员,这很自然。如果你是个滑板高手,我就想听听你的故事,我想分享你的故事。如果你恰好喜欢我们喜欢的滑板方式,你也可以加入我们。

登上过封面的女滑手

🎙️ 以前人们要不就是“Thrasher 类型的滑手”,要不就是“Transworld 类型的滑手”,现在一个人在市场上是什么感觉?

关于做什么样滑手,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有这么多不同的风格,你不能说谁是错的。你的梦想可能是登上 Dew Tour 的领奖台,在 Woodward 训练,获得能量饮料赞助商,你没有错,但这不是我们的梦想。人们应该把滑板做成他们想要的样子,让滑板成为他们想要的样子,因为那会让我们做的事情更特别。你不希望每个人都做同样的事情。

至于《Thrasher》是最后一本纸质平面杂志,我只是想做更多概念性的东西,更多大格局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可能想看杂志的人和想买黑胶唱片的人差不多。他们想要有形的东西,他们可以投入一些时间,而我只是希望有值得一读的东西,能够找到意想不到的有趣的东西。

Dime Street Challenge 系列和 Thrasher 媒体合作

现在有更多照片可以选择,因为大家的照片没地方放了……我们只能想尽办法找到最史诗级的照片,这是一个很大的责任。同时还有视频,我觉得我们能和那些做自己事情的人建立联系,以不同的方式做着很酷的事,这真的很酷。比如说 GX1000 的感觉是如此刺激,那些东西并不总是能转化为照片。

GX1000

我认为 Thrasher 的发展方向是国际范围内的小型滑板团队。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而这其中最核心的是滑手和媒体人,他们有自己的远见,他们真的很在乎,也很想做。这与产品或广告商无关。这真的很酷,因为这才是文化的源头。

🎙️ 现在是小公司做得最好,但公司太多了会不会有危险?

小公司很厉害,这种事情是必须要发生的。人们都在自己的小窗口里非常个性化,它也变得更加区域化,这和 80 年代的滑板类似,比如德克萨斯州的 Zorlac 和佛罗里达州的 Walker 等等。有区域性的公司和区域性的职业滑手,这真的很酷。这些新的公司大多都和视频有关,像这些家伙有一个小的视频团队,通过小视频项目和 Instagram 来表达自己,这都是免费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觉得这真的很酷。

John Cardiel,摄影师:Michael Burnett

我认为,有些事总是发生, 就是你得到了一些粉丝, 你把朋友变成职业滑手,推出视频…… 但现在肮脏的秘密是,如果你没有得到鞋业公司的支持,你迟早会搞砸一切……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公司基本都是鞋业公司,差旅费之类的都是由他们来补贴。如果你能与之接轨,那可能会给你带来经济上的提升。如果你自己一开始想做什么事,很可能就只有你和一两个朋友在车库里或者小仓库里。

5Boro 在纽约的办公室/仓库/家

这就是生意,所以如果人们想做这个,那就好了!但是,如果你以任何形式成功了……那么这些人可能会想得到一张支票!他们不会因为自己是你兄弟就去做什么事,然后很快你们都三十岁了,你们的生意真的能支付两个成年人的工资吗?而且,如果其中一个人真的很厉害,他会去能给他更多钱的地方。这也是件好事,因为它将成为引发下一件事情的火花,但这是传统品牌的丧钟吗?我不知道,也许不是。

FA 队员聚餐

NHS 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滑板公司,但我不会说他们的滑板团队特别性感,也不会说他们的滑板团队特别接地气,你知道吗?但那些人要去澳大利亚了!这就是大多数滑板公司的悲哀状态,如果一个鞋业公司不给你钱去任何地方,你就别想去任何地方。一个更可怕的想法,不是说小的滑板公司会接管,而是说没有滑板公司会接管,比如 Nyjah 的粉丝有可能就直接把 Nyjah 的滑板卖给消费者。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就像鞋业公司在单板滑雪中那样,他们只是买断了板子。在单板滑雪中,人们甚至不为滑雪板公司滑, 它只是有鞋类赞助商的标志在上面。我真的看到了这种情况。奥运会上的人,他们只管底部元素标志,巨大的运动品牌标志,还有这对他们来说这到底值多少钱?一个板面公司能出多少钱?再说了,鞋业公司只是想支持酷炫的事情发生,这也不能怪他们。

Anthony Van Engelan,摄影师:Michael Burnett

🎙️ 自从你提到奥运会之后,你的手机就被炸了,有很多普通媒体想找大滑板杂志的编辑谈话吗?你对这一切的立场是什么?

我们只是就像以前一样开个玩笑,我并不怨恨任何想参与其中的人。对我来说,这就是 SLS,真的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人们想去奥运会比赛,那很好,那不会让他们成为可怕的人,很多比赛也是如此。不过这不是让我感到兴奋的地方。设计分数制度和奖牌制度?那是给普通人,给那些不了解或者不够关心的人看的。总得有人告诉他们,那一招就值 8 分?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让尽可能多的人接触到滑板,我觉得你找到滑板并为之努力,是因为你爱上了它,你有动力去做它。我觉得也许少一些滑手就好了,哈哈哈!我相信有些人不管是为了什么努力,肯定会有成功的,只是对我们来说这并不重要。我希望做这件事的人过得开心,但这不是我们的兴趣所在。

🎙️ 你会花精力注意谁穿 Thrasher 的衣服吗?Jake Phelps 有时会指名道姓说很多人。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并没有为了刺激服饰销售改变我们做的事情,我们没有任何动作。这很诡异但也只是时机的问题。它的出现让人们真实的看到了他们知道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是很兴奋的,就像孩子们看到令人兴奋的东西,他们想分一杯羹,然后他们的朋友们也想要。

我们要做的就是做《Thrasher》杂志,做我们的网站和视频,做活动。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一切。我敢肯定滚石乐队卖出的衣服比专辑多得多,我敢肯定有很多人买那些嘴唇的人,因为他们只是觉得看起来很酷。

公路之王 2016,摄影师:Broach

🎙️ 你只是做你所做的事情,然后突然间 Rihanna,Justin Bieber 都穿上了你的衣服。

这是一个奇怪的事情, 然而,我不是要设置类似 kickflip 的立场:“你踢 kickflip 之前必须要……”管他呢。在市场上,怎样才能吸引青少年一代呢?谁知道?现在,每个人都在试图重塑 Supreme 的模式,但你做到吗?当然不行。

🎙️ 他们一开始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正确的事情。

是的,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努力做得更好,继续本着 Thrasher 的精神,做我们认为有趣,刺激,精彩的事情。你不能追逐成功,你只能继续走下去。

左起:Michael,Jake,Andy

🎙️ 好的,好的 那 KOTR(公路之王)和 VICE 的合作关系呢?

我们的合同有四个赛季,去年 2 月我提交了第四季内容,但他们说他们不打算做了。反正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做 25 年合作,所以当时就有点想,“哦,那就好吧”。然后 3 月份 Jake 去世了,我也就暂时放下了这件事。

今年我们会把它重新做起来,看看我们想做什么。它可能是一个电视节目,可能是一个网络系列,但它不会消失。做电视节目真的很酷,我对我们做的事情很满意,有很多想做的事,我喜欢公路之王,这是我的项目,它会回来的,估计今年肯定会开拍的。

原文来自:North,Neil Macdonald

翻译:鸡哥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